我的第一個156公里赛 UTHK

參加這個名為UT170的越野賽,抱兩個目的:考驗超100公里的體能及心態,並為八月的一個大賽測試裝備。報名時已知道主辦公司拆夥,心想報名費貴絕所有山賽,總有點譜,今次見識了什麼叫不負責任的主辦者。(編按:UTHK 170km 報名費為$2800)

話說天氣報告上週五六有一兩陣雨,結果不停的下了十多小時,間中有強風,可能令一些天文臺擁躉少帶了真正防水防風裝備。週五下午一時在水浪窩起步,只有不足百人,場面冷清。麥徑四段至基維爾,沙田坳衞徑至城門皆熟識路段,按預定時間入黑前到達金山路準備提燈夜行,突然滿山馬騮亂叫,不足10秒即見一輛白色小貨車出現眼前往石籬方向下行,數百馬騮空群跟車,自問數年的金山路歷練亦未見過,部份墜後猴群見我正從背包拿燈,以為有得分而向我有所表示,此時只好雙桿亂舞,幸好小貨車緩緩駛回,一老婦打開側門派麵包,轉移猴群注意,否則要上演人猴大戰 。

經過城門站上針山往草山,這段太熟識了就出事,行行重行行,能見度約3米,結果錯去城門水塘畔塘徑,只好逆行衛徑往鉛礦坳打咭,結果比原路多走約1.5公里。鉛礦坳只單人守站,招呼不錯,收拾錯路心情,往龍門徑經下花山到川龍,此路屬易走段,無驚無險。川龍站亦只由一位補給哥哥守著,言談間提到可能有參賽者迷路,在鉛礦坳打咭後幾個小時未到。抵著細雨大風趕往清快塘站,份外留意分叉路。第一件離譜事出現,到站,但人在那裏?莫非正往解手?此時正好遇上三位迷途知返的跑手到站,結果大家自行找食,有杯麵但欠熱水,惟有拿上幾件曲奇,大家就自行在咭紙上寫上時間,更把記錄表拍照以防大會不認到站,離站時仍沒人員出現!

我的第一個156公里賽UTHK

第二件荒謬事在7公里後的大欖站出現,其實我當時懷疑該站取消了,何解,因為去到水塘位,聽不到發電機聲,沒站的燈光!看不到站在那,心中盤算著如何?身上有兩條能量棒,算吧,不找也罷直往11公里後的大棠山進發。可能欠熱食補充近20公里加上被出賣感覺,愈行愈慢,到大棠山站已比預計慢1小時多。幸好支援跑友帶來粟米粥。說句公道話,此站像樣,賽會事前列出的設施都齊備。隨後的河背站食物不缺,同樣一人守站,更得一位星洲女跑手退賽留下幫忙,該杯麵真美味。

天文臺的預測又失準,週六天朗氣清似20度,大帽山站後爬上白波,汗流夾背。探四方亭途中迎來一個意外,一位跑友由梧桐寨人肉帶上白粥支援、萬分感激,上力之後下大石板路往萬德苑,不停請前面的遊人讓路。梧桐站同樣劇本的一人公司。第一次由林錦上大刀刃,成功在太陽下山前到頂,115公里已過,右股肌開始投訴,只好放慢腳步。到粉嶺火車站,遇上一位參賽者的友人,很好的告知我一個不好的消息 : 南湧站冇人,接著與約好在鶴藪的友人通電話,知道鶴藪站冇人打咭,到此已對賽會101%失望 。

橋頭有兩人守站,提醒我要食夠,帶足夠上路,因爲南湧站冇人。兩個杯麵到肚後,與兩個參賽者一同起步,不久亦孤身走我路,右股問題加深,舉步為艱,整條近5公里南湧徑的路標出奇少,莫非大會有心整蠱?南湧站人丁旺盛,不過是參賽者的朋友見義所為。離仙姑峰不遠,怎麼聽到山頂有人說笑?莫非賽事列出山頂計時站的人員仍在?幻聽原來是這樣的!八仙及黃嶺的大樹不多,但不時看到有人停在路邊。尤幸半生沒作虧心事,夜半什麼也不驚,幻覺何奇真。

經歷股肌的煎熬抵達沙螺洞,油菜花田近看其實不怎樣美,對完賽信心回來了,實行大休,坑山的石級整齊易行,但我只能以左腳帶起右腳,行行重停停,終點門前再遇上南湧站的見義勇為人士在候他們的友人,難得!接過完成牌沒有興奮,慶幸自己無甚損傷(因為全程皆無救護設施),完賽檢討 :心態合格,體能有待改進,裝備過關。

對賽會安排要套用一個國內用字“烂”。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讀者來料] UTHK 幽靈檢查站考驗跑手?
救命毯可減「低溫症」機會
發生在 HK100 的幾件小事
中年東西@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中年東西
年過五十,方才愛上路跑及越野賽,希望在能跑的歲月盡力跑,目標是每年完成4個全馬及4個百公里越野賽。感恩擁有的一切, 及可按興趣行事,願以義務工作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