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尋找Miss Wong的奇幻故事 | 跑手的平行時空

以下的尋人記想講述兩樣事情:

  1. 尋人唔洗靠方東昇,上天自有巧妙安排。
  2. 對方唔係家人、唔係債仔,點解會花氣力去尋找?

1987年香港 (知,你未出世),一所英文補習社的課室裡面,21歲,港大英文系二年級學生,兼職老師Miss Wong,正派發中五生英文作文習作:「各位同學,今次大家寫嘅文章都唔錯,睇得出好俾心機去做,值得讚賞,其中一篇我覺得寫得最好,想讀俾大家聽,佢係…..」此時全班同學都靜了下來,想知究竟哪一位同學能享有此刻的榮耀。

故事由雙城大戰開始

33年後,2020年12月新加坡,在一所 iBank 的 IT 部門,大家都戴住口罩埋頭埋腦地工作,放午飯時,其中一有位同事碌下手機,從跑會 X-Trailblazers 中見到有一項幾特別的雙城比賽,「HKSG Twin City Ultra 香港 – 新加坡虛擬跑雙城大挑戰」,20日內 (12-31/12),在新加坡麥里芝蓄水池MacRitchie Reservoir 繞一個10K的圈,鬥累積里數,時間不限,跑得幾多得幾多,可 solo 或二人組隊。香港方面,參賽者會任擇四個水塘 (香港仔、九龍、城門、大欖涌) 的指定路線跑圈。雖然各自比賽,但最後的累積總里數會來個新、港大比併,看看哪個城市勝出。

這位同事因減肥加入跑班,由高肥期的86Kg 減至最fit的66Kg,想試下挑戰自己每隔天跑10-20K,是否可以維持20日? 也想成為 role model 鼓勵阿仔玩越野跑,於是與他組隊參加。他25年前由香港移民來了新加坡,現在平行時空與香港人同步進行一個活動,精神上與成長的地方連繫上來,這麼近,那麼遠,百般滋味。他按下 registration 的 button,在報名表姓名一欄填上了: Steve Lai。

Steve和兒子組成父子兵參賽

減肥前後的更新人士,髮型都cool埋

2020年12月香港,「三嬸一叔」的 Corinna 嬸嬸也看見同一賽事,想起四位50+的跑班同學可以組隊參加,喜歡熱鬧和有少少好勝的她,更鼓勵跑班中其他同學報名,為港隊出力,與新加坡這永遠的競爭對手鬥一番。

揚起港隊旗幟,一時間大家士氣高昂,「豐山跑」組成了17隊,更拿下港方隊際頭九名,成績斐然,其中 Corinna 嬸嬸的推動居功不少,May姐和她分別組成兩隊的 Masters Team 更奪港隊冠、亞軍。我作為「三嬸一叔」的 support manager (現在還未晉升),寫了篇文章總結賽事 (倉鼠的堅持 – 記跑水塘的20天)。形容這場新加坡對香港的倉鼠大戰,好像是巴塞對傑志,基本上冇得打,香港的總里數輸新加坡十條街,香港14,474.9K (25%) 對 新加坡43,094.5K (75%)。

在大欖涌水塘做倉鼠跑
Corinna試過一天由朝到晚,跑晒四大水塘

2021年1月新加坡,Steve 在吃早餐時看了這篇文章,想起自己和阿仔共貢獻了200K給新加坡,咀角微微向上翹。文中他見到排頭兩支香港隊,四個人加埋超過220歲的「三嬸一叔」,在20天共跑了1499.4K (923.4K + 576K),有些驚訝,他瀏覽了「三嬸一叔」的 FB。

收到疑似網騙訊息

兩年後,2023年1月23日,Çorinna 在 FB 收到來自 Steve Lai 的message –

“Hi there, excuse me for my awkward message. I see your photos at 豐山跑. You look like my English teacher in early 90s at British council. Did you teach there before? Please ignore me if you didn’t. Cheers.” (小編強行中譯: 我睇到你喺豐山跑嘅相片,發覺你好似我1990年代喺英國文化協會教我嘅英文老師……)

又係幾 awkward

Corinna 看了,即刻打開個腦的記憶 folder,她肯定沒有在 British Council 教過,但的確那段時間在一所叫「英訊」English Medium 的補習社,做過 part time 英文老師。Corinna 一時間未確實是白撞網騙呃人感情錢財,定係真的咁神奇36年前的學生會聯絡上她?

