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內容

我一直問點解香港咁多仆街。近日,我從一位教練兼知名跑者作家的一個post中找到答案。仆街不是生出來的,仆街是教出來的。

柒宗罪

1. 戾橫折曲

原來依家的父母除了要「籌旗」一筆過協助仔女上車外,跑步比賽時仲要幫個仔霸位。事緣教練參加比賽,他上線時,突然有一位沒有佩帶號碼布的大叔打尖,照看他應該不是參加比賽的。

教練好聲好氣問:「做乜事打尖?」

教練跟他解釋:「如果不是參加者,是不應該進入起跑區。」對方竟然發爛砸說:「畀個方便都唔得,你使唔使咁激動呀?! 你使唔使趕我走呀? 最多咪畀返個位畀你。」

我認識的教練份人十分平和,今次真係火都來。香港的仆街最善長就是戾橫折曲,擺明是自己不對,偏偏把你的仗義執言說成罪大惡極,打尖咁小件事,用不用大聲呼喝呀。


見微知著,以往香港人曾經擁有的優良質素已隨著「面斥不雅」的不再而漸漸消失。

最後教練沒有再理會他,但他仍堅持要替囝囝霸位。

2. 『霸』是生活之日常

作者提供圖片

每年我都會參加在天水圍舉行的10公里賽,由 Nike 到 Asics 冠名贊助,我都有支持。比賽完畢,我會坐輕鐵回天水圍站坐西鐵再轉巴士回家的。我的慢腳完成時間通常都會讓我碰上一家大小出九龍市區的 peak hours。 每當有列車來到時,身後總有小朋友竄到你前面,車門打開,便第一時間鳩衝入去,之後一個人如屍體般『霸』了一列座位,等家人上車。這位看來要跑步的「脂優」兒童的行為是得到父母的擊節讚賞。

3. 自理能力,咩嘢嚟架? 食得架?

圖片來源

跑步拗柴,走去睇跌打,星期日的醫館只開半天,輪侯的人塞滿醫館。醫師跟其中一位輪侯者說「你叫佢自己落嚟排啦,係佢整親,又唔係你整親。」等了個多小時後,這位慈母打電話給她的兒子「差唔多到你嘞,可以落嚟。」

這位女士排在我前面,她看來應該是可以享用「兩蚊搭車」優惠的長者而佢個仔應該無四十都有三十。我以為佢個囝囝係好大鑊,原來只是扭傷手腕。

代排隊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每朝早搭巴士時,前面都是排了一隊孭著書包的姐姐,巴士差不多到站時,小王子和小公主便會慢條斯理出現。其實太陽這麼曬,天氣這麼熱,不如家長自己揸部 Audi,Tesla送王子同公主返學好過啦,同咩窮L爭巴士坐呢?

正如我的一位前倫敦金才俊怪獸家長上司講:「30歲仲要坐公共交通工具,咪廢人囉。」

小朋友要的是關心而不是照顧。

4. 為了地球,怪獸唔應該生仔

圖片來源

去年台灣有淡水的一間餐廳明文貼出公告:「本店不歡迎在店內高聲喧嘩製造噪音的人士,請不要在以小孩本來就會吵鬧當藉口,教育是作為父母親最基本責任,請尊重其他人的用餐權益」。

我相信沒有一間香港餐廳夠薑貼這張告示,因為一張兒童櫈都可以插到你上天棚。你話佢個仔嘈,死無全屍都得。

好言相勸,十次有十一次的回應係:「細路仔係咁 (活潑) 架啦!」聽落又幾有道理,你同我都做過細路仔,就係喪架啦。

原來這是一個 myth,講電量,同死鬼仔比,香港小朋友,收皮啦! 前年我去倫馬,星期六行完 Expo找地方食 late lunch。我揀了一間意大利餐廳,鄰座是一家五口,一個手抱 BB 再加兩個一望就知要餵鎮定劑的 ADHD 男仔。

初時我擔心會永無寧日,打算轉餐廳。怎知 it turns out 是一個愉快午餐。夫婦兩人很懂得分工,男的先用膳,女的則一邊餵奶,一邊督促兩個仔食飯。男的食飽便開始照顧兩個小朋友,還限時完成碟上的意粉,時間到便收起。香港家長就唉契弟咁唉,其實你件『脂優』兒童餓一個星期都唔會死。

用完餐之後,兩條靚仔開始嚟料,佢老豆見我眼望望,就叫兩條靚仔拿 tiramisu 請我食,同我傾計。

佢兩個沒有發癲,沒有變成可厭的怪獸。

5. 我個仔啲屎係食得嘅

圖片來源

一次我從屋企跑去大美督,我在洗手間外邊用來洗食物和燒烤叉的鋅盤洗水袋時,一位男士走過來,在我旁邊洗一條全部都係屎的小朋友底褲。

「DLLM,有無攪L錯呀? 屎嚟喎,喺度洗。」
「Excuse me,WHAT?」
「我話DLLM,你有無公德心架? 其他人仲要用架。」
「How vulgar you are? If my mother were here, would you really do that thing to her?」
「DLLM,你清理好先好走呀。」
「How dare you swear in front of children, shame on you.」他便留下一整個鋅盤的屎離開。
「你講粗口,就係你唔啱。小朋友一篤屎,有幾大不了。」和理非朋友勸阻我。

