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假期在家裡打掃,一來要準備女兒回港,二來也想要清理一下家中已然太多的身外物。正在將雜物丟得興奮的時候,我瞥見鞋櫃頂上一雙全新的日版 Asics Skysensor。將它捧在手掌心,心裡百感交集,那是我在膝蓋受傷前託朋友從東京買回來的,由於本來打算自用,便無謂增加朋友的負重,索性叫他將鞋盒在東京丟棄算了。

但如今以我身世,又決定要退出馬拉松比賽了,便不知道它要到何時才能派上用場。將鞋子取了出來,放在地板上拍了些照片,打算在 Facebook 上幫它覓個好人家收留。但心情翻來覆去就是捨不得,便始終都按不下那個 Post 鍵。

我已經記不起自己穿過多少雙日版 Skysensor 了,只記得自己第一次買這款跑鞋是在 2010 年中,而第一次穿上它來比賽就是 2010 年的台北富邦馬拉松,也是我第一趟乘飛機到外地參與的賽事。當日的成績其實不甚理想,但鞋子舒適的著地感覺,輕而易舉便可發力加速的奔跑自由,便令我在此後成為了它的忠心粉絲。往後除某一兩次「貪得意」又不追求成績的比賽我會穿上別的跑鞋外,我的馬拉松戰鞋就只有 Skysensor。


作為跑者,家裡通常都會有很多不同牌子與款式的跑鞋,尤其是今天的運動科技日新月異,隔三差五便會有聲稱能助你跑得更快更遠的新跑鞋推出。在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與渴望爭取好成績的慾望驅使下,大破慳囊也就在所難免,總會期望下一雙新跑鞋就是自己一直在尋覓的倚天劍與屠龍刀。

但當一個跑手要借助鞋子來獲取好成績時,就像是個一心要追求名劍的劍客,其劍術造詣恐怕仍然只屬平常,是手中有劍心中也有劍的第一重境界。我在退役馬拉松前堅持每次比賽都要穿 Skysensor 落場,這便顯示我也只是個平庸水準的跑手而已。

到了劍術的第二重境界,那是手中無劍心中有劍,金庸武俠小說中說劍魔獨孤求敗一草一木一石皆可成劍就是個例子了。而在現實的跑步世界裡,我記得曾有頂尖的肯雅跑手在接受訪問時講過,說自己穿什麼跑鞋來比賽其實都分別不大,言下之意,腳上無鞋心中有鞋,正是赤腳都可以跑贏你,穿什麼跑鞋都也只為了誰的贊助較多而已。

至於劍的第三重境界,就是所謂手中無劍心中也無劍,那即是什麼呢?據我理解,那應該就是心境的絕對自然與和平吧。這時候的劍,因己不再是爭勝與殺戮的工具,所以有或者無都已經無關緊要了。在「武俠」二字上,劍客放低對「武」的執著,而去追求「俠」的內涵,劍到此刻才臻化境。

而作為跑者,要做到腳上無鞋心中也無鞋,那當然不是要去做乞兒,而是要回歸到跑步的初衷,不為與人競爭、不為自我超越、不求別人的理解或認同、更不為在社交網絡上炫耀。跑與不跑都隨心所欲,只享受心跳與呼吸的每一刻,但這會很難嗎?

有時候,當我們在公園中看見正在嬉笑與追逐的孩子,要想像自己回到那種純粹的喜樂,你便應該知道這確實很難。

寫到這裡,也好像想通了些什麼,便終於決定在 Facebook 上按下了 Post 的按鍵。

原文載於前璡博客
前璡 Facebook專頁

Fitz 文章連結:https://fitz.hk/?p=91233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前璡博客] 再見大嶼山啤酒跑
[前璡博客] 香港渣打馬拉松2018
[前璡博客] 再見馬拉松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
分享
前璡
幾十歲人還愛胡思亂想,不務正業。鍾情跑步,行山與各種野外活動,夢想有朝一日能符合波士頓馬拉松參賽資格。近年自覺年紀漸大,便更不懂收斂,連潛水與滑翔傘也開始涉獵,生命能夠給予的體驗,都想去一一嘗遍。https://www.facebook.com/dannyc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