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回憶一定是這首老土到打冷震的《我愛大自然》。

「綠蔭裡草坡上 讓我胸襟一再展 拋開了⼼底倦 讓我走向大自然……」

譚詠麟和彭健新這首《我愛大自然》,是漁農署80年代初郊野公園的宣傳歌,那口哨聲中還有這句歌詞:

「看這裡 樹秀花姘 我愛郊野公園 這秀氣 逸趣天然 這美麗願永遠」


可惜,在現今的香港,越美麗的越不會為誰而留下。『這美麗願永遠』已成為我心底裡的一個卑微的祝願。

郊野公園給我的比我為她付出的多

圖片來源

由細到大都是窮L,自有知覺便知道一家人是住在大角嘴洋松街的板間房,情況比現在的劏房差十倍。其實,我一直都不覺得自己好很慘,直至一次社工帶同太平紳士,記者和一些上等人來探訪 (我以為是探監)。當我聽到上等人含著泡眼淚跟我說「你好慘呀!」,我先知自己原來係咁仆街的。

記者影完 poverty porn之後,便做訪問,他問來問去都係:「一星期飲幾多次茶?」,「對上一次幾時食過豬肉?」的教人呵欠的問題。我見到這位記者條米芝蓮,便跟他說「你都係飲少啲茶,食少啲豬肉。」

一星期飲一次茶,絕對比不上星期天父母帶我們三姐弟去郊野公園放電開心。記憶中第一次野餐的郊野公園是城門水塘,至今我仍記在陽光下的白千層夾道,翠綠的樹葉和白色的樹身,構成一幅林蔭美景。

在回家的熱狗巴士上,我見到人家有冷氣私家車坐便跟媽媽說:「人地就好啦,有冷氣涼。」媽媽推開車窗說:「我地有大自然的清風,一樣涼快。」我相信仍有一些美好的東西是不用錢買的。

圖片來源 攝影: Kelvin Yuen

讀中一時,參加了童軍,我愛上行山和露營。在旅團,我遇上生命中第一個人生教練,他叫春子偉,他大我幾年但人生閱歷比我豐富,特別是在媾女方面,他連隔離街的校花都媾到。他知我窮到連制服都無錢買,便給我想辦法找資助,他還親手用衣車皮帶織了一個巾圈給我。

一次飛鵝山基維爾營地遠足,他叫我跟他一起帶路,我們閒聊自己屋企情況起來,他彷彿感受到我的說話總帶點淡淡哀愁。

在休息時候,他問:「你知不知道大自然中什麼是最強的?」

「不知道,恐龍啩。」我答。

他指著身旁的一棵大樹說:「是這棵樹呀。其他動物遇上環境改變可以選擇離開。樹無腳,走不動,只可以留下來堅強面對。」他拍拍我的肩膀鼓勵我要好像這棵樹一樣堅強。

中學到大學,少了行山和露營,因為忙著媾女。這幾年我經常徘佪在傷害人與被人傷害的永劫輪迴之間。拍拖原來是很花時間的,失戀時你會發現一天多了24小時出來,都不知道可以怎樣排遣。有人會選擇喪食療傷,有人會去旅行傷春悲秋。旅行,那有錢!

晚晚找人傾倒傷感都不是方法,攪到個個朋友都覺得我好奄悶。這時最好就是回歸大自然,像野狼一樣躲藏起來,舔傷口等待復原。這段時間我走遍每一個郊野公園,見盡日出日落,郊野公園伴著孑然一身的我走過春夏秋冬。

圖片來源

很久以前,香港仍有秋天,大棠仍未變旺角。一個人走在楓香林,一陣秋風吹過,金黃色的楓葉在風中舞姿翩翩,是美得叫人流眼淚的景致。可惜她不在,只得我形單隻影,斯人獨憔悴。在滿天繁星的天際下呼喚她,我把我的心留在她身邊,她把她的心留在遠處,兩顆心不曾再遇上。

圖片來源

大學畢業後一次日本都無去過,死慳死抵儲錢上車,碰上亞洲金融風暴,摸頂入市坐艇成負家產,投資損手,公司裁員,紀念日下午在灣仔簽紙分開。回家拿了尼龍繩去行山,去到馬鞍山已經時近黃昏。上到昂平大草坪時,天已全黑,找不到合適地方掛繩,唯有在大草原蓆地而睡。我很累但睡不著,氣溫只得幾度,像我的人生,來到最低點。

圖片來源

It was really dark, and freezing cold.

這裡又黑又冷。

And then up ahead, we could see Darcy’s light shining really brightly on the cliffs ahead. The impossible is about to happen. I drew on everything: all the strength, resilience, and determination I had. Looked the mountains in the face, pushed through the deep physical pain and mental fatigue, and went. It was now or never, my pacer and I agreed.