當我行經過他們的燒烤爐時,聽到這班家長同小朋友的對話。

「媽咪,我想燒腸仔先呀。」
「Jaden, speak English please.」
「Jaden,咪話咗要講英文咯。」剛才英文發音扮嘢過蕭叔叔的男士說道。

在香港家長心目中,品格培養不比英文重要。

6. 有姐姐的孩子就是廢

圖片來源

第一屆京都馬拉松,我們一大班人組團參加,團友有朋友的朋友和他們的太太和囝囝囡囡。比賽完成,晚上大家約了在四條的「京蟹座」慶功。我來到餐廳時,只見到太太們和班細路,班佬去了買威士忌。

其間一位我唔太熟的 C9 叫我帶佢個仔去廁所,話條靚仔急屎,我勉為其難帶條應該有5、6歲的靚仔去痾屎。

「陳伯,可唔可以喺度等我。」小朋友說。
「可以,你慢慢痾吖。」好彩日本餐廳廁所唔太臭。
「陳伯,我痾完屎嘞,你可唔可以入嚟幫我抿屎呀?」
「我諗呢樣嘢我幫你唔到,使唔使叫你老母入嚟幫你抿呀?」
「唔使嘞,平時係姐姐幫我抿的。」
「咁不如你照姐姐平時幫你抿嘅方法去抿啦。」
「抿完嘞。」
「咁出嚟啦。」
「你有無攪L錯呀? 痾L到周圍都係。」打開門時,我見到四處都係屎,除咗條靚仔個身之外。

「你出返去先。」我留下來清理現場。我出來時再跟餐廳侍應生鞠躬說「Gomen nasai」,之後攞魚生刀切腹。

「你做咩去咁耐?」阿太問。
「你問你個仔啦!」我說。
「車,整污糟咗,自然有人清潔架啦」阿太答。

虎媽們,8級鋼琴外,potty training 都好重要。

7. 仍然是面斥不雅

作者提供圖片

我的一位女性朋友最不恥怪獸家長,什麼補習班、音樂堂、興趣班,都嗤之以鼻。怎知當她有了小朋友之後,成個人變哂,終日憂心忡忡,佢話如果個囡入唔到 XGS,佢會先掟個女落街,然後自殺。咁激?

我同佢講:「妳有咩事,第一時間要call我。」
「等我唔好去你樓下,費事畀妳砸親。」
「咁我一定著紅色衫返來纏住你。」
「又唔使咁毒。」

她問我有沒有跑步比賽適合小朋友參加,要有第一攞嗰啲。

我問:「攞來做咩?」
她說:「加入 portfolio 度。」

佢個女個 portfolio 已經厚到好似 architect 去見工咁,無必要啦。仲有啲校長話唔會特別加分的。

「咁你都好信嘅! 個啲偽善,假惺惺的校長先信唔過。我問過 Babie Kingdom 的朋友,佢地話portfolio 係「make or break」的。

這令我想起一件發生在旅跑時的一件小事。我掹車邊參加了一個歐洲旅跑團。一天下午自由活動,領隊約了團友準時五點在廣場某地標集合,之後坐旅遊巴去食晚飯。

五點鐘過去,一家四口仍未出現。領隊叫我喺度等他們,而他先帶團友上車。15分鐘過去,仍未見蹤影,領隊再四周圍望一次之後,我們只好離開。因為訂了台,要準時去到餐廳,況且他們有詳細地址。在晚飯地方見到一家四口,男的怒氣沖沖走到領隊前,只見到男士手指指,之後見領隊拿出歐羅。

戲肉在第二朝上演,男士嫌昨晚鬧唔夠,一早醒來在旅遊巴再開拖。他不停狂鬧,鬧到領隊好似無阿媽生咁。

「尋日我5點鐘準時到,你做咩唔等我地,要我地自己搭的士。」
「你唔見我地,地方咁大,你唔識搵架?」
「我地蕩失路咁點算呀?」下刪一千字。

「DLLM,你嘈L夠未,我等到5點3,都見唔L到你呀,你唔好講大話。」我終於按捺不住。他的兩位小朋友就坐在旁邊,見著爸爸指著領隊來罵。

「依家黑社會呀,睇你成個爛仔咁,你仲有無離譜啲呀,喺啲細路仔面前講粗口。」

最後成團人都話我不對,我雙拳難敵四手,被迫要同大家鞠躬道歉。

「校長同咁多位團友,對不起。」完。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100604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毒L,跑場覓真愛啦! (下)
毒L,跑場覓真愛啦! (上)
當這地球沒有街
從跑步中見識香港人有幾仆街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