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兩年前的黑夜50,是在下午茶時間起步,跑至一半,剛好日落,衝線便安排在夜深。可惜雷暴腰斬賽事,未能完成整條路段。今次,換上熟悉的麥徑四至八段,雖然悶了一點,但走在不同時空,又會得出另一種感覺。不過,個天還是不喜歡這場賽事,深夜一直下著大雨,清晨又灑了另一場雨,每位參賽者事後都變泥鴨。

平時,一個人真的不敢練夜山,不是個人心虛,只擔心有什麼意外,可能求救無門。現在,一大班山友可以浩浩蕩蕩出發,穿梭山巒,每位跑手都掛上前後白紅燈,彷佛幻化成天空上無數星星,獨自成為宇宙中心,努力地閃動著。

賽事在毫無先兆之下,在哨子聲一吹,晚上九時起步。大叔可能鍊斜路日子有功,竟然毫無難度地走上麥四初段,越過很多跑友;那麼,在山路便不會遇上大塞車。期間,不時踫見多位舊山友,大家短暫交談,便隨著自己步伐,自由發揮。來到馬鞍山腳,已被大霧籠罩,能見度極低,點正大叔視力死穴,唯有慢慢前進;所以,落斜給人過頭,是正常不過;況且,一心想著芝馬,絕對不可傷腳。只可惜,偶有差池,還是拗了幾次小柴。一路順走熟悉的麥徑四,還是要小心翼翼。


地面濕滑,增加難度及危險性,CP1 基維爾開始下著小雨;無論如何,手執雙蕉、吃夠便行。雨越下越大,最終變成暴雨;原本極度錫身的我,都只好豁出去,盡情踏進水氹,讓跑鞋填滿雨水。此時,負能量發作,心想:「那麼大雨,怎樣繼續呢? 不如在大埔道走人,又或者大會決定腰斬呢?」

CP2 畢架山超大雨,望著九龍半島,盡是橙色朦朧一片,穿著雨衣其實都沒有作用,所有梯級都變成小洪流,四處流水潺潺之聲不絕於耳,還需要幾次涉澗而過。雨,實在下得太大,我也不敢拿出手機來拍照。而這次難得的雨中作樂機會,既辛苦、又好玩,不過冇下次。

果然,來到大埔道,天公對跑友的考驗告一段落;彷彿,大家由麥徑六是從新起步;畢竟,還只有一半路程要走。深夜兩點,獼猴群竟然睡醒,在路邊尋找商機;一對對綠色發光體在山上凝視著我,並發出警告。

未到城門燒烤場之前,回望黑夜上的半月準備收爐,深夜絕大部分香港人還在熟睡,我們這批山友仍然各奔前程,還是要「攞苦嚟辛」。CP3 沒有雨,多謝義工熱情款待,並開始各段上山環節。上針山,喲! 又何需懼怕呢? 雖然時間已經比平時慢,但都可以超越十個山友左右,實在覺得欣慰。在上草山一段,濃霧突然來襲,眼前一白,只聽見腳步聲,平時常見的銀腳帶、超級大蚯蚓、蟾蜍等住客亦不見影蹤。心中思前想後,冷不提防,竟然第一次成為一朵鮮花,踏在牛糞上「真.bullshit」!

望著肥牛睡在草地上,感覺輕鬆,想起西沙幼牛被放逐到萬宜一帶,自生自滅,甚覺可鄰。突然,後方傳來回聲,提示我行過頭,上了草山頂。落草山腳,又是另一樂趣,以為在玩滑雪;我對H字頭 mega grip不是什麼地形路況都 grip 得穩嘅咩? 這裡有更大群黃牛正在休息,正所謂非誠勿擾,還是早走早著。


CP4 鉛礦坳,在最後一個補給點上足電,然後打最後大佬。在這裡有跑友決定退出,等待大會車接載,真心可惜。望著前方山友的紅燈,一個一個的過頭;來到亂石陣,其實自己都不知道走在那裡,只是下意識決定往前走;之前持續的大雨,被土壤吸收,地面轉化成泥漿,加上暗斜,每個人都向後跣;人急生智,走在泥路旁草地便解決難題;不過,這段路又再次遭受重創,需要時間來復修。終於來到四方亭,還是要「撥著大霧默默路上覓我的去路」,白光向前被霧氣反射回來,能見度其差,只要調校頭燈成為紅燈,因為紅色光源折射度大,便能夠望得更遠。

來到白波波,厚雲實在太重,需要釋放一點壓力;又可能上天為著跑友的毅力而感動,下了一陣眼淚。這時,看著手錶,決定作最後衝刺,狗衝到終點;每轉一個髮夾彎,都要面對強勁額風;天開始轉亮、溫度亦回升;看見攝影師、衝過終點線、換取靚衛衣。問心無愧,面對逆境,最終交出成績,總算對自己有個交代。在終點休息區,看見每一隻疲累的泥鴨臉還是充滿喜悅自豪的神態。

P.S. 脫掉跑鞋,驚見雙腳變成白雲鳳爪,狀甚恐怖。經過今次表現,覺得環大帽山賽會有好大個伏。

編按:麥徑黑夜45,路線是麥理浩徑第4段至第8段 (水浪窩至荃錦坳)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院友的一萬公里 (鰂魚涌 > 大潭 > 山頂 > 鰂魚涌)
[囉嗦大叔] 路跑 crossover 塗鴉 @黃竹坑
[囉嗦大叔] 麥徑 10 9 8 7 6 5 (想像下的逆走麥徑)
[囉嗦大叔] 逆,迎也。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