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去年反修例到現在肺炎肆虐,由炎夏走到寒冬,只是短短大半年時間,生活起了很大變化,仿如隔世。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重。原來我很懷念逝去了的跑鳩、食買玩港豬日子。

生活中只有跑步多好。

一年容易又東京

六月之前,每年的計劃都是圍繞著各個大賽,日程表排得滿滿,日子過得很充實,時間過得極快,澳牛光速餐咁快。年結除了碩果纍纍的里數和 PBs 外,還有在鍛鍊和比賽中的所得、所長、所夢。


我的跑季是以畢拉山15公里賽作結。我愛死這個歷史悠久的老牌賽事,僅15公里的賽道,已經橫越3個郊野公園,集『邪佬』、山徑、石級、泥路四種路面,極富挑戰性,是沒有其他賽事賽道可以比擬。完成比賽給我很大滿足感,同時也為賽季劃上完美句號。

不要以為訓練會因為跑季完結而可以『養豬』,跑鳩是沒有休漁期的。

若要成功,必須練功

圖片來源

炎夏正午正是修練烈陽神功的最佳時間。當我在烈日當空下走在城門河畔快要猝死時,幸得迎面跑過來身穿「現袋」白梯的教主給我鼓勵「唔好死! 加油呀!」得以回光反照。烈陽神功曾經在跑圈引起一些討論,我都出過文抽過水,詳見於《練烈陽神功最緊要帶乜嘢?

如果怕熱、驚中暑,可以去大嶼山挑戰 2 Peaks (鳳凰山及大東山)。大嶼山好特別,即使市區酷熱難耐,走在山上依然比較清涼。五六月已經陪朋友開操雷利、毅行、苗圃。

七八月是狂撳F5的時間,大家趕著報 Gigasports 10公里賽和田總的天水圍十公里賽。Gigasports 的科學園賽道其實不好跑,但勝在有氣氛。天水圍的十公里賽是我的開鑼跑,因為是快路,sub 50無難度。

八月入飛東馬前,我已經以會員身份預訂好東橫inn,不用捱貴酒店,留番啲錢喺 Expo 血拼。忐忑兩個月,十月公佈中籤結果。收到確認電郵的一刻,我興奮到喺個位度嗌了出來「DKLM,中咗!」

返工『扮』工,放工練跑

作者提供圖片

接下來是最好玩的部份,跟其他 Tokyo Marathon Maniacs 一起投入全職訓練,我們練跑係勤力過返工的。星期二、五出席跑班。星期一、三各自去 gym 練 core、舉鐵、做 stretching。星期四去做按摩。星期日是我最期待的吹水 LSD。八時正,縱使天氣不似預期,準時由沙田運動場出發,經馬場、科學園、天賦海灣至大王爺廟折返孖橋,上梅子林走五轉,然後叫白車。

爛 gag 來的,我們才不用上白車。全程都是八分披吹水 mode,有幾 churn。我參加的跑會,若以現在的顏色分類法,是藍到發黑的。當時大家仍有計傾,只要不觸及敏感話題,他們都十分正常。大家都好啱 channel,天南地北,無所不談。

許多時,興之所致,意猶未盡,隊完30K之後,會再去找地方食好西繼續吹。完成長課的感覺有點像放監,即時好想喪食。跑三十,食全馬。長課後吹水最是舒壓的,可以洗滌一個星期的工作疲累。回家後來個 power nap 充電,醒來先至係三點鐘,還有一整天時間可以睇書和下廚。

跑步帶來的幸福感

作者提供圖片

由十月到比賽日大概四個月時間,我會跟一個十六個星期課表,其間會加插賽事,寓賽於操。如果比賽當天遇上好天氣,而狀態又好的話,創造PB是一個小確幸。前年參加了港島十公里賽後有感而發,寫了呃到1,900 Like的《跑步帶來的幸福感》。

比賽唔一定攞獎,比賽最緊要有相。賽後搵相是比賽樂趣的一個延續。一張能夠捕捉到你完美瞬間的照片是可遇不可求的。怎樣中槍,可以睇我另一篇文《時間只是一時 靚相卻是一世》。

