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越野錦標賽 (Trail World Championships, TWC) 可說是山賽的「世界杯」,參加者代表所屬的國家或地區而戰。2018年,曾小強及梁影雪代表香港遠赴西班牙 Penyagolosa 參賽,成功完走85.3公里。

2019年的TWC,於6月8日在葡萄牙 Mirandha do Corvo 舉行。香港跑手黃浩聰雖得到大會邀請,但因香港業餘田徑總會 (田總) 對事件緣而未決,在距離比賽不足四個月之時,黃浩聰仍未知能否出賽。

香港第一 黃浩聰

任職消防員的黃浩聰,於這兩年在海外的比賽裏,成績驕人。他在ITRA排名榜中,現時亦是最好成績的香港人。2018年,他於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 (The 4 Deserts Race Series) ,取得三站冠軍 (戈壁、智利、南極),並力壓全球各地選手,得到比賽的總冠軍。在新加坡的 Force of Nature Ultra 2018 得冠軍,以及在韓國 Transjeju 100 得季軍。

這些成就,黃浩聰都視為「是香港人的事」。對於參加世界越野錦標賽TWC,他向《南華早報》表示萬分期待,希望能夠為香港人爭光。


但是,黃浩聰在比賽前四個月,仍未知是否可以參賽。

田總: 我們未收到文件

TWC是由國際田聯IAAF屬會「國際超馬聯會IAU」主辦,一如IAAF主辦的田徑賽事 (如國際田徑錦標賽),都是由IAAF各地區屬會 (在香港就是田總) 負責派出運動員參加比賽。所以,就算有運動員達到參賽水準,只要香港的田總沒有為他報名,該運動員只能做觀眾。

南華早報》就黃聰浩能否參加TWC的問題,於2月12日作出報道:

  1. 田總發言人表示:「我們至今仍未收到邀請。」 (2月12日報道)
  2. IAU回覆:「我們於1月17日,已向所屬地區的田徑總會發出了邀請電郵。當中包括了香港。」
  3. 《南華早報》再次向田總查詢,田總回答:「這是我們一貫的處理方法。」

一場如此重要的比賽,根本不可能用幾個月時間作準備。田總如果仍然緣而未決,損失的除了是運動員,還有支持他們的香港人。

南華早報》補充,去年曾小強參加TWC,田總也是在比賽前四星期才批準他參賽。這種「一貫的做法」,是否值得支持? 是否可以滿意公眾意願?

曾小強、梁影雪,2018年代表香港參加TWC

Full Team出賽有可能?

依照TWC賽制,每個國家或地區,男女組可各派出3位選手參賽。那麼,香港能否派出full team出賽? 成績又會如何?

Gone Running 就以本地選手的ITRA分數,挑選了六位男女跑手 (黃浩聰、曾小強、Jacky Leung、梁影雪、勞偵玲及 Nicole Lau),並假設他們可代表出戰TWC,再與去屆TWC的成績比較。

結果發現,男子組能夠以33小時22分完賽,女子組36小時51分完賽。在總成績上,他們分別排名第24與第13名。

其他範疇的運動項目,如足球 (香港世界排名141位)、籃球 (71位),政府與相關總會亦會支持他們代表香港出賽。隨著越野跑運動在全球興起,香港越野跑手既然有機會在世界舞台上獲得成績,應否抹煞他們代表香港的機會呢?

資料來源: 南華早報、 Gone Running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3673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黃浩聰南極馬拉松奪標感言] 這不是個人的事 是香港人的事
[5 Legs Never Quit] 三人五腿遠征南極
Fitz Running 跑步


本文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