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之前一篇《如果上針山 可唔可以幫手孭部發電機上山頂呀?》竟然有1.8K Like。Fitz 編輯 Eric 話不意外,因為在最黑暗的時候,大家都希望見到最閃亮的人性光輝。

Yes and No 啦。在眾多留言,其中一個最令我感慨良多。香港人連自己垃圾自己帶走都做不到,不要奢望他們會付出更多。

二月時,馬鞍山郊野公園鹿巢山發生山火,焚燒逾20小時後救熄,一大片林木被燒毀。

圖片來源

年初開始,香港人在山工作,Work from Hill。詳文《DLGH,香港人不值得

圖片來源

沒有最仆街,只有更仆街。詳文《40種港人郊遊遊仆街行為

圖片來源

我唔揼垃圾,佢邊有工做呀?

圖片來源

燒你老母旺地

圖片來源

我信香港人體內有蝗蟲基因

圖片來源

最靚芒草係留喺大東山度欣賞,DNLM

圖片來源

星期日,邊度最多菲律賓人?

圖片來源

這個是黃子華在很多年前一場棟篤笑問的問題。今時今日的答案是郊野公園。星期天,當我由差不多是由垂直的玉桂山浮沙碎石路落鴨脷排時,中段我停下來影相,見到幾位「姐姐」挽著一大袋垃圾爬上來。

我跟她們說多謝,她倒說沒什麼大不了。她只是不明白為什麼香港人會不愛惜「自己的家」,隨處丟垃圾,香港的山野如斯美麗。

她們倒問起我。

山系「姐姐」

圖片來源

我第一位認識的山系「姐姐」是 Liza Avelino。公司邀請她出席一個多元共融為主題的論壇,因而有機會跟她對談。她說話溫惋,但她比我想像中更堅強。

Liza Avelino 因為家境清貧,很小就輟學開始工作。她是靠閱讀那些被丟棄的報紙認識世界和學習英文。

1996年11月,23歲的 Liza 隻身由菲律賓來到香港。跟其他「姐姐」一樣,星期天會在街頭同同鄉聚會。但 Liza 並不喜歡這種吵鬧環境,每當有行人經過,她都會覺得很尷尬,但是也沒有其他事情可做,只能待在那裏。

有一次天氣非常熱,Liza 去圖書館涼冷氣,拿起 Patricia Lim 介紹香港二戰遺跡山徑的 Discovering Hong Kong’s Cultural Heritage,於是萌起週日行山的想法,當 Liza 第一次行上高處看香港時,原來香港是如此的美,而且感受到身心從未有過的放鬆。那次之後,Liza 告訴自己,她人生下一個目標就是要走遍全港的山嶺。

圖片來源

Liza 的僱主十分支持,並替她找來一個行山 Meetup 群組。在這個群組裏,個個都是「西」人,不是律師、會計師便是金融才俊。一次一位「西」人話:「他才不會讓一位菲傭做 leader 帶大家行這條路線」。Liza 沒有因為他的說話而退縮,反而要求自己做得更好。最後在她帶領下不但沒有迷路,更比原定時間早到目的地。那位「西」人主動上前跟她為之前口出惡言而道歉。

等到 Liza 差不多 kill 晒香港的標時,她又將目標放到更遠。Liza 努力儲錢,她不僅買下登山鞋等裝備,而且利用假期時間前往海外登上更高的山。Liza 的足跡遍佈越南、泰國、緬甸,她特別鍾情二戰的遺蹟,「每次當我站在遺蹟前,想到前人為我們爭取的自由,我就會流淚。」是自由,「自由對我而言很重要。」因此,每一次她都會在遺蹟前為那些奮戰的英雄貢獻上一束小花。

圖片來源

每年生日,Liza 都會給自己一份生日禮物。2007年,她決定在她35歲生日,要去日本槍岳看雪山。這些年下來,Liza 征服過的山岳包括馬來西亞的 Kinabalu、非洲坦桑尼亞的 Kilimanjaro 等,甚至還登上了喜瑪拉亞山脈。

現在 Liza 被越來越多人知道,還有人願意主動送她登山裝備,但即便如此,她也請贊助者把錢都捐給幫助菲傭的機構,她希望用登山的行動,改變所有人對菲律賓人的看法。

在對談中,Liza 重複了好多次:「當時我沒意識來香港工作會改變我一切」。誰會想到一名菲傭姐姐,會在 TED Talk 給衆人分享自己的成功經歷,但是 Liza 做到了。

Liza 留給我最深刻的一句話是:「能夠走得多遠,重要的不是金錢,也不是你的誰,而是那顆堅如磐石的決心」。

菲傭「姐姐」的訓練日常

另一位是 Jaybie Pagarigan,今年39歲,2015年來到香港工作。Jaybie 一星期工作六日,星期日是她的休息日,那天她會去跑山。

對 Jaybie 而言,跑步不僅僅是項運動,在奔跑中她尋找到自我,在山中她尋找被平等對待的機會。

Jaybie 的一天通常從凌晨4:30開始,她會慢跑上畢拉山山頂,然後再折返,來回距離大概8公里。6點前,Jaybie 返到屋企開始煮早餐,帶僱主的兩位小朋友返學。然後打掃屋企、洗衫、準備午餐,中午12點半去接放學。到晚飯時間,僱主放工返到屋企,Jaybie 可以出門口沿着海濱慢跑10公里。

圖片來源

除了特定時間的訓練,在日常生活中,Jaybie 也把握各種機會鍛鍊,屋苑的樓梯也成為她的 gym。Jaybie 每次去街市買餸時,為了增加運動量,她常會刻意繞着屋苑跑一大圈後再去。買完餸後,Jaybie 會孭着挽着三四十磅的東西跑樓梯回18樓的僱主家。放低東西後,她會再一口氣跑上天台,再做 cool down 和拉筋。

Jaybie 清楚記得,2015年1月來到香港的第一個星期日休息的時候,她去了中環。初來的 Jaybie 較敏感,察覺到行人會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着她。Jaybie 感到很不舒服,她告訴她的僱主,她不想再去中環了,於是僱主介紹她去香港周圍跑步。

圖片來源

「跑步改變了我的生活」,Jaybie 之前並沒有跑步的習慣,跑步之初是為了慳車錢。Jaybie 堅持跑步的習慣至今,不只慳到錢,還給了自己健康的身體。

Jaybie 在日常生活中,曾受過不少歧視。遭到歧視的經歷激勵 Jaybie 更堅持跑步,她覺得當她參加比賽的時候,她的身份不再只是一個家庭傭工,而是一個與所有人都平等的跑者。

「我現在常常參與各種比賽活動,雖然我只是個業餘的跑者,面對的是許多專業運動員,但是我的職業身份從未阻礙我感受到運動中的平等。」

要感謝兩位「姐姐」為香港家庭付出外,原來她們都經常有參與山野執垃圾的活動,為香港郊野不留痕,還山林原貌出一分力。

究竟香港人幾時先會醒呢?

或者我們只會一直詐瞓落去。

或者香港人就是不值得擁有。

資料來源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陳伯 Yiu Kwong Chan
愛跑步同港式抵死廣東潮語,sub-4是終身志業,希望以文章和跑步結識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