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長城非好漢,中國長城,相信不少人曾經遊覽過,最常到的是北京西北的八達嶺段,近年北京 TNF100 也跑一段八達嶺,在長城上跑馬拉松也有,不過都是在經過現代修繕,交通便捷,容易到達的長城。

筆者剛參加的2019幽州100越野賽,踏上的一段長城,古味十足,殘破而眇無人煙。史料記載,這段叫樣邊長城,是明朝開國大將徐達主持建築的,所謂樣邊,是邊境樣板的意思,其後的居庸關長城便是以此為模範。此外,諗過中國歷史的,也許聽過燕雲十六州。其實,燕也稱為幽,今天的北京也屬古時的幽州。

幽州100賽道在北京西北約90公里的懷來縣進行,其中的中途換裝點也叫幽州村。賽事設四個距離賽程,起終點為官廳藝術小鎮,對外地參加者而言,交通及住宿安排需費點功夫,不過賽會透過微信群,在這兩方面提供充足資訊,全網上版的賽前宣傳,賽事的手冊,路況圖文並茂,十分專業。


筆者和朋友住在距起點35公里的懷來縣城,18日早上5時坐約好的出租車,半小時到達小鎮,起步前有學生的手鼓助慶,及國內賽常有的,由高手參賽者帶做熱身。7時正100公里組起步,氣溫12度,約兩公里平緩土路便開始單行上山,所以司儀提示要爭好名次者提早超車。往8.7公里的 SP1 老虎背,累升721米,大部份是少於10度的無樹根小徑山脊上坡下坡,到達老虎背前才有點考驗,45度的無樹泥坡上升約100米。

站在老虎背的高處遠望,可以看到官廳湖,SP1 後是平緩下坡草原,遠處有群羊,在農民及幾頭騾身旁跑過,不多久便進入峽谷的碎石及石頭路,兩旁的山不高但筆直,風洞效應加上未有太陽照射,感覺涼風有點冷。5.6公里後的 CP1 化裝村供應香蕉,蛋糕,饅頭,小米粥,杯面以及這賽事聞名的醬牛肉,看到跑手以牛肉配杯面,幸福滿足模樣,筆者只輕嘗兩片牛肉,帶上饅頭就踏上往 CP2 之路。

說實在點,這段7.6公里土路,太容易了,現在回想,可能是賽會給參加者的留力及賺時間段,以應付 CP2 到 CP3 的長城段。跑過些六,七米寬機耕路 (農民的運輸用碎石路) 及葡萄樹梯田之間土路,便到 CP2 廟港村。為了爭取多些緩衝時間在手,食過兩根香蕉,便帶上幾塊花生醬麵包再出發。16公里往CP3水頭村,累升923米,累降724米,當中10公里長城,連續跑了2公里都是村的水泥路,面前的山被一層雲霧蓋著, 心中不住在問,長城在那,水泥路盡頭已站了位指路義工,提示不能用仗,之後的一公里山路開始出現大石頭,然後是些看上去似人工製的長石條,大磚頭,忙著看路之餘,抬頭上望,原來明長城就在眼前。

筆者沿著滿布磚頭及石頭斜坡,在關內一面上爬,不錯,有數處真的要用手爬,上升約30米,終於到達城牆上,有點興奮,趁雲霧不多,便來個自拍,我終於做了個長城好漢! 起步這段城上通道約4米寛,右面是向關外,凹字型城牆看似仍堅固,左邊關內一面無城牆,平緩一百米便開始上斜,道上的亂石條及磚頭漸多,不敢跑,不停地斜上,到達一座烽火臺,然後再上,雲霧下不知何處是盡頭,地上出現一塊賽會小牌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城綿綿無絕期”, 果然應景! 風愈來愈大,筆者馬上加衣,下降一段城上路後,城斷了,出現一個數米裂口,小心翼翼以坐著的方式,下約一層樓高,然後又再爬上對面的一層樓,繼續前進,也有些路面向左陷落,只餘半米,只好把凹牆當扶手,移步通過。

