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售書和運動書我都喜歡看,估不到農曆新年看到相同的概念。一本書寫記者採訪一個傑出銷售員,他早到了,然後發現他的受訪者在所有人已離開公司之際,還在訪問前獨自演練PPT,原因是要在最疲累的時間練習,無論甚麼情況都會有正常表現。

米高佐敦就是在整天練習完結後才練習罰球,所以為甚麼能夠在第四節關鍵性時刻,仍然淡定射入致勝的罰球,是因為訓練是為了最差的時候準備

到看看川內優輝教練建議比賽前八星期練習時間表,沒有intervals,只有變速跑及最重要是所有練習最後的300米或2公里狂奔,道理同樣是堅持要在體力最差時衝刺,培養衝刺力,正式比賽就能夠表現成果。

一大堆道理寫在前頭,是因爲我一向認為練習是 prepare for the best,但頂尖的人都是prepare for the worst (其實KK教練毅行都係打風落雨照去)。


但今次跑完渣馬要肯定長跑嘅一件事,不是適應最壞天氣,而是如何適應最差狀態。

或者,王道是 “Worst” still above average (最差的比賽時間比平均練習時間還好)

由富士馬PB 3:57:04 開始,就諗緊渣馬點算呢? 西隧點算呢? 今年係咪終於唔使行返嚟呢? 係咪依然好似對上十次八次咁痛苦呢? 被網撈過、上過車、抽哂筋、尾5km行成個鐘、感冒跑、漲住個肚返全部都試過哂,係未試過乾乾脆脆sub-4,跑哂港島嘅地獄路段返嚟。

(作者補充 [2月22日]:
看看川內優輝教練建議比賽前八星期練習時間表,重點不是interval,而是變速跑及最重要是所有練習最後的300米或2公里狂奔,道理同樣是堅持要在體力最差時衝刺,培養衝刺力,正式比賽就能夠表現成果。)

由賽前作病到爆上西隧頂

係咪咁快又會樽頸呢? 星期三開始病、咳、一路食銀翹食到星期六晚,到起身……呢次大考過唔過都係未知數。

到喜出望外地PB 3:54:08 (我知對好多人嚟講無特別),但對一個十年渣馬十年地獄嘅人嚟講,心情就好似面對最多係考個僅僅合格的一科: 考完先知,原來份卷係咁做架咩?

11月到宜家,西隧有幾斜我跑條更斜嘅寶馬山,西隧有幾長我上條更長嘅黃泥涌峽道,衝刺港島段有幾多上落,我30km長課最尾就深井全速爆返荃灣 (講真: 仲辛苦過渣馬)

我不知不覺係對住份試卷嚟考,好似做五年、十年 past paper 咁去考呢個渣馬大考。我仲記得村上春樹講過,幾慢都要堅持「跑」返去,我真係好想好想有一次係由港島區正常無跌watt均速咁跑返去 (一個十年都完成唔到嘅任務)。

今次無衰收尾,無見水站就想借機抖,無上斜路就灰機,完全無,當上到西隧頂見完一炸曹星如、徐濠縈、姚潔貞廣告牌,大脾有少少扯扯地都均速上到頂,我知道我能夠應付到。無東馬個心跳到想停、無富士馬抽抽地趕到屎淋尿瀨、仲可以喺十幾km開到個大,到做到嘅時候,反而有種罕有嘅平靜。

最想喊永遠係30km前後,嗰種孤零零,無依無靠嘅感覺,然後聽住詩歌,真係次次都頂唔順……

就算你唔鐘意讚美之泉,呢隻純睇歌詞都正

《全新的你》

你說陰天代表你的心情,雨天更是你對生命的反應。
你說每天生活一樣平靜,對於未來沒有一點信心。
親愛朋友,你是否曾經曾經觀看滿天的星星,
期待有人能夠瞭解你心,能夠愛你賜你力量更新。
耶穌能夠叫一切都更新,耶穌能夠體會你的心情,
耶穌能夠改變你的曾經,耶穌愛你耶穌疼你,
耶穌能造一個全新的你。

按計劃去完成一件事係正嘅

至少,我對得住大浪灣呢條咁正嘅路,同埋個椰青。

宜家練習嘅目標係北角去歌連臣角道上大浪灣條樓梯都要爆埋上去先准回氣,我知道好好做足 past paper,好好保養,prepare for the worst,一定可以享受到更多長跑路線,按自己步伐一路挑戰,希望可以一路keep,70歲都可以完走全馬。

最後得獎感言: 多謝女友無啦啦整個富士馬我/佢嘆,多謝陪我喺港島區跑步嘅人,多謝呃我去擁抱新界區跑步嘅 Grace(妖!)有人陪先可以捱長啲、捱斜啲。

大浪灣嘅航拍喺呢度留個念啦:

ViuTV《一起跑》: 沒有放棄的習慣

仲有邊個想操山或郊遊就PM問啦,約一個月兩次,一次易一次難,適合不用程度人士。

BTW 2/2018 戴到渣馬前嘅東馬帶終於換咗條新 (提醒自己要練習),唔知襟唔襟呢?

當日餐單

  • 跑前一小時 三個華御結+蕉一條
  • 開跑頭5km 500ml 朱奶
  • 逢10km 一粒鹽糖 一包BCAA
  • 見蕉吔蕉2.5條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408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渣打馬打松2019] DQ歐鎧淳 1200人錯誤時間起步
[渣打馬拉松2019] 比賽日 膠杯唔覺有人用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Law少 許耀斌
人稱Law少,前電台主持及監製,酷愛體育運動,多次參加馬拉松及毅行者活 動,近年更嘗試進軍三鐵及渡海泳。對於跑步、對於行山、對於比賽,均有深刻而令人動容的看法。著有《原來在沒有盼望 的地方才需要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