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世界哈囉喂] 好朋友 阿KIM與玉榮 2
2015中環街馬
豎起右手姆指,豎起左手姆指,合起來,就是好朋友的意思。這手語是猛龍隊靈魂人物—阿KIM跟玉榮教我的。

阿KIM (莫儉榮)同楊玉榮(Eric),一個看不見,一個聽不到,但一樣跑得勁,還取了「盲」同「聾」的諧音,組成「猛龍隊」,成為香港第一隊由視障同聽障人士組合的跑步隊,附屬於非牟利組織香港傷健共融網絡之下。二人由2011 年起,攜手完成過澳洲、台北、上海以及香港嘅馬拉松,一次又一次克服42.195公里。

以前阿KIM由健全人士領跑,亦是剛開始長跑的時間,吃過不了苦頭,簡單如路上一個小壆,健全人士能夠輕易避過,但少一句提醒,阿KIM就會撲個人仰馬翻,有時連水站整張檯的水都會撞瀉。無方向感之餘亦缺乏距離感,最初挑戰十公里,阿KIM作為短跑好手,好快就問「仲有幾耐?」,領跑員話一公里,誰不知一公里又一公里,但終點卻遙遙無期。原來,賽事只過了五公里,所以阿KIM有一段時間嚇怕了不敢參賽。不少人在長跑運動中成長,看不到的跑手更是如此,要堅持除了有充足的體能還有極平靜的心境,在一左一右這個單調節奏的黑暗當中邁步向前。這種感覺阿KIM形容為「未到想快d,到咗嫌太快。」

2011年黃金海岸
2011年黃金海岸

阿KIM還未遇上玉榮的時候,靠的鼓勵除了一公里的善意謊言,還有近在咫尺的美女和穿一件頭泳衣的男子這些奇妙幻想。但新的領跑員玉榮也有自己的幻想,因為阿KIM對他而言,就像是平常工作中,需要他帶散步的一匹馬,累了吃吃草,喝喝水,因為他是從不說謊的馬伕。

兩人最難忘的當然是第一次挑戰全馬就到了澳洲的黃金海岸去跑,他們的策略是每過一公里,玉榮就會拍阿KIM一下,而阿KIM有需要,就做飲和食的手勢,肚痛就指一指肚,這樣的溝通都足夠完成全馬,讓我想起一首詩歌「無言無語亦無聲音可見,神的大能卻在世上知曉」。

跑到廿多公里,阿KIM幾近放棄,喝水的時候更有一種被淹沒的感覺,但玉榮不用領跑常用的繩,而是翹起阿KIM的手,像情侶戰爭走難一般,一直跑到安全區,完成了二人合作的首個馬拉松。

阿KIM明白到「終點唔會因為我殘疾搬遠咗,亦唔會因為我殘疾而搬近咗」,而最神奇的地方,不是猛龍怎樣能突破一加一的障礙去完成長距離,而是看不到,聽不到拍擋還可以建立出來的信任感,不離不棄,好像永遠都會肩並肩在人生路上跑下去,直到一天跑不動為止。

跟他們見面到尾聲,我問阿KIM,在你想像中的玉榮是長得怎麼樣呢?他說是嚴肅的。我叫他親手摸摸玉榮的臉,原來他從未試過。他摸摸耳珠,說他會很長壽,他摸摸鼻樑,說他大鼻子,估計他輪廓很深,應該是一個帥哥。

阿KIM說除了太太,沒有人比玉榮更重要。
玉榮指只要阿KIM不放棄,他也不會放棄他。

無聲勝有聲,看不見而心清。這種夥伴的精神,出生入死,讓其他人敬佩。阿KIM作為一個組織的負責人,心中有一個夢,希望讓更多人去見證他們超乎常人的能力,在將來他們舉辦的賽事中,可以成就更多對阿KIM與玉榮。

兩個人四手四個LIKE,有機會的話找你的好拍檔一起跑下去,跑進他們這個拍住上的世界。

[共融世界哈囉喂] 好朋友 阿KIM與玉榮 3有興趣支持這對好拍檔和一眾盲聾跑手,歡迎參加共融世界哈囉喂5公里跑 (10月23日)

活動收益將用作支持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的工作

詳情: http://www.hkday.com.hk/event/Halloween_GO/register.php

香港傷健共融網絡:www.facebook.com/HKNPIS/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金SIR教室] 全城街馬之看不見聽不到的矇眼跑體驗
跑步 究竟是為了什麼?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