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剪刀在我面前掠過,眼睛也深深記得那刻剪刀所反射的光芒,我毫無抵抗地被剪掉戴在我手臂上的手帶。啊……完左啦?這感覺在我那刻停留了,別無他想,聽其他人說各方意見的聲音只記得,沒有再加很多思考,直至過兩天寫下這篇文章開頭才回想這一切,這也是我記得我出戰毅行的最後一個思考嘅感覺。回到酒店,沉睡了十多小時,再過渡最後的旅程。現在,心中很多聲音在回響,有些是聽隊友的感受,有些是心中的聲音。

首先,我對這次毅行的憧憬是休閒,因為我順利地完成了香港毅行者。想著多欣賞別國的山河風景,所以選擇組隊去了韓國旅行(食、玩、訓),順便以比較輕鬆的心情去完成首屆的韓國毅行,當中的原因是看見路程簡介及聽聞除了第二段起伏很大,其他路程都比較輕鬆,所以才建立了這輕鬆的心情,想開心地去毅行。

此為大會派發的飯糰,好彩這一條應沒有變壞。

第一段,我們(獅子山 隊 及 佐敦文記燒味 隊),因遇上大會指定需要用的程式出現問題,緩遲了十多分鐘,以最後兩隊從起點緩緩出發。嗯…韓國的山河風景真的別具一番美麗的風味,沿途的美景行得我如痴如醉。到了 檢查點1號站,看見補給物資,心中感動,竟然是飯卷。

第二段開始 (左一為作者Leo)


第二段,生理心理都已經準備好,有飯卷的補給,要準備挑戰約1500米的大佬關。按資訊,是很斜地上很斜地落。走了一大段路,還沒有到,反到了一個水站,有水有糖有蕉,我就補充了兩條香蕉。再走著走著,行了一段時間,才發現原來已經到了開始上最高點的大佬了。途中,越過許多其他隊伍,我想可能是憑著在香港山路上落的操練,所以對上山的速度比較快吧。不過比預料的路程還長才到檢查點2號站,到現在我都以為是自己的假象。

第三段

第三段,檢查點2號站後,我們(獅子山隊)與文記隊離遠了(後來才知原來時有事情發生)。不料,走了良久(感覺就像香港麥理浩徑3,4,5段合在一起)上到最高點,再落下去,間中又上,之後落翻,開始斷水斷糧,沒有任何補給,但憑著死頂嘅精神,終於到了水站。

我才懷疑大會的公里數有問題,與我心中感到的公里完全唔同,我也開始對前路感到迷糊。期間還不幸地因讓道而分心,扭到早兩天旅行已扭傷的左腳。也因斷糧,筋疲力盡,對後來的體力大打折扣。到水站補給,明明按大會嘅路程,應該很快可以到 檢查點3號站,我們到了一條村落(應該係),原來不是檢查站,所以找一家飯店吃晚飯。一小時的晚飯,我們再去以為很近的補給點3號站,結果也是有些起伏地,比預期長的路程才到達,期間又斷水斷糧。大會所計的是地圖直望平面的公里吧?完全沒想過計海拔起伏拉長了的路程。若不是那晚飯增添許多體力及心力,恐怕已真的力盡。

第四段,我們那時也不覺得什麼回事,只是感到奇怪,第四段反而正常地渡過。

第五段,這次我們也有多點心理準備,對大會所顯示的距離已經沒信心,也準備了多些補給。換來的是,上落上落穿細路上落上落穿細路再上落再上上上落落落,這樣的循環不下二十多次(感覺像香港雞公山上落5次)。繼而又斷水斷糧,終於來到一個水站,只有寶礦力,大會人又說,很快就到檢查點5號站,一小時左右(5公里),我不相信了,添了1.2L寶礦力直入水袋。真如我所想,但想像不到的是,還比早前的斜還要斜,然後又大上斜大落斜又滑,我的心已絕望了。

我可以堅持,不過再走十多公里已差不多到極限,再後就要龜速前進,前面的路程如何也不清楚,還要告訴我差一半的路程。我心裡放棄了,隊友也偏向放棄的局面。當時的決定種下了下一個畫面,毫無抵抗地被『剪帶』。

不開心?
是很難過。

後悔?
不,給我多次機會,那情那景,我也會放棄。

盡力?
在毅行精神,我明顯沒盡力(休息後腳嘅狀態睇得出)。但很多考慮因素上,我認為盡了。

再想多一次。

不開心?
確會,但感恩的是,這也是一次寶貴的失敗經驗。

後悔?
可能有,但沒用的。只能下次做決定時有多一份堅定的心志。

盡力?
可能沒有,但我會摸清楚自己的軟弱,下次我會盡力的。

話說回來,其實我扭傷腳嘅影響,係少之又少。在這裡也有一個小反思,本來胸有成竹地輕鬆完成,當在旅程上扭傷時,令我感到對自己的信心沒咁大,反而增添一些色彩,對神倚靠嘅心大了,也相信雖然這次毅行中途放棄了,但深信其中有神的陪伴及奇妙安排。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史上最攞命的毅行者 (韓國毅行者2017)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寫在韓國毅行六個鐘前…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韓國毅行第一戰「敢死隊」
[出戰韓國毅行]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韓國首屆樂施毅行者] 踏上全羅南道 進入仙境 文化遺產之旅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溫梓貴Leo
第一次參加毅行者。由隱蔽青年,不愛外出接觸人,至接觸基督教會,間中與教友行山郊遊。再由不常運動,為參與中學陸運會長跑賽,開始愛跑步。工作4年,疏於運動,近半年再重回運動場,找人行山,再而被邀挑戰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