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a8%e9%a6%99%e6%b8%af%e8%b7%91%e6%ad%a5%e5%90%8c%e8%b7%91%e5%b1%b1-l-is-runderful01
圖片來源: beyondthemedal.com.au

跑步一啲都唔L悶

%e5%9c%a8%e9%a6%99%e6%b8%af%e8%b7%91%e6%ad%a5%e5%90%8c%e8%b7%91%e5%b1%b1-l-is-runderful02
圖片來源: 起動九龍東

八十年代興打網球,我當時係大角咀街坊福利會第1號種子球手 (會社有點似周星馳在喜劇之王工作個間,不過小朋友是有著褲的),後來越來越難約腳,而我的宿敵又移民去了三藩市,被迫收山。四肢不勤,加上暴飲暴食,體重急增。過馬路趕紅燈都會氣喘,最後痛定思痛,開始跑步減肥。家住麗港城,知道官塘海濱長廊啟用,不知多興奮,拖著豬一樣的身形去試路。

以為已經是夜深,應該四野無人。怎知有班MK妹在劈酒,可能飲大咗,見到我時, 她們大嗌: 「死肥佬,跑咩步呀,食屎啦,瘦得仲快呀。」跟著就向我『爆樽』。

X你老味,我已經匿埋練啦,你仲想我點,肥又點唧,就係因為肥,所以跑步,邊L到得罪你呀! 以前跑街是會給途人投以奇異目光的。

勢估唔到,現在跑步會從枯燥變成為最L in的活動。個個『偽人』都想抽馬拉松水,坊間還有不少各有特色的跑團﹑跑步班﹑跑步群組,只要找到一班癲喪程度啱你的『院友』,跑步是一件賞心樂事。

今日報L到未

%e5%9c%a8%e9%a6%99%e6%b8%af%e8%b7%91%e6%ad%a5%e5%90%8c%e8%b7%91%e5%b1%b1-l-is-runderful03同一日有揹水一戰,海外有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同City Marathon,前一天有大魚100,50同25 公里賽,應該攤薄了報名人數,SOGO Run依然秒殺。有『院友』開著四個browsers,三部手機,望著屏幕只見到error message,他問自己人生又為了什麼。

而我就要打賽事受惠機構「生命熱線」,因為張form我填L咗30次仍submit唔到。我依家好睇L唔開呀!

在香港,跑步其實不難,最L難係報名.

報L到不表示跑到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ultra168.com

好cliché講句,地球先生病咗喇,佢應該唔會好番。氣候變化只會越來越極端,不是聖誕節有颱風,橫風橫雨,便是暴寒十幾度。賽事因此而取消或腰斬。

天氣嘅嘢,我地真係識條鐵咩。天災之外,還有人禍。若果跑經『天富海灣』,『食蕉』係會出來終止賽事進行,因為跑手製造噪音和阻礙緊急車輛通道。

年初的Hong Kong 100也因為氣溫急降,地面結霜,會對參賽者構成危險而腰斬。愛食花生的香港人一面倒話參加者抵L死,更多香港人仲嫌被困山上或受傷參加者死得唔夠快,紛紛開車上山睇結霜,阻礙消防車前往救援。

天氣冷,都不及香港人心咁L冷。

有L得跑就跑

%e7%99%bc%e5%b1%95%e5%a4%a7%e5%b6%bc%e5%b1%b1
圖片來源: 蘋果日報

天水圍有工程,明年可能無ASICS 10公里、經『天富海灣』的比賽不會被批、大嶼山要發展,什麼大魚、Twin Peaks,全部『收皮』。

%e5%9c%a8%e9%a6%99%e6%b8%af%e8%b7%91%e6%ad%a5%e5%90%8c%e8%b7%91%e5%b1%b1-l-is-runderful06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hikinginspire

郊野公園要發展,毅行都要bye bye。自己去南生圍自私跑啦,又話即將發展成12棟商場(Outlet Mall),面積接近10個香港大球場的草地,即係唔L使跑。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長春社

去運動場跑,跑團同跑步班加埋都成七八個,locker又借哂,個場迫L到爆,而且經常有大媽係度赤腳散步,搵到條直線跑都好L難。跑吐公啦! 不過好似跑落單車徑會被拉,唔拉都會畀單車友小爆。

唔通好似某政府智囊話其實可以返Big 6 肛門『燒肺』,肛山如此多fun,行山﹑跑山﹑跑比賽都可以啫。點解一定要係香港?

影片來源: Francis So

不如跑「真」Big 6,香港有代理,波士頓三萬九起﹑倫馬兩萬二起﹑東馬萬五﹑NYC馬四萬起﹑芝馬柏馬要自己報,我覺得貴,原來香港同毗鄰國家的跑友不知幾L豪,兩三年時間就跑哂佢,之後再re loop。

其他山旮旯或較特別地方的馬拉松如俄羅斯﹑克羅地亞十六湖等都是一開團即刻爆。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克羅地亞Plitvice Marathon去片:


Plitvice Marathon from Kaos on Vimeo.
我呢啲窮L,要搵食之餘,根本玩不起,只好專心玩本地賽。

所以,now I run every race as if it’s my last。

每一次跑比賽,我都毫不留力地當告別賽來跑。因為不知道下次再有沒有機會來這裡跑。

In Hong Kong, life is fxxking runderful.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激辯 – 馬拉松
Pakho,你知唔知道衰咗『柒』宗罪?
記第一代跑手博客—馮兩努先生
Yiu Kwong Chan@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