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我不想努力了」,跑了20日水塘後,不能不說的一句話!

早前介紹過「HKSG Twin City Ultra香港 – 新加坡虛擬跑雙城大挑戰」,20日內,在香港四個水塘 (香港仔、九龍、城門、大欖涌) 任擇的指定路線跑圈 (新加坡方面只提供一個賽場,在麥里芝蓄水池繞一個10K的圈),鬥累積里數,時間不限,擺明是一場倉鼠大戰,鬥多時間和耐力 (前者我有,後者缺貨)。

賽事在2020最後的一天結束,新加坡對香港,結果是巴塞對傑志,香港慘輸。其實參與人數是不相伯仲,香-新比是457 (47%) vs 514 (53%),但總里數卻大落後十條街 14,474.9K (25%) vs 43,094.5K (75%)。計參與度都輸,香港是1,105次活動 (30%),相對新加坡的2,595次 (70%)。

個別項目方面,男女子 solo 皆敗北。男子香港最多里數是402K,新是1418.2K。香港女子 solo 第一是306.4K,新是923.6K。不過仍然值得我們向香港的跑手們致敬,他們在工餘、在假期、在冰泠泠的清晨、在黑漆漆的晚上,在各個水塘一圈一圈地繞,為的是1K 1K地累積起來,發揮倉鼠頑強的生命力!

隊際是最後的戰場

香-新唯一實力最接近、要鍊到最後一天才分出勝負的組別,是不分性別的隊際比賽。去到第17天 (28/12),由三嬸一叔的May姐和R大嬸組成的 Crazy Running Master 2,一直位於港方隊際第一 (C大嬸和D大叔的 Crazy Running Master 1 緊隨第二),與新隊首位的 Reservoir Addicts 咬得好緊,互有超前。第18天 (賽事的尾三日) 埋單,Master 2 (711.7K) 被新隊 (736K)超前了25K。

第19天 (30/12),Master 2 奮戰反擊,在香港仔水塘(一圈6K)跑了102K,即一天內共繞了17次水塘,不要忘記May姐和R大嬸兩位長老總歲數超110! 當天大大追近了Reservoir Addicts,只落後他們 (yes, 是兩個男人組成的) 9K。

第20天 (31/12),決戰的最後一日,Master 2 沒有半點怠慢,因知道賽事的最後戰場是隊際項目,兩位長老肩負重任,是香港唯一可以勝新的希望。May姐和R大嬸提早至5點半清晨起步,在氣溫只有8度的灣仔峽,攝手攝腳步入香港仔水塘賽道,開始倉鼠的人生長跑。寒風吹不熄熱情,當天兩隻倉鼠用了最大的鼠力,共繞了18次香港仔水塘,把總里數增加至923.4K!

May姐經常與R大嬸在香港仔水塘跑足全日
香港仔水塘的夕陽醉了

但究竟能否勝出,要等待大會公佈成績。到2/1終於揭曉,結果還是輸了,Reservoir Addicts 以953.2K勝出。明白努力不一定帶來完美的結局,不過,努力和熱誠永遠是人世間最美麗的事情!

倉鼠的動力

超過220歲的三嬸一叔,在20天共跑了1499.4K (May姐530K、R大嬸393.3K、C大嬸402.6K 和D大叔173.5K),在他們身上看到,要成為一隻出色的倉鼠,體能是其次,最要的是一份紀律和動力。

C大嬸與D大叔在寒冬的晚上夜奔水塘
有幸遇上箭豬山友,當然同佢保持社交距離

May姐20日走了530K (即繞了88個香港仔水塘),她的動力是來自一份視勝負如浮雲但又唔想輸的複雜心態,她決定了參賽必定做足百二分準備和操練,鎖定了目標後,她的腎上腺素會一日分幾更開工,刺激她的倉鼠本能。特別是這次新港大戰,見到隊際是唯一勝出的機會, 她港隊上身,特別加班交功課。超有為港增光的動力。在水塘遇上山友,不論中外、是否認識,都會鼓勵他們報名為港出力。

香港,是這樣愛的!

May姐跑高里數的動力,也來自一份與R大嬸的深厚友情,R大嬸因工作及假日要操練HK100虛擬跑的關係,往往要在工餘去香港仔水塘摸黑狂奔。May姐其實每天日間已在水塘交了功課,但她不忍R大嬸在寒風刺面的晚上,獨自一人在郊野奮戰,於是晚上駕車到灣仔峽接她,並再陪她走幾圈。這份情誼,只有夜空的繁星見證。

C大嬸最擅長製造動力和創造任務給自己 (和別人) 挑戰,她在跑會積極推動同學參與,結果由最初只有3、4隊參加,到最後共有17隊同學報名,跑會更拿下港方隊際頭九名,成績斐然。跑會為香港貢獻了4,322.6k,佔港方總里數 (14,474.9K) 約30%。

頭九名都是豐山跑的同學

除了跑會,她還鼓勵身邊的山友加入,常常以6K min pay (即最少跑一圈香港仔水塘) 已可以為港出力作招萊,吸引新手和慢腳入局。其中絲打K更與5歲的外甥女YY組隊報名,還要特別寫電郵向大會申請,最後獲得批准,YY成為最小年紀的香港跑手,並同EE在香港水塘跑了6K。

5歲的YY是年紀最細的香港跑手
YY在香港仔水塘飛馳,min pay 6K

C大嬸是高度紀律的人,但另一方面卻怕悶貪玩,她跑悶了城門水塘,自製了一天環四塘的任務 (大欖涌 ->城門 ->九龍 ->香港仔),進帳了40K,雖然搭車用了約3個鐘,不符合成本效益,但卻為倉鼠注入動能。

C大嬸一日環四塘,第一站是大欖涌水塘
九龍水塘是最美的一個賽場

作為他們的 support team manager,我也有落塘跑,主要在城門水塘繞圈,貪小便宜,路平攀升少,共跑了374.3K (其中包括22次城門和20次香港仔),多過過去4個月總和,十分被報復式!跑到最後一天,想死,確診水塘恐懼症,兩年內不能再出現於城門水塘!

「那些不能殺死我的,使我變得更強大 (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尼采說。

如果尼采冇呃我,我做了20天的倉鼠,冇死到,希望可以變成一頭恐龍 (OkOk,改為野豬)!

提起城門水塘,或多或少仍有創傷後遺症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