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af%85%e8%a1%8c%e8%80%85-%e6%88%91%e9%83%bd%e5%a5%bd%e6%83%b3%e8%a1%8c%e5%91%80
編按:後面紅衫坐喺度煮緊嘢嗰位好有型好有格嘅年輕人,就係著名嘅何良教授。

先宣布:我今年無得玩毅行呀,唔係抽唔到,唔係無朋友

就係有唔少隊,同太多朋友

古語有云:得唔到先至最美好!

仲有一個月時間,我先最想行呀!

特此呼籲:隊友如有任何傷病,心情唔好,練習不足,缺乏信心,心悸失眠,想搵替補,人品唔差(我講你地),知我乜水,打算玩26-32小時嘅可以搵我做替補。(講笑啫)

回味上年毅行嘅情況,九月埋隊,剛好操到全條一次,比賽當日以神速找數方式,把時間趕回來,剛好30小時內完成。2012及2015都充滿著我的性格特徵地完成,「埋尾點都死掂佢」。

%e6%af%85%e8%a1%8c%e8%80%85%ef%bc%8c%e6%88%91%e9%83%bd%e5%a5%bd%e6%83%b3%e8%a1%8c%e5%91%80_03
人稱「長毛教授」之何國良教授(圖片來源: 何國良Facebook)

喺2016年年頭嘅時候,我問自己今年想點呢?呢個時候,偉大嘅節目主持人及教授何國良邀請一次2007後的九年重聚,我當然答應。(當年叫20304050,因為有廿幾三十四十五十歲嘅隊員)

又回想何良當年是如何帶一個失戀人士上山,你可知道每個上山嘅故事都因為呢d極其重要嘅老土元素而變得盪氣迴腸,可歌可泣,想知詳情睇番我3月sportsoho篇行山訪問(唔係無睇下嘛)

%e6%af%85%e8%a1%8c%e8%80%85%ef%bc%8c%e6%88%91%e9%83%bd%e5%a5%bd%e6%83%b3%e8%a1%8c%e5%91%80
與包括Fitz team在內新手隊伍一齊操山

今年嘅我係想做當年嘅何良,每一個山友都係俾一條茂利帶佢去行,行行下玩咗毅行,同帶人信主無分別,行行吓PK就信咗。所以我所做嘅功夫就係,周圍問:「有無興趣?得閒抽咗先啦。」再喺過程中遇番山友小琳話考慮中,推佢報啦,再推幾個患得患失的人去報,然後我自己就在deadline後一個小時想報的時間,發現我隻錶七點、deadline六點。(又係我性格特質,埋到尾點都死掂佢,結果死咗)

廢話太多⋯

最終因為有唔同隊,我開咗四個group,然後最後無得行⋯

不過第一次參加的人數高達9/16,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今年就會有9個人第一次連續走一百公里,將會係人生一個幾特別嘅旅程,甚至乎係將來幾千幾百公里的開始,求主保守平安。

請密切留意我地呢幾隊嘅情況,有機會你集齊四個人,下年一齊報啦,我可以帶你輕輕鬆鬆,開開心心體驗第一次。

(編輯家聯按:小弟2005年第一次渣馬、第一次毅行者,亦係多得何良教授導我入教。改變咗我後半生,亦改變咗我下半身。)

Law少 許耀斌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嘉亨灣與鯉景灣之間
[視障馬拉松一哥] 梁小偉的十句說話
「老師、運動、反思」
Law少 許耀斌@Fitz.hk

本文屬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