來到香港渣打馬拉松,我係犯賤的年年鬧年年報的典型香港人。香港渣打馬拉松是院友的年度跑步盛事,怎可以錯過。我希望是其中一分子,享受跟幾萬人一「喜」跑,part of something big 的感覺。香港渣打馬拉松亦是東馬前最後一課 LSD。賽事前後,我都會勤力出文,因為通常收視都有保證。

The Day We Unite

作者提供圖片

這一天,黃藍連線。四個人一起站在E起步區。過線後,我們四人組成方塊陣一起跑,我是 weakest link,跑在師兄後面,感謝他們為我抵著寒風和飄雪。過了淺草30公里牌時,師兄仲有大把貨,拍拍我的肩膀說「終點見,你做到了。」If you can make it here,you can make it everywhere。是指我跟到分段時間。之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其中一位手足對我不離不棄,在銀座35公里位放慢步速等我,他陪我走最後7公里路。沒有他,我是做不到我心目中的時間。這一年,終點位改了另一方向進入。衝線後,跑手要披著大會毛巾行一大段路去領取寄存行李。眺望四方,是成千上萬披著 Tokyo Marathon 字樣毛巾的 finishers,這是我見過最美的一幅東馬風景,睇個背影都感受到那份堅毅。

我們四位師兄弟,因為東京馬拉松 we connect,肩並肩,走在三萬幾位跑者之中。四個人,一條命。齊上齊落。 很可惜,此情不再。不知何時何日,四個人黃藍 re connect,完走後在六歌仙劈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家下搞緊兒女私情,國家大事啲濕碎嘢借歪先啦,聞西

圖片來源

不要以為跑場只是日又講跑步夜又講跑步咁醃悶,跑步谷除了充斥著「你跑幾長、幾快關我L事咩」的心電圖 post 外,仲有很多是非、公審、格鬥、互片、桃色、偷食、賤男 post。小個便出來,爬文都爬唔切,追 post 仲忙過追劇,食花生食到斷貨。

原來在跑步谷只爭拗一些無聊事、學是學非、推爆掠水 fun run、呻吓邊個比賽好L難報、鬧爆「餅跑」咪L報是一種 blessing。

那些年我追過的 posts。

跑步跑到成為幾十萬 followers 的女神和 KOL。之後好似在網上給騷擾,要報警云云。

有女跑友出 post 派福利時不慎加了路線圖,在留言出現愛情動作片片段,再給 PM 愛情動作片截圖。有心人更暗示會在事主慣常跑步路線「捕」她,對她構成纏擾、滋擾。

有人得罪了方丈,給方丈出 post 吹雞圍揼。

Superhero landing 男跑友跑到頭家散咗,大婆上了跑步谷出 post 話男的跑吓跑吓跑了了去偷食,正在攪離婚。

另一單是微波老少女被 tag 錯,漏了張同另一男跑友的親暱照片。後來又給人爆微波老少女是第三者。

一單是有谷內男跑友 PM 約一位女跑友私跑。女跑友把 PM 放了出公海,男跑友尷尬癌,解釋只是搭錯線。男的老羞成怒,班馬在網上 bully 女跑友,訕笑她修圖修到似『V』煞,身邊只有「白兵」(白頭兵)。最後女跑友消失了。

那些年我們在谷內大多談月經 post,笑人刷在感,爆邊度要小心狗公。這些日子已經一去不返。

曾經我的文章有一位惺惺相惜,大家見解十分接近的跑友支持。三年以來的三百幾篇文章,他都會第一時間留言。我被人圍揼時,他會出來幫拖。我們係啱嘴形到他的太太都睇唔過眼,叫我們快啲約出來見面傾個暢快。

但自六月開始,他已經退了谷,再沒有捧我的文章場。雖然只是短短三年時間,還是 virtual 的,但我仍珍惜這份情誼。

希望有一天,大家可以放下立場,只問對錯。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陳伯 Yiu Kwong Chan
愛跑步同港式抵死廣東潮語,sub-4是終身志業,希望以文章和跑步結識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