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停擺。香港人無得「又飛啦」, 返唔到鄉下時,只可以留港進行報復式消費。除了Staycation,在山工作 (Work from Hill) 是另一種報復行為。

當在香港生活的外國人當郊野公園是瑰寶時 (詳見《跑勻世界名山的Lloyd Belcher:「最美是香港」》, 《蘇格蘭人寫給香港的越野跑天書》和《好撚鍾意蚺蛇尖的日本人》), 香港人卻視她如公廁。

圖片來源

由去年1月疫症爆發開始,『行山銀行』成為假日潮語。每到週末時,大家都會呼朋結友約腳行山遠足。根據 TrailWatch 的資料,香港人2020年便行了1,702,011公里,相等於圍繞地球42次,平均每天錄得468條遠足軌跡。2020年的記錄,大概是2017-2019 年均的倍升。而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為除了 TrailWatch外,還有不少人使用 Strava、Apple Fitness、Google Fit、Garmin Connect。

趕在「公廁化」前憑弔

圖片來源

遊人過多自然衍生垃圾問題,部分本質是垃圾的香港人製造特別多廢物。這由長假期後露營地點附近常有大量垃圾,堆積如山可見一斑。每年在郊野公園收集到的垃圾,就有超過三千公噸,還未計算散落山徑兩旁及山坡的垃圾,即使漁農自然護理署聯同不同團體大力推廣「自己垃圾 自己帶走」,郊野廢物問題並沒有紓緩。

一年過去,情況不但沒有改善過來,還每況愈下。我分別寫了《DLGH,香港人不值得》,《40種港人郊遊遊仆街行為》和《無L有錯,香港一定是毀於香港人自己手裡》去記錄香港人這種缺德行為。

圖片來源

當啲『場』已經差不多玩到爛哂、玩到殘哂時,CCTVB先至來食水尾,照板煮碗抄足去年年初 ViuTV 大受歡迎的行山節目《美女郊遊遊》, 即將推出《港產旅行團》。根據往績,當「鳩假期」和「慌張西望」介紹完的地方,很快會全面「公廁化」。一旦「公廁化」過了這個 point of no return,本來是優山美地的景點是不可能回復原貌,修復之後頂多只可用作堆填區之用。

百屌是不會成材的

圖片來源

這年下來,大家見證了前所未見的行山遠足熱潮。從前行山遠足是長輩玩意,現在竟然把 FB 和 IG 洗版,變成一件「潮事」。

有肥C9、老少女、90後燥底港女問我去過「港版輕井澤」未? 佢地話住喺香港咁耐,從未去過流水響, 問我流水響水塘的天空之鏡、落羽松紅葉係唔係好靚。

其實香港人就如陳百祥,任何美麗的地方,只要見到有香港人出現,你就知道,這個地方必會變得髒、亂、吵。

星期日路過流水響,我便見到四五條好索嘅八婆喺棵落羽松旁邊除罩「打邊爐」,打完就隨手把煙頭掉在地上用腳踏熄。有個仲型,她把整熄咗嘅煙頭好似劉華咁一手彈了入草叢。我曾經嘗試勸阻煙民不要在郊野公園範圍內吸煙,結果是俾人屌到翻艇。「DNLM,關你L事呀,禁煙區係唔包郊野公園範圍㗎,你條友真係唔識㗎喎。」

行多兩步,見到一位阿叔開行喇叭播「神鳳」,真頂癮。來到白花魚藤,一班平均體重二百磅的 C9、大嬸、大媽輪流企上條藤度擺一些影響市容po屎打卡。兩個共十幾人的家庭喺張枱度野餐完拍拍蘿柚就走, 留下一片杯盤狼藉。有條港女跌咗個罩, 無打算執返,掂行掂過。垃圾桶只是一步之遙,廢青廢老都可以將膠樽、紙巾、果皮亂咁掉。

要屌你又屌得幾多呢? 有些人是百屌都不會成材的。

受惠於「公廁化」

圖片來源

話雖如此,「公廁化」又不盡是壞事。當零售死哂之際,戶外用品專門店就其門如市,生意一枝獨秀。星期日黃昏走去一間樓上舖買鞋,人多到一個點。Sell 屎都唔得閒理我,一位要飲暖水的中女睇緊 HOKA One One TENNINE HIKE, Sell 屎問佢行開咩嘢山,中女話啱啱開始行,尋日行過嘉頓山,平時都是行啲一兩星難度的行山徑。

Sell屎話咁係唔夠㗎,連隨sell佢買多對應付不同路面情況,再加對 Hoka One One 當潮鞋平時出街著。Sell 完鞋再 sell 1000 Miles 行山襪、Salomon 背囊、Black Diamond 行山杖、頭燈、水樽、風褸、保暖外套、Forerunner 945等等, 最後 Sell屎開了一張五位數字的單。

行山KOL

圖片來源

據聞一位行山 KOL 新開的舖頭的生意在疫情下都不錯。他的樓上舖經另一位行山女YouTuber拍片介紹後, 所有存貨已經沽清,要等到2月先有新貨返。而這位新進女YouTuber開設channel,不到一年時間便有兩萬訂閱, 算是多還是算是少呢? 我對於 YouTube 訂閱數字沒有什麼概念。

圖片來源

有說行山片無女、無航拍是無人睇的。其實一些齋仔的行山片都是十分用心拍攝的,好值得CLS。有兩位認真製作的男行山 YouTubers 都有八萬同十萬訂閱的,要繼續俾條山路佢哋行呀。

不過有些行山片,我就較少會 click 入去睇, 就是那些帶點「長輩圖」feel的影片。個六七公里路,拍咗成粒幾鐘! 仲只係part 1添! 唔係呀化? 睇過一次,原來頭十分鐘是影喺東薈城集合,等齊人出發。到一班老友記一齊上路時,廿幾三十人會遂個對著鏡頭講早晨和問候「黃伯,前列線好返啲未? 呢到有公廁, 去咗小便未?」沿途拍攝時鏡頭搖晃不定,好似戰地記者咁,睇到人頭都暈。我還是睇返餓底 OL 行山。

「秘」係唔夠嘅, 仲要「險」

鶴咀燈塔  Google Map截圖

我試過 post 一張鶴咀燈塔相,竟然有許多住港島區的朋友問我喺邊度同點去。慢慢秘景會成為熱點,MK 到如大東山、獅子山、飛鵝山、大棠和太墩。要繼續呃 like 的話,就不得不由「秘」轉到「險」。很快「險」景如自殺崖、吊手岩、蚺蛇尖都被玩到爛時,大家又要升呢玩倒腕崖、北天門、羅漢塔。

考牌路線

圖片來源

我睇行山 YouTuber 介紹先知道行山有「四大考牌路線」,誰訂的就不得而知。所謂「考牌路線」一般泛指距離長、上落坡幅大、補給少、無退路、跣到仆街、山勢險要的路線。行山四大考牌路線分別是一尖三咀過四灣 (26公里,10小時),環湖出咀 (31公里,12小時), 三牙全走 (13.7km,8小時)和杯靈雙渡 (10.5公里,7小時)。有人對所謂「考牌路線」不以為然, 完成了並不代表什麼, 又不能跟山藝證書相比。

「考牌路線」其實是一種自我挑戰,拍片自隊四條路線,為自己曾經輕狂過留印記,又有何不可。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圖片來源

美洲印第安人的一句格言話: ”We don’t inherit the earth from our ancestors, we borrow it from our children”。

我們沒有從祖先繼承了大自然,而是我們向我們的下一代借來的。
大家想要留下什麼樣的大自然給孩子呢?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行山 Hiking > 當香港人視大自然如公廁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