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棠起步點

經過幾個月引人入勝的宣傳,越野跑界萬眾期待的逆走100,終於在3.24順利舉行。雖然賽道還是大家熟悉的麥理浩徑,只不過起點改為大棠,然後反方向走到北潭涌的終點,這次比賽還是引來一眾出名高手參與。

麥十大塞車

大叔在早期亦已確認能夠與夢幻組合女俠與十一飄兄夥拍成軍,再加上小鮮肉橙仔成四人團隊,實行向 Sub-24 目標進發。可惜香港人事務繁忙,隊員之間都不能夠安排統一練習,唯有事前各有各操,盡可能食老本,而最接近集體操練的一場就只有比賽前兩星期的夜行,試走最後最甘的五段。

塘畔野生捕獲 – 松果

其實急行也可做到24小時內完成,大家都不需要在初段就與其他跑友一起向前衝;所以比賽當天,我們亦很禮讓地鼓勵趕時間的朋友先走。團隊的第一目的是要有一張齊齊整整、開開心心的靚仔靚女相,每逢看見遠處準備就緒的專業攝影師,我們一行四人便立即並排而行,計劃好什麼動作、什麼造型、面露笑容、作勢跑步,「唔該師兄、辛苦哂乜哥」,越過攝影師之後,又再放慢腳步,回復步兵行列。

幸福大帽山黃牛
豐富補給站

計劃之中,跑友不能在檢查站停留太久,以免耽誤時間;不然,後段又要跑動起來追回流失的里數。始終,人非草木,大家都確實不是什麼仙子、什麼被神,總會想著偷閒的時刻;所以一有機會,都會停下來、吹吹水、拍拍照。而面對窩心的私伙補給站,自然就不能抗拒、總要好好享受;賽前點名的素菜飯、薯蓉湯、梅子飯團,真的好吃到不得了;再加上最重要的是支援隊伍的體貼照料,我們又怎捨得那麼快便與朋友分離呢!

回望草山

不過,我們這些慢腳始終要面對一項難題,就是黑夜的來臨;食飽飯便氣攻心,在微風送爽之下,睡魔首先急召女俠歸位,其他隊員立即動用人肉拖拉機、遙距合唱團等的威力為各人加油打氣,勉強沒有立即失守,來到麥六地段還能趕緊時間。不過,挑戰一浪接著一浪,黑夜趕路途中,發現也在比賽途中的橙仔爸爸突感不適,他大休之後亦只能夠緩緩前進。作為兒子的橙仔,當然要好好照顧父親,護送他回到下一個檢查站,然後再作打算。所以,為了避免在山上著涼,大叔和十一飄兄便首先到達水浪窩迎接補給,並且打坐小休;而天生見義勇為的女俠便護送橙仔聯同橙爸緊跟其後。當然時間不會留情,一等就是三小時。


曾經有高人講過:「隊際永遠係快腳等慢腳。」團隊需要面對的困難真的複雜四倍,當然快腳可以掉下慢腳一走了之,然後自己做出理想時間;但這種出賣朋友、大難臨頭各自飛的行為,絕對不值得鼓勵。無論在公司、在學校,人類都是群體生活,沒有一個人可以獨大、不可能一個人贏得全世界。一個人的成功,絕對需要依靠整個合作隊伍的團結、互補長短、互相鼓勵。只懂得賣弄自我成就的人,遲早會被其他成員唾罵、被組織放棄。

百看不厭九龍夜景

說回賽事進展,橙爸還是決定退下火線,等待橙仔放心安頓橙爸之後,終於可以四人同步出發;不過此時,各人元氣大傷,面對麥三真的有點兒力不從心。

太陽帶來希望

另一個難題又再出現,本身傷風未清的大叔開始有作病感覺,如果還是拖著千斤重的步速上山落斜,早晚會出亂子。當與各隊員聯絡之後,決定盡快離開低溫高地、避免著涼消耗體力、急忙進食補暖熱身,慢慢等候大家從後趕上。果然,日出之後溫度上升,本來濕透的戰衣都經已風乾,身體感覺變得良好並能夠按照計劃定時補水補鹽。不過,大叔的死穴還是未能突破,就如吸血僵屍「見光即死」。這個睡魔呼喚來得急而重,大叔還來不及打電話通知隊員,只可簡單在群組交代幾個字,便倒在萬宜路的其中一個涼亭內,來一個非常渴望已久、深層痛快的休眠狀態。

國際名勝西貢海灣

突然,頭上出現白光、天使出現眼前、一把甜美聲線提醒大家是時候趕路;大叔擦擦眼睛,迷迷糊糊看見原來是女俠,另外兩位隊員都已經超越我們。剛才只是幻覺,不要多作痴心妄想。團隊精神又再次融合一起、隊形重回正軌,大家都將最後氣力,留到衝線的一刻。經過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搏鬥,四個人一條心的團隊,終於排除萬難,完成逆走100;而期待已久的跳跳相,終於再次重現江湖。

在此,謹代表團隊多謝各方好友在檢查站支援、終點接放學及素跑群組成員從遠方精神上發功給力;如果沒有大家的加持,我們早已潰不成軍、提早歸家。

靚靚完成牌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1290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日本三連馬之一] 京都馬,終於成功完走
[日本三連馬之二] 東京馬,又順利完走
[日本三連馬最終回] 鹿児島馬,結果係……
日本三連馬之番外篇
囉嗦大叔@Fitz
Fitz Hiking 行山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