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100義工的生死12小時 4
頭破血流嘅選手,喺結冰下嘅大帽山,其實並唔係罕見。

香港其中一項最有代表性的越野山賽HK100,喺暴寒之下被逼腰斬。而過百名選手,由於天氣惡劣,被逼濟留喺山上,等待救援,仲成為星期日嘅頭條新聞。我哋專誠訪問了一位HK100嘅大會義工,講述佢嘅所見所聞。(基於私人理由,這位義工並不希望公開身份)

星期六晚上,大帽山道塞流車輛,大會要改賽路,選手要由山路落山。
星期六晚上,大帽山道塞滿車輛,大會改賽路,選手要由山路落山。

故事由星期六晚上講起:
10:00pm 的士去到川龍塞咗喺度。當時成條荃錦公路都塞滿睇冰雪嘅車輛,有人由荃灣到荃錦坳,足足塞咗2至3小時。

11:00pm 如期到達HK100終點 (荃錦坳)。(2-3am 開始發現選手到終點後,大多數都嚴重虛脫:全身打冷震,衫褲結冰,體力過度透支 (「好似柏金遜病人咁」)) 。結果他們全體義工立即應變,全力照顧選手。為佢哋奉上熱飲及太空氈,並將工作帳幕撥作選手休息之用。(大帽山腳終點時零度)

12:00am (星期日) 自攜溫度計顯示,大帽山茶水店只有攝氏零下4度。雙手、雙腳極為寒冷。(12點半跌破零度)

(2-3am  天氣越來越冷,先落了一場雨,繼而落雨雪,落冰粒,然後落雪,仲有幾陣狂風,連大營帳都幾乎吹倒,要義工們合力捉緊營帳支架才能勉強頂住不致吹走。 清晨3點開始返終點的身上有冰粒好冷)

(凌晨4點:回來的全身嚴重結冰,幾乎所有人返到終點所都是震晒,有些好明顯失溫虛脫現象,大部份都有跌傷情況。 到大約4點不停好落好密的雪, 清晨3點開始返終點的身上有冰粒好冷。
清晨4點回來的全身嚴重結冰,幾乎所有人返到終點所都是震晒,有些好明顯失溫虛脫現象,大部份都有跌傷情況,3- 4am回終點追銀獎的,開始投訴山上路面太滑跌得好嚴重好危險。)

大會義工拍下清晨大帽山頂結霜。
大會義工拍下清晨大帽山頂結霜。

約5:30am 大會宣佈,賽事腰斬,在鉛礦坳 (CP8)前的跑手可離開,希望選手可安全地撤離,或抵達終點。

約10:00am 完成義工工作,要徒步落川龍搭車。但返家後睡了兩小時,雙手雙腳仍感寒冷。

選手到終點後,急不及待進入帳幕暖燈下休息。
選手到終點後,急不及待進入帳幕暖燈下休息。

這位義工明言,這一晚的經歷可謂畢生難忘

  1. 由於大帽山道太多賞冰賞霜嘅人及車輛,大會為了選手安全,喺星期六下午4點左右,將賽道改行麥徑浩徑。即係話原本由馬路跑落山,改為要走山路,落樓梯。大多數選手喺寒冷之下,都未能應變。特別係當大山路面結冰,選手要一仆一碌下山,很多選手到終點時,都有跌傷痕跡。
  2. 有來自大陸山東嘅選手話:「呢啲天氣都我嚟講都算平常,但我都係只能夠穩穩咁企喺度。難為你哋平日都無乜見過冰天雪地。」有選手話,大帽山落山一段路,閒閒地要跌10次!
  3. 選手間流傳:約有幾百人濟留在大帽山一帶。參賽選手報告,有幾十人被困在大帽山一間荒廢石屋,生火取暖,等待救援。
  4. 有選手投訴大會腰斬賽事,但同時又有人覺得大會太遲作出腰斬決定。總之他覺得這次天氣突變,無人可以預計。而對於發生意外,實在不應怪責主辦大會。
  5. 他在下山時仍見到不斷有車輛上山賞雪,覺得很不爽,因為他們阻礙了消防救援。
  6. 有選手在這時仍執拗於獎牌及紀念品,他覺得很無奈。
  7. 這次經歷了雨雪、飄雪、結冰,甚至落雹嘅大自然現象。
  8. 他對所有參與比賽嘅選手,表示衷心敬意。因為佢哋為左自己嘅理想,而去克服大自然嘅突變,以及身體嘅痛苦。這個精神確實令人佩服!
這位義工對大會嘅支援極為滿意。
這位義工對大會嘅支援極為滿意。

這位義工強調,主辦大會已經做得好好,對參加者極為周到,應變又快。但無奈遇上極端惡劣天氣,以致發生不少意外。他又對協助急救嘅聖約翰救傷隊,以及每一位義工,極為讚賞,覺得大家都盡力做好本份,並且好周到咁協助參加者。

我哋亦祝福各位比賽中受傷嘅跑友,早日康復。

圖片來源: HK100 Facebook 專頁 

(編按:上文出現括號加斜體的文字,為文章出街後,我們收到該位義工的補充內容。)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發生在 HK100 的幾件小事
5個戶外保暖小動作
Fitz Hiking 行山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