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八月一日 Facebook 給東京馬拉松報名大塞車洗板,其實又不是先到先得,香港人急乜L嘢唧? 更有人傳大會會因為太多人報,提早於八月三十一日前截龍。又一次見識香港人用屎忽嚟諗嘢另一實證,日本人是用腦袋來思考的,抽籤嘅嘢,多多益善,中不中就各安天命啦。

圖片來源

其實,早早已經有香港人循慈善名額途徑「買位」,保證明年一定有得跑。看到的趨勢是越來越富貴跑友誓要攞到 World Marathon Majors 牌放喺屋企睇門口,多多錢都豪得起。

再比得起,大家都不及呢位跑友咁夠誠意。

圖片來源

他叫 Chandra,一位熱愛馬拉松的印度人。他好想報2009紐約馬拉松圓六大心願,但過了報名日子,於是寫信給大會說願意作大筆捐款以換取名額。

大會回覆感謝他的好意但不能破例,仲話有錢唔係大哂。Chandra 鍥而不捨再去信 NYRR (New York Road Runners),問現時的冠名贊助商 ING 是否在2014年到期,他的公司願意付出「難以拒絕」的價錢來奪得未來7年的冠名贊助。


NYRR 這次扯火了,用詞一點都不客氣回信給 Chandra,說錢我們不是未見過,更多的都見過,紐馬不是用錢可以買得到的,作為主辦單位是不會考慮你的建議。若從善款受惠機構和跑手角度出發,更多的資金可以令更多有需要的社群得到幫助,和令賽事辦得更盡善盡美,NYRR 是沒有理由拒絕你的提議,所以我們破例給你名額。

圖片來源

以上故事完全是杜撰的,但是真有 Chandra 其人,他就是印度巨企 Tata Group 的主席,亦是一各馬拉松狂熱份子。44歲那年,Chandra 給診斷患上糖尿病,當時他是 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 的COO,日理萬機,每月平均15到20天 on the road,每天工作十多小時。當醫生跟他說最佳的藥物是運動時,Chandra 即時說「運動! 那有時間呀?」

聽罷,醫生只說「你是有智慧的人,不會愚蠢到拿自己的健康開玩笑。」You’re an intelligent man. Don’t be stupid about your health。

圖片來源

第二天的早上,Chandra 穿起跑鞋在酷熱的孟買街上跑起步來,幾個月後,他完成人生首個馬拉松。由始他的步伐沒有停下來,先後完成六大 (其中紐約還跑過兩次,第一次就在他當上CEO後數星期)。每年訂下起碼完成一個馬拉松和數個半馬,Chandra 通常在淩晨5時練跑。

當跑步成績越來越好時,波馬要7小時,紐馬已進步到5小時內,職場更得意。在2009年,Chandra 給任命為 TCS 的 CEO,到現在成為 Tata Sons 主席,須知道他不是 Tata Sons 最大股東 Mistry 家族成員或娶咗佢個女之類,他是憑『食力』的。

圖片來源

在訪問中,Chandra 說跑步把他帶進另一個世界,跑步令他平靜下來,給他反思空間,還令他更堅持。既然跑步這麼多好處,Chandra 索性在公司內建立跑步文化,TCS 的贊助更推廣到阿姆斯特丹、新加坡和孟買。

圖片來源

Tata 的員工都開始養成跑步習慣,並且要『膠功課』把里數上載到公司開發的手機 app 內,每公里都會轉化為捐款,支持癌病研究和長者服務。在2014年,全球30萬員工累計合共跑了600萬公里,相當於環繞地球150次。

資料來源:  How Tata’s New Chairman Plans to Fix India’s Biggest Company, Fortune

編按:Tata Group為印度百年企業,在印度聘用超過60萬員工。最廣為人知是汽車生產部門,他們以1600美金售價,推出 Tata Nano小型轎車,改變了印度人以電單車代步的習慣。而該部門亦收購了Jaguar、Land Rover、Chery 等知名汽車企業。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神力索OL Amelia Boone
有超邪惡食物 當然有超邪惡山賽 The Barkley Marathons
30年來30個改變跑步的關鍵時刻 (上)
你唔夠薑著出街的wearable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