原來 Steve 在2023年1月的「三嬸一叔」FB,知道有一班人在孖崗山做4424米攀升的瘋狂挑戰,見到 Corinna 嬸嬸十分相似他腦海中的 Miss Wong,但 Corinna 留著短髮,未太肯定就是當年長髮披肩的Miss Wong,於是他轉去 Corinna 的 FB 找多一些照片參考,其中一張 click 中了。

凍齡照片帶來突破

跟著 Steve send了一幅相來,那幅照片是2017年拍 (那時仍留著迎風的長髮),他說有95%相似36年前的Miss Wong,歲月似乎催漏了她。Corinna 看了,特別是那句 “Your look doesn’t change much, to be honest.” 真令人心又喜,心又慌,盡殺天下間的嬸嬸,你要什麼的 password 都會照奉上。 Corinna 當然開心興奮,忍不住回了句, “You definitely made my day”。如果 Steve 真的是網騙之徒,他會在那端叫一聲: Yeah!

宅男們,抄低這些範本吧

一項平行時空的活動,一篇文章,一個30年不變的外貌,就是把分隔兩城30多年未有任何聯絡的師生連繫上嗎? 似乎未足夠,還欠一個動機: 只是一位補習社老師,為什麼 Steve 會嘗試去追尋,會冒昧地send 一個 awkward 短訊給 Miss Wong? 他說 send 之前都有同太太討論過會否太唐突? 會唔會嚇驚了對方? 令她以為是手法層出不窮的騙徒,不過為了再與 Miss Wong connect,最後 Steve 還是鼓起勇氣撳左send。點解?

在港與天使會面

2023年1月農曆新年香港,Steve 回港省親,Corinna 邀請他去跑班試玩,即是跑班教練 KFC 剛完成四徑壯舉後兩天 (除了8號風球黑雨地震海嘯,跑班是不會停的),Steve 的速度不俗,3K tempo run 都在5分披以下完成。跑畢大伙兒去食火窩開年,符合跑班 Run2eat 的名稱。席間我問 Steve 上面那個「點解」。

回到1987年的課室裡,Miss Wong 要當眾朗讀的文章,就是 Steve 寫的,亦是他第一次享有此震動心絃的光榮,經歷留下深刻的烙印,並對他努力學好英文有很大的鼓舞。他還說 Miss Wong 友善,擅用日常生活去教英文,令人容易上心,絕不沉悶,間中還會分享讀港大的花絮趣聞,撻著了這位中五生要努力創前路的內燃機。Miss Wong 在課室打開了一扇窗,帶領她的學生於大學校園草地和蔚藍知識海洋之間傲翔,令人流連、令人嚮往。

係有少少打手風格,但係from Steve’s heart

Steve 在離港返回新加坡前一天,whatsapp 我:

>

I know you will write something about my reconnection with Corinna. As I told you, her praise of my work had motivated me. I just thanked her for that with “I always believe there are angels around us enlightening our lives, despite being a free thinker. You are one of mine during my growing up years. I am really glad to reconnect with you.”

原來一句讚美的說話,一項被認同的表揚,激活了潛藏的力量和希望,成就了一個人的努力。促使 Steve的尋人記故事,是一位良師、一位天使,而天使守護別人的心,和她的外貌氣質,當然歷久常新,不用P圖去紋和大眼仔!

(Corinna嬸嬸,即 Miss Wong,現時在一間防止自殺機構擔任熱線義工,繼續發揮她天使的光和熱)

彩蛋

Corinna 知 Steve 也喜歡跑山,趁他回港時約了他和幾位跑班同學,由大嶼山南山郊野公園去大東鳳凰落昂坪。這是 Steve 第一次去大東和鳳凰山,十分興奮,Steve 最渴望一睹在大東山的爛頭營石屋仔,終於如願以償,與 Miss Wong 站於連綿起伏的大東草坡,與錯落有致的石屋仔來個合照。更令人喜出望外的,竟然踫到其中一間出名的石屋的屋主 Mark,他是72歲的蘇格蘭人,他和家人帶同狗狗,定期拖著沉重的物資,上大東維修石屋,與大自然的侵蝕和人為的破壞對抗,可敬!

登上鳳頂,又遇到大東石屋屋主Mark,Steve返回新加坡有排威

Mark 在一次訪問時說:「當你拍照時,會以為自己身在蘇格蘭,就是這種跟香港繁忙生活的強烈對比,讓我喜歡上這兒吧,現在人們常拿香港跟新加坡比較,但這些都是新加坡沒有的。」

跑完山,我們陪 Steve 去 CamX 買鞋 (對,就是在上篇文章「張祺豐趕上人生的尾班船」提到的第三個衝擊波),在店長出色的銷售技巧下,Steve 買了 Cxxxx 錶和$750的 Hoka Speedgoat 5。Steve 返新後即whatsapp我,說新加坡的 Speedgoat 5 做緊6折優惠,不過都要HK$920,店長冇介紹錯!

香港總算勝回一仗,現時比數1:1。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