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權威運動學術機構 ACSM (美國運動醫學會) 今年會議在美國西岸丹佛市 (Denver) 舉行。丹佛位處於海拔約1600多米,故有”一里城” (The Mile High City) 之稱,屬高原地帶,附近更設有一美國奧運隊訓練基地,不少耳熟能詳的運動員如菲比斯皆在此作訓練 (上篇提到他出席這次會議分享!)。

根據理論,在這個高度跑步最少會比平地慢 5-10% 。其實我自初中練跑開始就已聽聞過高原訓練 (Attitude Training),大學時亦有專門修讀相關學術理論和對運動員的應用 (可參考本人另一文章的詳細原理解釋)。但由於筆者不是專業選手,遺憾地一直未有機會親身體會。

我也常跟我的學生說,最好的學習就是親身經歷。在是次ACSM會議,大會按傳統安排了一個5公里跑活動,在丹佛市中心公園進行。當時隨隊同行的還包括前香港奧運精英三項鐵人代表李致和先生 (Daniel)。Daniel 投身全職訓練十多年,擁有非常豐富的歐美和國內高原訓練經驗,我便把握機會在這一星期向他請教大量有關高原訓練的實質概念,他亦十分樂意分享他的經驗和練習細節,這些都絕非單單從書本中可以接觸到的。

Daniel 現為大學講師,需兼顧家庭及其個人博士研究,但仍保持恆常運動習慣,為筆者等後輩樹立榜樣。

在正式比賽之前,我也跟Daniel進行了三數節的適應練習。感覺上,在丹佛平日活動,身體並沒有明顯不適。但當開始進行節奏跑 (tempo run),心跳慢慢提升時便感到訓練比平時辛苦。即使保持同一步速,但感覺卻是 “有力但無氣”的,橫膈膜肌肉受壓,速度被限制。進行間歇跑 (interval) 時,快跑的最高速度沒有明顯影響 (研究指因空氣稀薄減少了風阻),但當停下來休息是身體卻感到復原得很慢,久久也不能從喘氣中恢復過來! (大概是要償還更多氧債 oxygen debt 吧)


最終,我在這高原比賽的男子組參加者中名列第19/141 (時間為18:34),而 Daniel 更取得三甲佳績,為港爭光!

然而,根據書本理論和 Daniel 的經驗,高原訓練循環應最少維持兩至三星期以上,身體才會真正適應,那回到平地時比賽方有顯著進步。而我之後返抵香港練習後,確也不覺得這不足10天的高原練習有帶來突飛猛進之感 (有才怪呢),但總不失為一個難忘的體驗吧!

香港代表團合照
大會提供的蛋白能量棒 (任取…)

若大家對這丹佛之旅系列的其他分享有興趣,可到 https://www.ericpoonfitness.com/ 了解更多!

原文載於 EP Fitness & Health 網站

EP Fitness & Health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克服炎夏] 市面7款運動飲品分析
[減肥須知] 明明輕左但肚腩大左? 認識Body Fat % !
訓練面罩 vs 真.高原訓練
[馬拉松 Breaking2] 拆解背後的運動科學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Eric Poon
運動科學博士生,認可體能健身教練。於香港大學(雙主修食物營養和運動科學) 取得一級榮譽畢業後,繼而在中文大學完成運動科學碩士。現從事博士研究,希望從最頂尖科研層面進一步認識運動原理。其研究範疇為高強度間歇訓練 (HIIT) 、運動營養和心肺代謝健康。平日工作需接觸海量怪獸學術文章,但更愛閒時把它們轉化為正常人類語言。現不時參與公開課堂、學校講座、電台及電視節目,把運動科學實踐於社區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