我們抬頭見到晨光熹微的涯頂發出耀眼光芒。不可思議的事情即將發生。我用僅餘的力氣,韌力和意志力繼續前行。望著眼前的山麓,我超越了肉體的疼痛和精神上疲憊,只顧前進。今次做不到,再沒有下一次機會,大家的想法一致。

This has been my dream for three years, and I wasn’t ready to let that go. The moment when the sun touched my skin, warming me. Now I understood the words of love and encouragement that my pacer had told me in the aid station before. The sun would be up soon. My body came alive.

這是我三年來的夢想,我不打算輕言放棄。當陽光照射在我身上時,我感到溫暖。我現在明白隊友在補給站時給我的愛與鼓勵的目的。黑夜終會過去,黎明必然降臨。只要心沒有放棄,身體就會給喚醒過來。

這是節錄自地表最強的越野跑選手 Anna Frost 的 TED Talk《Raising Adventurous and Brave Children》,2015 年 Anna Frost 奪得美國經典越野超馬賽事 Hardrock 100 女子組冠軍。

西貢一邊的天空漸漸露出魚肚白來,接著是一片的曙暮光,天空中泛起淡淡的紅霞,是日出前的一刻。斯時,天空的色彩,瞬息萬變,令人目不暇給。在不為意的瞬間,太陽已從雲霞中冉冉昇起。

照在我臉上,是初升的朝陽,我感到無限溫暖。太陽徐徐上升,耀眼陽光灑遍西貢內海和大大小小的島嶼,這動人的景象已永遠烙印在我心裡。

更漫長的黑夜都會過去,旭日初升,又是新的一天。堅持才會見到彼岸,去到彼岸。最後,我把尼龍繩帶回家。

「自」療法

圖片來源

在 JP Morgan 公佈2017夏日書單中,我在美國得獎科普作家 Florence Williams 寫的《The Nature Fix》中找到一直追尋的答案。Florence Williams 告訴我們時常有孤獨、焦慮和自我封閉的感覺都是病,病源是現代化的數碼世界,拉遠了人類與大自然恬靜之美的距離。這些病,大自然都能治癒你。

“自然”這種靈丹妙藥,可以讓我們更快樂,更健康,更聰明,更富同情心。這種藥不用花錢,也沒有副作用。在樹林裏走十五分鐘,就能大幅度降低壓力激素 Cortisol 和血壓。在公園草地花上四十五分鐘,絕大部分人的認知能力明顯上升。接觸自然還能提高女性的抗癌能力,治療退伍軍人在戰爭中留下的精神創傷,緩解兒童多動症等。

在編撰此書做資料搜集時,作者走訪了亞洲、歐洲、美洲多地。從日本、韓國柏樹林中幫助都市人減負的“森林浴”,到蘇格蘭青山綠水間治療心理疾患的診所,再到美國 Idaho 的激流,West Virginia 的群山,她走遍三大洲,嘗試用最新科研成果探究自然如此神奇的原因。

對自然的魔力,書中從不同的角度提出了科學解釋: 可能是常綠樹分泌的香氛起到鎮定神經與促進呼吸的作用,也許是自然界的水流、鳥鳴聲讓我們感到愉悦、醒覺,也可能是自然風光潛在的不規則碎片狀結構讓眼睛暫獲休息。總之,無論通過視覺、聽覺還是嗅覺,接觸大自然能增加人腦中的 Alpha 波,令人有甜美的睡眠。

又無收你錢,自己垃圾自己帶走有幾難

圖片來源
(下) 圖片來自結束一桶專棄,已得同意轉貼

正如行山界 KOL Joyee Walker 說,郊野公園又無收你錢,自己垃圾自己帶走不算是很過份的要求。但有偽行者反駁「垃圾桶不是用來揼垃圾,擺喺度托咩? 有咩就同樂施會反映。我要18個鐘內完成,support team 好重要。」

做時間大L哂呀!

玩得毅行的,都是如毅行哲學家一樣的社會精英。精英都有這樣諗法,好難期望一般人明白山野不留痕的重要性。大家都自覺是消費者,我唔揼垃圾,清潔阿姐會失業架。

有偽行者話衝線後有毅行者憂鬱和感到失落,我建議他們做 sweep team 上山執L返哂啲垃圾佢,好療癒的,仆街。

當郊野公園的重要性不斷被挑戰時,我們仲嫌她死得唔夠快,要踏多兩腳。我怕郊野公園還是毀在我們的手裡,最終成為只能給我們子女憑弔的歷史遺跡。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9468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千奇百趣馬拉松
跑步女生 怪妳過分美麗
一個被遺忘的傳奇日本女跑手
呢班廚房佬有幾跑得?
最疊馬的闔家馬拉松
Fitz Running 跑步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