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澳門跑者,竟然未試過在澳門跑馬拉松,我想最大的原因是怕了重覆的賽道

早幾年的全馬賽道是半馬賽道跑兩次

前年開始作出了少許改變,加多一條嘉勒庇大橋,全馬路段只在後半程重覆跑路氹區兩次,再加上今年有特別任務,42旅的跑步旅行大使及非官方銀河馬四小時完賽的配速員

在本澳半馬賽事當中,我們每次也會將相同速度或相同完賽目標的跑者集在一起,以便可以在賽事中互相鼓勵及帶領

但每次都是互相傷害,互相欺騙

而一直想擔任配速員的心願仍然掛在心頭

銀河馬拉松無論完賽時間 (全馬五小時),賽道,補給配套一直令人聞風喪膽,上一年跑團內的隊友自發地組織民間補給站,他們今年決定發大嚟搞

我在想有什麼事可以為這場賽事,增加更多元素?這時,銀馬配速員的想法來了

團內的「國際賓」又有此想法,所以決定與他一起首次做配速員

由於國際賓需要帶領 530b 隊走入4小時內,而且 sub-4 應該是馬拉松入門的一個目標,所以我們決定配4小時完賽

在網上曾經睇過好多配速員的例子,而自己亦跟過幾個配速員,最記得的是曼谷渣馬4小時配速員,因為到尾段佢抽筋爆咗

而年初香港渣馬的一位師兄為他的朋友配速,他的經驗是,不是一直陪同,而是要確保可以在限時內完成

所以我同國際賓講出這次我們的規限:

  1. 四小時完賽的均速要求是 5:41,但考慮到埋站補給及突發狀況,所以配速要求是 5:35
  2. 我們不知道有什麼人上車,或者有沒有人上車,如果車上了的乘客出現狀況,我們是不能停下來等任何人,雖然好殘酷,但我們不知道是否有其他跑友以我們為分界線
  3. 有可能會有其他人過來一齊跑,或者會挑釁我哋,無論如何,不要理會其他人,我們的目標是4小時均速完賽
  4. 先暫定前半程每10公里、後半程每5公里檢視進度調整配速

團內的偉樂、阿細亦對我們作出支援,決定一起配4小時

有人問我要不要綁氣球令人容易識別,但考慮到上兩次橋及可能會影響到其他跑友,最後決定不帶任何識別物,只以一件搶眼的配速員背心上陣

發放了配速員活動的訊息之後,得到很正面的回響,甚至有半馬參加者表示會跟著一起跑就可以破2

而到了賽事當日,一早從天氣預告中得知溫度上升,所幸的是開賽前天陰密雲,正好適合前半的配速,現場考慮到中段或後半程會出太陽,以及體力下降關係,決定將配速提升至530

每公里也要留意速度有否超速,其實壓力是不少的,當其時我是不知道身後有沒有人跟隨,但我兩旁的一定有偉樂及跟車的隊友 Ellen,國際賓及阿細則在後方

從他們言談中得知有幾位半馬跑友及隊友在列車上,而團內一早明言要 sub-4 的排骨,堅堅,艾瑪則跑在我們前方

每次在對面線見到他們的時候,除了大嗌加油,我亦向他們表明,千萬不要讓我輾過你們,否則你們目標不保

到了18公里左右,時間仍然在目標之內,這時半馬的可以不用再跟車了,便叫他們如果仍然有氣有力,就直奔去終點破2吧

不過國際賓左腳出現了狀況,可以繼續,但可能4小時不保

到了22公里,我發現身旁 Ellen 有股蠢蠢欲動的氣勢,便跟她說:你感覺Ok的話先走,不用待在列車上,加油

看著她點點頭後馬上奔前,感覺到她終於釋放了

這時候太陽出來了

我在這個賽事中,穿著的是 Asics Skysensor JAPAN ,但這雙鞋是大了半碼,開賽前為了鞋子不要移位而將鞋帶綁緊,問題卻出現了

由於這個情況,所以左腳腳腕位置屈曲時有阻,而令到受力不均,左邊小腿出現「想抽筋」的狀況

什麼是「想抽筋」? 肌肉會頻密地微微跳到一下,如果不改變姿勢,就會抽筋

在不安穏的情況下,但仍然要在目標時間內完成,我只有不斷計算完賽時間

之前23公里左右,已經發現大會水牌距離與手錶上的距離,足足相差了600m。如果只以手錶的距離計算,一定不會準確,所以計算時間上,每次也要加600m

銀河馬賽道除了西灣大橋之外,所有路段也是平時練習過的,在跑的時候會感覺仿如團跑一樣

兩條大橋不難跑,反而在氹仔跑兩圈才是惡夢

雖然這個賽事是國際性,但大會在補給上,安排上真的很差

因為全馬與半馬是同一時間起步,人數很多,但大會在每個水站的安排卻很奇怪,一個水站有三至四張枱,每枱有3個工作人員,但枱面只有30杯水左右……

跑者們到達水站要等工作人員才有水喝,你們或者會話:
你跑快啲就不用等
你自己又唔係快,等一下陣都唔得?

