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超馬] 第二日沉重的背囊 1
大會指定每個參加者嘅背囊至少要有 6.5kg重, 以確保參加者沒有貪輕便而無帶足夠裝備及食物
負重所帶來嘅虛耗確是不能小覤;御下背囊後身體雖然不算十分勞累,然而肩膊嘅酸痛也真一直痛得要命。我自恃有兩年參加揹水嘅經驗,嚟撒哈拉之前沒有刻意做過什麼負重訓練, 結果到呢一刻,確係要「找數」了。

「死火,第一日已經咁痛,第二日仲要跑長 D ,真係都唔知頂唔頂得順……」

第二天早上,我地好早就已經起身作準備。望住放響地上嘅背囊,我真的有一份「未到最後一刻都唔係好想揹起佢」嘅感覺。

呢日嘅賽距比第一日還要更長,共 41.3km,但是 cut off 嘅時間只係比第一天多 30分鐘,叫我地不禁捏一把汗。起步嘅時間,天氣還算清涼,路段亦較平坦,我不敢怠慢立刻爭取時間 jog 了好一段路程。很奇怪地,背囊又不如自己所以為那般沉重;其實細心一諗,每日比賽完後返到營地同第二日起步之間都會消耗左兩餐嘅食物,背囊係會一天比一天輕。我提醒自己唔好比昨日嘅陰影嚇親自己,每日都係一個新開始,每一日,都要讓自己身體重新去感受。

呢日比賽嘅路程大致都算平坦
呢日比賽嘅路程大致都算平坦
山雖然唔高, 但有點 technical, 炎熱嘅氣温更令攀越難度增加
山雖然唔高, 但有點 technical, 炎熱嘅氣温更令攀越難度增加

上午整體感覺都還算輕鬆,只係一到中午開始沒有風,猛烈嘅太陽高高地懸掛,我開始覺得有點熱到透不過氣。CP1 後,時間尚算鬆動,我開始放慢一點腳步以急步行代替慢跑。未幾前面就要越過一個山丘; 山丘不高,應該不過 200米; 但是悶熱嘅氣溫令我舉步為艱,腳仿似有千斤墜著。當時都有一點點擔心,如此酷熱嘅天氣,還有20多km 嘅路程都唔知應唔應付得來。我同自己講:慢慢行吧,一步步嚟……慶幸越過呢個山後,大部份嘅路段都係一些碎石平路,縱然都有沙丘,但因為有用行山仗,加上沙丘較細少,感覺上比起之前那天易應付。由 CP 2至 CP3 之間疏疏落落行過幾個小村莊,有不少村落孩子響路旁向我地跑手打招呼,之後就向我地示意想要我地身上面嘅物品。雖然我明白佢地生活貧困,然而乞憐,卻並非脫離貧窮線嘅最佳方法。我向佢地報以一個微笑,心裡默默祝福佢地要振作,希望佢地他日能夠有機會得到學識,這相信是個更好嘅方法去改善佢地嘅生活環境。

沿途有不少孩童向你打招呼,但亦要求想要你身上嘅物品
沿途有不少孩童向你打招呼,但亦要求想要你身上嘅物品

返到終點,又是無比興奮,又完成左一日嘅賽事,時間比第一日還要快,那時我就發現,每日大會所定嘅時限不多不少反映左路程嘅難度。呢日真的好熱,返到營幕我趁住其他 tentmates 未返,匆匆地抹過身及沖洗一下衣物。沙漠氣候乾爽,只用濕毛巾抹身也好感覺都算乾淨,衣物亦一下子就乾透。Tentmates 陸陸續續回來,大家睇落仍很精神,只是不約而同都大嘆一句:「好熱呀!」呢日終於真真正正體驗到沙漠嘅熱度,但睇嚟並無打擊到大家嘅鬥志。梳洗及煮食過後,大家就盡早休息,抖足精神準備迎接第三日嘅賽事。

返到營幕總是叫人興奮, 跟住就要趁tentmates 未返前趕快梳洗
返到營幕總是叫人興奮, 跟住就要趁tentmates 未返前趕快梳洗

圖片來源:張思縈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撒哈拉超馬] 第一日: 34公里的挑戰
[Translantau 100] 義工的使命
休息是為了跑更遠的路
HK100,有感而發
張思縈@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
分享
張思縈
任職社工,從事戒毒服務已有十八年, 也是一名運動愛好者、旅者以及攝影人; 喜歡嘗試新事物,並相信透過參與、實踐更能體驗人生。於 2015 年遠赴北極參加馬拉松,希望以克服極地環境之挑戰,宣揚「走出局限,奔向夢想」之康復訊息,鼓勵康復群體抱緊信念,努力跨越康復道路上所經歷之障礙,堅守康復方向,繼續追求人生所訂立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