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去年二月,我的第二百篇帖子以《要是對人性失望 就去看東京馬拉松吧!》為題,竟吸引一位長跑長友的谷友 Marvin Lee 的青睞,寫上了萬字回應,叫人不要盲目吹捧東京馬拉松。一句到尾,東京馬拉松不值得。

綜合了 Marvin 的留言 (由6至25) 和我自身經驗,我嘗試列出25個罷報罷跑東馬的理由,以免大家貼錢買難受。

25個罷跑東馬的理由

圖片來源
  1. 日本人事事講求有規有矩,不懂通融為何物。朋友給安排在D區起步,等等下見尿急,走了出去找廁所,驚見有1,000人在排隊。怎知回來時過了進入指定起跑區時限,給工作人員阻止返回D區。朋友即時發爛渣,企圖迫對方就範。在香港行得通的方法原來在日本是唔work的,日本人企硬,朋友唯有死死地氣走去N區起步。在N區起步,你要用上差不多廿分鐘先過到線。在頭10公里他要左穿右插爆上前追時間。怎知因為開得太快,pacing給打亂了,來到35公里時老抽,拾科夢碎。
  2. 十三屆的東馬之中,有一半時間天氣都是相當惡劣的,少有藍天白雲的,陰天無太陽,平均氣溫話就話有4、5度,但體感是零下。對於習慣在25度之下已經要著羽絨的香港人來說,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今屆是2010年的翻版,全程下著傾盆大雨。起步時氣溫只得5度,跑手要在起跑區淋足一小時冰雨等候出發。個團火咪咁樣淋熄咗囉。2009年,當我跑到銀座時,我甚至見到飄雪。

    圖片來源
  3. 不近人情的拉閘截跑時間。大家一定認得 David Rumsey,他跟另外百幾位跑手只是跑了6英哩 (10公里),便因為錯過了11點的截跑時間而要上回收巴。他感到十分忿怒,他堅稱大會從來沒有公開提及過有關截跑時間。
  4. 終點由台場搬到東京站日比谷附近,衝線後還要行一段長距離方可以取回行李,有說是20分鐘,有說是30分鐘。雖然大會有派錫紙給跑手保暖,但長時間曝露在室外,加上有很多跑手陸續回到終點,雖然已經作分流,但仍要等候一段長時間,對於只穿一件背心的你,凍你唔死,算你好彩。
  5. 我的朋友是參加慈善名額,所以大會安排他在一幢商業大廈內換衫,休息,吃茶點和跟親友會合。換衫地方很簡陋,無遮無掩,大家玉帛相見。最慘是地方淺窄,容易有肌膚之親,友人就話他的屎忽唔係掂到其他人個屎忽就是下體。最瀨嘢係當有人除compression時,佢一個唔覺意滑手,你分分鐘會俾佢隻襪彈到個嘴,都咪話唔大件事。

    圖片來源
  6. 東馬氣氛差,在其他馬拉松,有群眾走上屋頂用自製橫額替跑手打氣。東馬,有嗎? 其他地方的馬拉松,你會見到人同人之間的信任,沿途有老人家、小朋友、狗隻同跑手擊掌 High Five。在東馬,你又見到有多少? 其他地方的馬拉松,非穿制服的市民會組成超過200米長的人鏈跟你擊掌打氣。這種人鏈出現次數起碼6次以上。東馬,你給我試試找10個沒穿上制服的人鏈,6個人的人鏈我只見到3次,10個人的是零。
  7. 東馬應援低質。在其他馬拉松,應援隊伍全都是區際比賽得獎隊伍。東京,有多少隊有花時間認真練習過?
  8. 在其他馬拉松,補給都是提供到最後一位跑手。東京馬拉松,又與廣州,香港馬拉松有多少分別?
  9. 在其他馬拉松,應援隊伍是表演到最後一位跑手通過先離開。東京的,你問問5小時30分完走的跑手,有沒有見到應援隊伍的表演? 他們為何早早已經鬆人?
  10. 在其他馬拉松,提供的食物通常是當地特產,而且適合作為馬拉松補給。大多容易消化,適合比賽時食用,而提供的種類是超過10款。東京馬拉松,你又見過多少,又有多少適合馬拉松食用的?

