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82%ba%e4%ba%86%e6%8a%bd%e9%a6%ac%e6%8b%89%e6%9d%be%e6%b0%b4%ef%bc%8c%e4%bd%a0%e5%8f%af%e4%bb%a5%e5%8e%bb%e5%88%b0%e5%b9%be%e7%9b%a1_01港台在12月10日推出一連十集雜誌式節目 《有種信念,叫跑!》,這標誌著跑步漸漸『入屋』,『入屋』代表能夠滲入C9這一群眾,她們的話題現在除了「大瘤 」的婚事外,還會留意一下跑步。在他們而言,電視仍是KOL。因此,大至商業機構如保險公司,小至個人如『偽人』都希望抽跑步水,借跑步作宣傳﹑『洗底』或增加在媒體的曝光機會。

抽還抽,都話「唔好打卡當跑咗咯」。PK 豪算是抽得最難看的一個『偽人』。在外國,抽馬拉松水的人不知凡幾。順手拈來,已經有Dean Karnazes,Annette Fredskov,Amy Hughes 和 Ben Smith。不過,他們是『勁揪』的。

真 Ultraman – Dean Karnazes
在2006年,Dean 創下了50天連續跨越美國50個州份,一共跑了50個馬拉松的超級馬拉松賽紀錄,全程約2110公里。整個過程還拍成紀錄片《UltraMarathon Man: 50 Marathons • 50 States • 50 Days》 「超級馬拉松人」。

2009年的第三十三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曾播放該片,我有幸在香港科學館演講廳跟一眾『院友』一起觀賞。當年,全港九新界的『院友』加起來,一個演講廳已容得下。

其實,此創舉對Dean來說一點難度都沒有,Dean每天都會有一課LSD。在片中,他講到有時跑到好肚餓時,而路上又沒有什麼補給,他會打電話到Domino外賣pizza,他會因應著電單車送遞時間,分秒不差去到匯合點取熱辣辣的pizza。

由於馬拉松賽都是在週末舉行,星期一至五,他會自己跑或約腳跑。Dean就像真實版「阿甘」,慢慢吸引了一班死忠粉絲。片裡有一段拍到Dean的一位粉絲,可能因為見到偶像太高興,只顧著同Dean傾計,攬燈柱,斷了幾條肋骨,要入廠,尤幸他趕得及出院跟Dean完成第50個馬拉松。如果你的時間是330,便可陪跑。Dean的故事很勵志,Dean也引發了其他跑手仿傚,用超級馬拉松來引起大眾對於一些議題的關注。

%e7%82%ba%e4%ba%86%e6%8a%bd%e9%a6%ac%e6%8b%89%e6%9d%be%e6%b0%b4-%e4%bd%a0%e5%8f%af%e4%bb%a5%e5%8e%bb%e5%88%b0%e5%b9%be%e7%9b%a101
圖片來源: ultramarathonman.com
%e7%82%ba%e4%ba%86%e6%8a%bd%e9%a6%ac%e6%8b%89%e6%9d%be%e6%b0%b4-%e4%bd%a0%e5%8f%af%e4%bb%a5%e5%8e%bb%e5%88%b0%e5%b9%be%e7%9b%a102
圖片來源: quotefancy.com
%e7%82%ba%e4%ba%86%e6%8a%bd%e9%a6%ac%e6%8b%89%e6%9d%be%e6%b0%b4-%e4%bd%a0%e5%8f%af%e4%bb%a5%e5%8e%bb%e5%88%b0%e5%b9%be%e7%9b%a103
圖片來源: Dragonrun1027

Amy Hughes 連跑53場馬拉松
Amy Hughes的連跑53場馬拉松, 大家可以重溫Fitz 另一位作者Sophia的《連跑53場馬拉松 破紀錄搵真愛》。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worcesternews.co.uk



長跑療傷第一人
可能我跟Ben Smith 有類似的經歷,所以他的故事最能引起我的共鳴。

%e7%82%ba%e4%ba%86%e6%8a%bd%e9%a6%ac%e6%8b%89%e6%9d%be%e6%b0%b4-%e4%bd%a0%e5%8f%af%e4%bb%a5%e5%8e%bb%e5%88%b0%e5%b9%be%e7%9b%a105
圖片來源: gazettelive.co.uk