這種上坡下坡,行行爬爬方面次數太多了,前二三次仍覺刺激,之後開始有討厭感,再之後是有點害怕,因為曾經在一個斷城上爬位置,左手扶著的石條竟然移位,幸好已近頂位,馬上把身體壓上,才不致受傷。最害怕一段在27至28公里之間,45度下斜,只有一米寛的路面全是亂石磚,右邊可作扶手的凹牆全塌,8號風球強風不停在衝擊,龜步這幾百米路程真漫長。之後看到小牌子寫上”腦袋一時抽,有病跑幽州”,真扺死。只10公里,做了4小時好漢,筆者畏高膽小,技術普通,總算見識過真古蹟。在一個斷城牆位站崗的義工指引便下山,十分好跑的斜度,兩旁是開滿白色丁香花的樹,到CP3水頭村的關門時間只餘20分鐘,不敢久留,打水補給便動身。

12公里後的 CP4 幽州村是換裝點,這段上升674米,下降1264米,不停在滿佈鬆厚落葉的林路上行,寫意! 開心過後,眼前出現小牌子”前方懸崖 注意安全”,馬上停下休息拉筋,因為賽前的路況資料已有說明這位置,所以有心理準備,原來這段是筆直的峽谷旁大山開闢出來,看到對面的數百米的垂直高山,便知道自己已處身其中,不停之字路方式下降,路約1米多一點,極奇畏高的筆者把目光放在腳下,反而無危險感覺,懸邊位的灌木植物應記一功。

下降約4百米到崖底,碎石大峽谷,不住地在谷內左彎右彎多次,又見小牌子 ” 腿疼嗎? 疼就對了!” 苦笑出來,剛不停地下降千多米,四頭肌不投訴才怪。見前方躺著一位披上保溫紙跑手,旁邊有兩位BSR藍天救援人員照顧著,自己繼續前行,不久見一輛救援四驅車在碎石路顛簸迎面而來,賽會的安排不錯。抵達幽州村,義工熱情地交上寄存袋,先來一個紅燒牛肉杯面,再吃掉自帶的糖水,有點意尤未盡,加補一個杯面,結果做成之後的低糖錯誤。

帶上頭燈,便與在 CP 遇上的朋友一同起行,CP5 停車場在8公里外,原路線是離站兩公里便需涉水過河的,在河邊走了45分鐘,怎麼仍未見過河指示? 手機的 GPS 方向正確,只好繼續,終於抵達停車場,義工說因為預報有雨,涉水段改道。喝杯熱薑茶,心想已食過兩個杯面,沒有補充食物便上山。十分好走的防火道,似大帽山頂的之字路不停地上,怎麼愈上愈無力,三十分鐘不到便要休息,意識到大機會是低糖加睡意所致,吃過自帶的能量棒,不太收效,幸得同行朋友的能量膠打救,才慢慢恢復。

時近午夜,雨勢漸大,遠處間歇有閃電光,雷聲不大,希望快些到頂便可下山,腳步加快,離開空曠的防火道。就在下山的林中,雷聲大起來,有兩三次閃光與雷聲差不多同步,為放鬆心情,便與朋友說笑,大家都無做壞事,希望後面的跑手也無意外,雨勢不斷加大,溫度只約五,六度,鬆軟的下坡土路變得濕滑,兩人在林中留意著路標的位置,互相提點,經過5個多小時,終於走完16公里,上1065米及672米降後,到達74公里的SP2水裕口村,得知賽事因為天氣及安全原因而叫停了。(賽後公布,所有被停賽的跑手獲發完賽物資,及按實際完成距離計算成績)

村委會的房子內已聚集三十多被叫停的跑手,村委人員熱心地找來乾衣服給有需要者,各人披上手上的保溫紙,十足2016港百的一幕,村委人員告之,村路因落石,已經封山,待天亮才會有車接走。這次繼2018年柴古唐斯100賽被腰斬,筆者再次遇賽事被腰斬,除了食物合口味,途中這些幽默小牌子的語句,爲賽事帶來了新意,筆者漸喜歡參加大陸賽事,因為交通時較短,只要多做資料搜集,不難發掘大陸的特色而好玩賽事。

伸延閱讀:《[幽州古道超級越野賽2019] 雷雨襲擊 100公里組僅12人完賽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0049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幽州古道超級越野賽2019] 雷雨襲擊 100公里組僅12人完賽
[歡樂跑廣州站] 35度高溫 水站缺水 大批跑手中暑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中年東西
年過五十,方才愛上路跑及越野賽,希望在能跑的歲月盡力跑,目標是每年完成4個全馬及4個百公里越野賽。感恩擁有的一切, 及可按興趣行事,願以義務工作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