    圖片來源
  11. 在其他馬拉松,補給站是精心安排的,50米至300米前已經有指示牌,輔以一睇就明的標誌表示補給站提供的是什麼。安排次序都從跑者角度出發,每個補給站的食物都不盡相同,避免跑手可能對某些食物敏感。東馬其實同香港沒兩樣。
  12. 在其他馬拉松,男女義工人力資源分配妥當,各司其職,例如封路,派毛巾全是女性,緊急支援則以男性為主。完賽後男女義工都有不同恭賀方式。東馬與港馬沒分別? 甚至更差。2015年東馬搵個阿婆四圍派就算數。
  13. 2015的 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Run 並沒有說明行李在哪裡取回 (啊! 原來是在起點)。懂英語的德國、俄羅斯跑友,都找不到賽後的party在哪裡集合。問在場工作人員,80人當中沒有一兩個人會說英語。
  14. 你再留意一下沒有穿制服做宣傳的市民,有一半以上都是冷眼旁觀和雙手插袋的。若你主動嘗試跟他們High Five,七成時間都是不會理會你的。港馬未改道前,在IKEA入終點處會有很多人跟你擊掌。在其他馬拉松,如果你不追求時間,閒閒地有超過500人和你擊掌。日本人熱情? 吓?!
  15. 谷友 Marvin 原來在東馬起點遇上搶劫。報警時感到十分無助,因為說不出確實案發地點。他解釋報了案之後仍要留在東京搞幾個月,而且警察是不敢得罪黑社會陀地。

    圖片來源
  16. 東馬出名民間補給多? 吓?! 有是有的,但明顯地比港馬未改道前灣仔碼頭路段遜色。在其他馬拉松,0至5度氣溫下,仍有市民自發在30公里之後提供熱水和熱飲。東馬有的只是含反式脂肪的即食麵,這些根本不是人食的便利店過期食品。
  17. 東馬路面安全一直為人所詬病。Marvin 要投訴的是路中間有不少凸起的貓眼石。
  18. 要講人性化,東馬根本不及港馬。在灣仔碼頭,志願者會派容易消化的食物如馬拉糕、無核提子、橙甚至提供熱水和清水。他們更為跑手著想,戴上口罩和手套。與你擊掌的手絕不會用來拿食物給其他跑手,拿食物的手就只用來拿食物而不會與任何人擊掌。Marvin 就見不到日本人有做任何衛生措施。
  19. 東馬只是因為大力宣傳而被大家捧到上天。其他六大賽事有很多方面都比東馬優勝。在東京,Marvin 反而覺得失去了人本身應有的知性。
  20. 東馬的商業味道比港馬更濃。九成打氣市民都是穿上制服的商業集團員工,公司要他們出來打氣順便宣傳。不是愛,不是責任,是窮呀!

    圖片來源
  21. Marvin 話東京除了起步一段路及官方介紹的打氣點有官方組織的打氣團外,其他路段是靜過太空的。
  22. 因為要預防恐怖襲擊,東馬把市民與跑手分得很開,衝線時你不可能與市民接觸。同樣,大會規定跑手與應援團之間的距離是明顯地比其他馬拉松來得遠。
  23. Marvin 指出東京馬拉松起點都廳前是全日本品流最複雜的地方。日間警察話唔到事,晚上是黑社會話哂事。
  24. Marvin 話廈門和廣州馬拉松更具人性,更感人。廈門馬拉松初段,有爛身爛勢,身上充滿油煙漬,看似廚師的麻甩佬出來為你振臂高呼打氣。廣洲馬拉松後段,珠江路一帶,Marvin 還記得有個帶著小朋友,打扮樸素的大媽為跑手遞上烚雞蛋。Marvin 感動到向她作90度鞠躬道謝。
  25. 若要比較派發食物的種類,街馬2018絕對比東馬好得多。東馬民間補給一點都比不上以前港馬灣仔碼頭路段。

我都有跑2015年東馬,只能說這世界是有二度空間的。我跟 Marvin 彷似跑了兩個截然不同的馬拉松。我當然有我的睇法,但同時我亦尊重 Marvin 的個人感受。

最後,我呼籲大家不單止要學谷友 Andy Tay 一樣罷跑 (直至抽到為止),更要在八月時罷報東馬。這些「伏」還是由我來中好了。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5875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我有諗過開一間像Raffine的跑者Den
有一種堅跑叫盧巧音
[跟Barkley一樣] 虐人的大狗後庭超馬 (Big Dog Backyard Ultra)
跑得最慢的選手唔係臘鴨
當盧巧音都跑馬拉松時
Google話你知跑者有幾令人討厭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