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距離渣馬不夠一個月,有人摩拳擦掌,蓄勢待發,同時有一小撮人因為跟不到訓練計劃而躊躇,感到焦慮,有人因為過度訓練而厭跑甚至受傷,有人陷入谷底 (咪我囉!),開始問自己為乜咁辛苦跑馬拉松。

有人出帖求一句激勵他走下去的說話,我自己就一點都唔 buy 呢啲 out of context clichés,廉價陳腔濫調。正如什麼,什麼「莫生氣」,聽落好啱,但一啲用處都無,有時『些牙』給我個條友啲脾氣大L到呢,日日揸車時都係想隊冧人咁嘅款,邊L度 convincing 吖。激勵人心,不是說話本身而是它背後的故事。

所以還是一人少句,睇 running porn 好過。所謂金句之所以是金句是因為說這句話的人背後的故事。在社交媒體世代,沒有影像的故事是沒有感染力的,不會 go viral 的。ISIS 就是懂得利用影像說故事,成功吸引世界各地年輕人加入,Wired 雜誌有專題《Why ISIS is Winning the Social Media War》詳情剖析。

希望在渣馬 (或其他大賽)前夕,盡量把我最喜歡的勵志 running porn 介紹給大家。頭炮是 Ginger Runner。既然介紹了 Billy Yang,我的前「加記」Spinning 教練阿L話無理由少了 Ginger Runner 一份,吩咐我強力推薦他。

圖片來源

Ginger Runner 是裝備L最常瀏覽的網頁。Ginger Runner 的 YouTube 頻道有多達 95,097 人訂閱,Facebook 專頁也有近36,271人關注。我每星期都會追看他發佈的跑步、跑山裝備測評,因為他的測評夠均真,裝備是自己掏腰包買的,不是品牌贊助或送贈,沒有接受任何形式的利益,不會像一些 KOL「口裡說得」,身體卻誠實地穿上「戰」鞋而非「薦」鞋比賽。

圖片來源

現在的 Ginger Runner 還增加了「Ginger Runner Live」 的直播節目,還有「Adventure Club」 ,給大家介紹不為人熟識卻非常特別的越野跑路線,影片以第一人身視角拍攝,讓你有身處其中的迫真感覺。

圖片來源

Ethan Newberry 本身是演員、音樂人、數碼設計師和楝篤笑藝人。最開始,他的 YouTube 頻道叫TheSampler,他定期上載『戇鳩』片如攪笑短劇、模仿歌手短片和音樂雜誌式節目,影片雖然受歡迎及為他帶來一點知名度,但他沒有獲得太大滿足感。

2011年,他以 Ginger Runner 之名開始了另一個部落格和 YouTube 頻道,竟然聚集到一班熱愛跑步的小群體。其中一條最受歡迎影片是《A Review of Two GPS Sports Watches》,瀏覽算數字多達298,061次。因為他的疑似楝篤笑形式,風格別樹一幟,既有豐富資訊又有娛樂成分,很是賞心悅,自然越來越多人關注。

圖片來源

Ginger Runner 的信念是「訓賽劈」,我呢啲「跑得慢、唔夠快、無速度」的跑友就啱哂 channel。Ginger Runner 是一個認真地嬉戲,非常好玩,但誠意十足,內容充實的跑步社交媒體。

The Squamish 50/50〡A Ginger Runner Film (28:02)

圖片來源

The Squamish 50/50 記錄 Ethan Newberry 首次挑戰星期六先跑50英哩,星期日再跑50公里的山賽過程,他給自己總共20小時去完成 (兩個比賽完成時間加起來計)。因為 Ethan 不是精英選手,所以特別好睇,他途中經歷的「起落,喜樂」是我這些「中低端人口」很有共鳴的。另外,影片配樂是 Ethan 親自主理,是我超喜愛的好 trance 的電子音樂。

如果你正出了「充滿懷疑」的狀況,該片可以把你的疑慮一掃而空,重振雄風,連意志都即刻硬起來。

2013年,Ethan 第一次參加 Squamish 50英哩山賽,賽事是他所經歷最艱難的,比賽完全摧毀了他身心靈,衝線一刻發誓永遠不會再回來。Never say never,2014年,他不單報了50英哩還 back to back 加報翌日的50公里。一切從「懷疑」開始。

精彩如奧斯卡開場獨白Monologue的「懷疑」

圖片來源

我愛「懷疑」,「懷疑」告訴我不夠強,「懷疑」使我開始質疑自己是否太慢、無能力、無體魄,所以不配跑步。

人生本就是充滿疑惑如不能,不會,無可能,而我們往往不去挑戰而選擇相信,讓它們蠶食意志。身邊的人問我為什麼跑步,為什麼虛耗時間去練習一樣摧殘身心的活動。

我只想為自己做一點事,因為我懷疑自己,因為我跟自己說不會,不能,妄想。

但我不想像其他人一樣餘生給「懷疑」嚇怕 ,讓「懷疑」消磨我們,而我選擇去面對它,它不但沒有吞噬我,反而燃起我的鬥志。

我愛「懷疑」,因為它促使我去嘗試超越不可能。2013年的 Squamish 50英哩徹底地擊潰了我,之後我完全失去信心,比賽掏空了我,無情的山徑令我一點都不留戀這個賽事,我發誓我再也不會踏足這裡。

一年後,我決定再次回到教我恐懼的地方,我不單會挑戰50英哩,我更會在之後一天參加50公里賽。

為什麼? 因為我懷疑自己有沒有能耐兩天內分別完成一個50英哩及一個50公里賽。

The Squamish 50/50,我要打倒你。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尋找完美跑姿的故事
跑超馬,拍超馬的型男Billy Yang
媽咪寫給媽咪的跑步書
我不討厭人跑步洗底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