第一個補給站情況
第一個補給站情況

但一個36年的國際賽事,如果仍然是這種思維的話,根本不會進步

賽道上的安排,由於所有組別的終點也是運動場,半馬路線跟全馬路線前半程相同,所以會混合在一起跑,這個並不稀奇,但由於是國際賽事,部分領先集團在電單車開路下駛進較後的集團內

在狹窄的賽道上有這個安排,對於經常參加各大型比賽的領先代表們,不知會怎樣想

賽事後段,我不知有沒有看漏了,流動廁所只在皇庭海景酒店那裡有,之後就發現唔到 (因為我想去小解而找不到廁所)

我知道及了解工作人員的辛勞,但是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大會可以加強培訓,在賽後尾段,經過幾個補給站,也發現有部份工作人員伏在枱上休息

金豐南岸補給站
金豐南岸補給站

而且負責補給站的團友講,有一位跑友經過他們的補給站三次 (正常的話只會在19K及32k經過),該名跑友表示由於轉折位沒有工作人員指示,已經跑了接近45K了⋯

所以很多人也說這個賽事是好難跑

雖然如此,但由於團內有差不多100人參加 (全馬、半馬、迷馬),所以每每在折返位時,不斷叫嗌加油,再加上相識的其他跑友,在對嗌過程中自己制造氣氛

以及團內的兄弟姊妹們自發補給打氣,另外還有其他跑團也設補給站、打氣站

所以當作一次與大家相見的約會也不錯

回收車

回到比賽情況
已經完成了39公里,偉樂在前方執走了艾瑪,阿細落咗車,國際賓處於4小時邊緣,我在抑壓著小腿抽筋情況

我已經化身為一道時間線,這時候已經不再理會有沒有人跟車,因為在我前方的不想被我輾過,後方的會越過我Sub4,還有的,會以這條時間線作自己完成時間的依據,所以我一定不可以出現狀況

時間:3小時37分
尚有:3.8公里

從數據顯示,只要保持6分速的話就可以跑進4小時內

但對於不可估計的情況,決定以5:50配速為界線

40公里
見到其他完成了半馬的跑友在一旁打氣,這時候已經忘我地投入賽事中,看見不遠處,偉樂仍然帶著艾瑪,只好大叫:唔好被輾過呀!

到運動場內,手錶顯示尚有3分鐘,進入最後直路終於看到大會時間3:58:20。遠處聽到國際賓向他身旁身後的跑者大叫:你地超越我吧! 超過我就sub 4呀!

英勇的戰士,以僅餘的力量作出最後的支援

我跟偉樂望著1分鐘左右的一條直路,手把手衝過終點線,時間是

3:59:59



心情好激動
雖然過程中並不完美,但實現了當初的承諾

在賽後陸陸續續收到跑友們的情況,原來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真的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我不敢講他們的成績是因我們而得到,但起碼在他們的紀錄中,有我們曾經出現過的足跡

想在一個賽事中增加一些新元素,以一人之力是不可行的,唯有聚集一眾熱心熱情熱血的跑者,才有機會讓人感到:咦,今次個賽事好似熱鬧咗,好玩咗。但最終我們也只是民間非官方組織,只希望可以增加多一點聲音,讓大會作出改變

所以我要感謝很多人
感謝每一個民間補給站及打氣團隊,我知道一眾會員自發組織「民間補給站」

小編知道佢地籌備左好耐,今朝仲凌晨三點開始搬物資,以及一定要等到最後一個參賽者經過之後才離開,而且亦見到好多完成半馬的參賽者,馬上回到跑道旁為我們打氣

感謝很多素未謀面的跑友對我們的信任,因為你們將自己的成績,尤其是初馬、初半馬的,把最重要的一次寄託在我們身上

感謝國際賓,偉樂,阿細
感謝預購車票的團友們
感謝期待4小時列車歸來的你們
感謝Leo設計背心
感謝Morris連夜趕工做背心
感謝攝影大神細偉跑完半馬不放鬆就跑來同大家影相
感謝攝影大神2肥龍因傷不能出賽但卻企足五小時為大家影相
我相信每一場賽事,最美的一定是人與人之間的共嗚,即使在嚴苛的賽事當中

722的跑步異想世界 Facebook 專頁
Run Plus – 路跑家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紐約馬拉松] 一場谷底往上爬的歷險之旅
記 台南星光馬2017
[百日千里2017] 百日 再度千里
[渣馬2017] 復出.由一場全馬開始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