Ben十歲之前仍有著一個愉快的童年,因為父親是軍人,經常被派駐海外基地,搬屋是家常便飯。十歲那年,Ben舉家遷往德國,家人為了Ben 的學業,作了一個艱難決定,把他送到寄宿學校。小時侯,家人總愛用「送你去寄宿」來恐嚇我,要我聽話一點。寄宿學校就像《Lord of the Flies 》《蒼蠅王》的荒島,當你以為學童是天真瀾漫時,人的陰暗面很快便會呈現出來,開始曉得聯群結黨、黨同伐異,又發現潛藏內心的暴虐天性,以及隨之而來那種大權在握的快感。Ben一時間適應不來家人不在身邊的日子,人顯得很沒信心,很怯懦,這便成為欺凌對象,日子過得一團糟,寄宿學校轉了一間又一間。十三歲時, Ben發現自己的性傾向而感到極度困惑﹑迷惘。

十八歲那年,Ben選擇割脈來解脫,一把鈍的刀救了他。之後,Ben 入了大學修讀心理學,還交女友去掩飾自己的性傾向。這種傷害自己又傷害別人的做法令Ben痛苦不已,他再次仰藥自殺。幸好及時發現,送到急症室洗胃。在人生最美好的廿歲時光,Ben給抑鬱症折磨,他酗酒﹑煙不離手,體重暴增。廿九歲時,Ben輕微中風,臥病在床,首次跟父母真情剖白。之後Ben用了很長時間才重建人生。

Ben的人生轉捩點發生在四年後,朋友帶他加入了一個地區跑會。Ben一接觸跑步,便立刻愛上「她」。從5公里開始到長距離訓練,初馬是2014奧斯陸馬拉松,時間是3小時17分,現在仍是他的PB。由此,他熱愛跑步,還完成了18個馬拉松。

%e7%82%ba%e4%ba%86%e6%8a%bd%e9%a6%ac%e6%8b%89%e6%9d%be%e6%b0%b4-%e4%bd%a0%e5%8f%af%e4%bb%a5%e5%8e%bb%e5%88%b0%e5%b9%be%e7%9b%a106
圖片來源: ft.com

Ben感到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他盟起401挑戰的念頭,他打算連跑401個馬拉松,去引起大家關注欺凌問題和鼓勵受情緒困擾的朋友。為什麼是401個? 由於上一個紀錄是365,Ben 就來個齊頭數400,再加一個勝利完走。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thesun.co.uk

Ben去到幾盡? 他『劈炮唔撈』同賣樓『籌旗』資助 401 Challenge。總共走了10,506英哩,足足是倫敦與悉尼之間的距離,從去年九月開始,今年十月分在Bristol 完走。籌得善款三十萬英磅。其間過程一點都不容易,在第284日,弄傷了背部,必須停下來休息,康復後,他要每天跑一個超馬來追回之前沒走的262英哩。Ben從沒想過調整目標,再辛苦,都沒有放棄,對於完成目標,他是堅定不移。跑馬拉松其間,Ben 到大中小學做了101場演講﹑提高大家對校內欺凌的認知。

%e7%82%ba%e4%ba%86%e6%8a%bd%e9%a6%ac%e6%8b%89%e6%9d%be%e6%b0%b4-%e4%bd%a0%e5%8f%af%e4%bb%a5%e5%8e%bb%e5%88%b0%e5%b9%be%e7%9b%a108
圖片來源: basingstokeobserver.co.uk

正如林又立《沙漠超馬奇幻之旅》一書的封面說「你不勇敢,沒人替你堅強」。

從來長跑鍛鍊的不是體能,而是意志。

Ben就是不讓欺凌得呈。

資料來源: “I ran 401 marathon in 401 days”, FT Magazine, November 11, 2016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乜依家MBA要考跑步嘅?
在香港跑步同跑山,L is Runderful
激辯 – 馬拉松
Pakho,你知唔知道衰咗『柒』宗罪?
Yiu Kwong Chan@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