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蘋果日報

認識猛龍,源於參加香港單車節時…

「雙人單車?!咩玩法?」從來認為雙人單車只會出現喺單車徑嘅我…

認真一望,盲人?

真的假的?(台灣人上身)

自己從來不是各大群組活躍人士(院友),絕對只係花生友一名,但因工作關係…

單車節後個零兩個月,客人K小姐:「想你俾個報價猛龍去石垣島馬拉松呀⋯⋯」

Why not? 唔賺都做!唔蝕錢咪得!(絕不涉及任何偉大mode,自問個人絕非宏大崇高清高之輩,反正咁岩要交頭數俾賽會,順個靚便咁解啫)

基於事前已經對猛龍有初部了解,死啦……沖繩最常係食燒肉同 Shabu Shabu 得唔得架?!一陣燒親隻手我咪大檸樂?!

「得架啦,我地平時打邊爐都無問題呀!共融嘛!」猛龍嘅總幹事阿Kim

「猛龍隊」發起人莫儉榮(阿Kim),及聽障領跑員楊玉榮(Eric)

阿Kim 又真係無老點,幾日行程食得招積,買得出色,仲要系羊群效應下我幾乎命喪三間牌Outlet

Oh sorry,運動平台喎,講返場馬拉松先,咪比賽前一日去Expo,嗰朝上線,大會水站好多水飲好多野食,沿途好多人打氣,跑完!

版主,岩晒版規啦…

圖片來源: 猛龍長跑隊 Facebook 專頁

講下笑姐,呢隻馬既詳情相信好多跑友早前已經詳盡分享過都應該唔洗我點再介紹,回一回帶先,我同猛龍既故事不如由賽事約17-18km處開始講起(記得係咁上下啦,攞個意境咁姐)

話說 12月那霸馬賣浄幾個位,俾老細推左我跑人生初馬,53.20%完走率結局係點都唔洗多講,但基於2016沖繩馬悶到發瘟咁,坐左喺終點5-6個鐘等團友跑完嘅關係,挫敗到極點嘅我,都係決定跑返個24km組別玩下(雖然係一早報左,但那霸馬一役後真係諗住做逃兵)

當跑完頭幾km後打氣聲慢慢遠去,到17-18km氣餒感慢慢又湧出黎(那霸馬嗰條長命鈄就係咁上下開始),因為職業病不停會留意住見唔見到自己既「客」關係,無意嘅回望發現其中一位猛龍隊員炳業,同佢既領跑員Morris已經來勢洶洶咁衝緊上嚟。

炳業與Morris 圖片來源: 猛龍長跑隊 Facebook 專頁

首先講,雖然我一再強調並不是什麼道德L,令我O晒嘴嘅唔係因為佢哋係視障人士,而係炳業佢嘅身型,會令你絕對諗唔到佢係猛龍喺24km面最快嗰個。基於自己都係一般見識嘅市井之徒,當時心諗:「炳業都得,無理由我唔得掛!(我睇落都係Fit架…重申…係睇落)」最後6-7km立即好似如有神助,一直保持系炳業前方50m左右(唔好問我點計到50m出黎),最後500m準備轉入運動場之際,領跑員Morris大叫:「一齊跑埋最後呢段啦!」「好!」都係嗰句,why not? 係唔係都PB,除非搵到另一個海外馬有24km 嘅啫(歡迎提供)。

入到運動場,最後呢400m絕對改變人生,不其然咁開始幫炳業打氣(雖然佢未必需要),提示叫佢最後100m直路向周圍嘅觀眾揮手,佢係值得獲得掌聲的。(石垣馬係非常支持同關注殘障選手,例如伴走員係不需付報名費,除完賽無牌之外,一般參加者會有嘅,伴走員一概都有)

一同衝線一刻(死都要快佢兩秒,依然係市井一名)雖然我唔係炳業嘅領跑員,但都有一種一起完成既感覺,而且非常深刻,睇返大會衝線相,自己真係由心咁笑出黎(以往一向都係「終於頂完」嗰種樣衝線)

衝線一刻

基於「死都要快佢兩秒」呢種感覺長留左喺心中,返香港之後有日阿Kim同我講:「猛龍慈善跑預左你架啦!」,二話不說就報左名。

跟住又有一日阿Kim又同我講:「我地3月25日系中環海濱攪左個 “幪眼100大挑戰”,籌善款遠征澳洲黃金海岸馬拉松呀,預左你架啦!」

「乜咁岩呀 !? 你又知我要交人頭呀? 我黃金海岸報左半馬喎!咪住先,幪眼跑玩咁大!?」 不過基於爲左有人頭交,我答應咗…

大家幫幫手,我挑猛龍機就靠晒你地啦!死都要快佢兩秒!

請支持我參加3月25日 「幪眼100大挑戰」!!

當日共有12跑手一齊幪眼跑,合力完成100公里。這個壯舉有賴大家支持!大家每捐款$500,我地就會幪眼跑一公里!捐得多,食幾多!

活動所籌得之善款,將用作支持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發展「猛龍長跑隊」、成立「猛龍學堂」以及用作七月份遠征澳洲黃金海岸馬拉松之經費,以鼓勵更多殘障朋友「走出來」,擴闊社交圈子, 融入主流, 創建一個更共融和諧的社會!

捐款詳情@fringebacker.com

https://www.fringebacker.com/zh-tw/event/pfs-fearless-dragon-charity-run-2017/top-fundraisers/

猛龍長跑隊 Facebook 專頁

香港傷健共融網絡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猛龍的靈魂] 好朋友 阿KIM與玉榮
[逆著風專訪] 香港慈善首映 支持猛龍隊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