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系列2-香港馬拉松 9渣馬十關,已於去年完成了第一關,接著的是香港渣打馬拉松

而且,這是我14個月來第4隻全馬

準備最充足的是15年11月第三馬,練習是最多的,好有信心可以sub 4,可惜仍然敵不過種種內外因素

15年12月只有一場澳門半馬賽事,但為了兌現自己的承諾,所以在12月尾安排了一場47K超馬跑,不幸的是,在過程中受傷拗柴,需要休息11日

復操之日,距離渣馬只有12日左右,長課來不及,速度跑不了,只能夠5K、10k跑幾課,好讓自己拿回跑步的感覺⋯⋯

渣馬系列2-香港馬拉松 1準備第三馬時,嘗試6日加減碳方法,不過原來用錯了方法,今次再接再厲,肉只食白烚鷄胸肉(之後有師兄指出,可以食白烚魚柳)

於我而言,6日加減碳對跑步的最大幫助,是比賽前意志的磨練,心的鍛練,可以讓自己更集中精神,備戰馬拉松

相比曼谷渣馬的孤身作戰,今次跑團內有好多師兄師姐參加,同一時間開跑的,差不多配速的也有。

但從天氣預報知道,比賽當日會落雨以及氣溫下降,所以我們打算組成三個陣式,對抗惡劣天氣

渣馬系列2-香港馬拉松 6而對於完賽時間,雖然沒有要求,但起碼要有個目標,想試試均速5’20可以跑到幾遠?

其實在未受傷前的練習,我長課試過5’20跑30K,但曼谷一役我用5’20配速跑失敗,引致今次開跑前仍未決定用咩配速,究竟5’10、5’20、還是5’30?

在考慮期間,收到團友告知,有師兄每年為渣馬賽道,設計配速表。
方法是:只需要輸入目標完成時間,配速表就會按照賽道的上落斜,而定出每公里所需要的速度,我將每5公里記下來,自制配速帶,因為以往我會每公里睇配速,有了這條渣馬配速帶,就可以知道跑快咗定慢咗

我在想,反正不追求時間,何不就來一次隨身體感覺去跑,賽事中,盡量以不喘氣,只用鼻呼吸為主,所以我決定不用心率帶,隨感覺出發

賽事日,3:30起身準備。
無雨及溫度顯示會回暖,在考慮之後,決定上身只穿背心下身長梯

渣馬系列2-香港馬拉松 8差不多開跑時,下雨了⋯⋯

不知道什麼原因,在開跑的賽道上加設了雪糕筒,我跟進隊友一路避開人群,一路閃避雪糕筒,亦因此令原本安排好的隊式(雙箭頭、破風陣、暴雨陣),全部瓦解了,只剩下大師兄、法蘭奇及我的三人小組⋯

去到3公里左右,人群開始散開了,雨亦下個不停,我跟隊友說:不用理我,你們跑得到,可以先走

他們立即加速離去,我繼續按照原定計劃,以不喘氣為前提下跑,看看錶,這時候配速是5’15,雖然沒有喘氣,所以還是改回5’20吧

就這樣跑下去,第一個5K時間,比配速手帶快了約30秒,感覺狀態不錯,但不會特別有信心,因為衰收尾的情況試過太多了

想看一看風景,然而太大雨了,還是留心路面情況吧。

偶爾跟工作人員及撮攝影師問好,或與其他跑者打打氣,就這樣過了15K,時間比配速帶快了兩分鐘,配速正好踏正5’20,身體狀況十分好。

到了27、8K左右,突然看見前方有一大批半馬選手U turn ,跟我們全馬滙合了!

當時我唔知道他們跑了多少公里,只知道有很多步兵,我要在人潮中閃避才得以向前跑,在下雨天,感覺上步行比跑步更加需要勇氣

在整個賽事,彷彿只是停了三次雨,就是三次跑入隧道的時候

我曾經形容跑步是一種信仰,今天正好在這場賽事中完全表達出來,不論是哪個組別,從起點到終點一直淋著雨,縱使跑不動還一步一步往目標邁進,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這樣?

一種精神。一個承諾。一份信念

是迷失還是在追尋,是獲得了還是依賴⋯

渣馬系列2-香港馬拉松 10到了傳說中的西隧時,一陣陣的嚎叫聲是渣馬的傳統嗎?

我只知很害怕這種突然其來的大叫聲

坡度及空氣流通量並沒有傳聞中那麼可怕,很快走出了隧道,手表時間比配速帶快了3分鐘,知道就算跌速至6’00,也可以sub4了,但心情卻沒有特別興奮,還想加快速度,不過,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吧

就這樣按照賽前定好的配速跑著,到了終點前綠色區域,看到大會時間:

3:44:59

心想:如果剛剛有加速,應該可以sub345,不過已經完成了當初的目標就好了,突然,旁邊一位師兄叫我,原來是開跑時失散的隊友

跟他說一起衝線,以雙箭頭殘陣衝過終點

最後⋯仍然未能與一年之約的D相遇,只能從電話中得知對方平安完賽,在這場賽事中,留下一點遺憾。

在暴雨中完成了第四馬。

Rainbow Marathon 彩虹馬 Facebook群組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渣馬系列.頭關—曼谷馬拉松
尋找最後的一塊拼圖
[email protected]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渣馬系列.次關—香港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