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田總今次又柒出香港,辣㷫了七萬四千幾位馬拉松跑手 (根據籌備委員會主席高威林說法。但其實全馬名額是17500,半馬是21500,十公里是35000,另外有十公里及三公里輪椅賽,名額分2050)

圖片來源

本來大家好『鳩興』不用再穿『柒步』tee,終於有件啱「人著」的耐克dri fit 跑步tee 啦,點知都係唔L使著,因為這兩日攞衫時,會給強監你要大一個碼。有跑友在取衫攤位度大吵大鬧,粗口爛舌(咪就係我囉),誓要取回報名時填上的現在已成為珍品的XS碼。同行友人都看不過眼,叫我「唔好難為啲細嘅。X! 咪又係衫一件,嘈嚟做咩,放鬆啲啦! 童子軍跳彈牀,scout 彈彈喇!」

圖片來源

友人正好說出了重點,田總做事就是抱著這種心態。報名時不是有size chart同問跑手要什麼呎碼的tee? 做了等如無做,呢啲叫『鳩做』。

友人繼續向我開火「攪一個比賽咁易呀? 有得跑就跑啦,咁多聲氣,敘利亞啲人想跑都無得跑呀,都唔識感恩。仲有你跑步就係為咗件衫呀? 跑步嘅意義,你忘記咗喇? 最後,咁L叻,你攪吖,街馬咪又係一劈屎。」

「敘利亞打仗關我爭取要求的size L事呀? 點解一定要同差過自己的地方比呢? 日本一個鄉下地方賽事,人力物力極其缺乏之下,都可以做到男女裝齊款齊碼,點解香港做唔到」我反駁。

「我都有攪公司活動的經驗,訂製活動tee時,我會準備size chart 和各個呎碼的樣板放在部門秘書度,讓同事試穿後填寫google docs。然之後 download 成為 Excel,資料齊全,一目了然。一些受歡迎的呎碼再預一些buffer,便同廠家落訂單。係呀,好L難架,當時我找丘成桐幫我」我繼續說。

「你都黐L線,我針對係件衫呎碼安排事宜,你同我講成個比賽。若要討論跑步意義這形而上題目,我另外搵機會同你分享」我繼續轟佢。

「田總早早戴了頭盔,自己睇啦,你要求的不一定有。」友人指著 disclaimer 給我看。

「阿哥,開始咗個零鐘就派哂? 係咩嘢玩法呀? 早知係咁,之前填嚟托咩。不如 one size fits all 好過啦,橫掂都係求L其」我已經同佢無計傾。

喺呢個危急存亡之秋之時,香港人發揮「自生自滅」本色,在Facebook 發報不同呎碼的詳細呎吋照片,等未攞衫的朋友不會『西遊記伏妖篇』,中伏 -> 再『妖』一聲。更有人發起 香港渣打馬拉松 2017—交換跑衫,希望可以協助其他跑友互換跑衣不做成浪費。

在整件關公災難中,田總只卸責給前線的童子軍去交代和受靶,情可以堪呢? 這圖最能表達整件事各人取態和感受。

圖片來源

PS. 我當時沒有在 counter 發癲,更沒有同童子軍講粗口,我只是 dramatized 了寫出來。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唔想DNF 可以點樣?
[世界這麼大 癲人何其多] 修女也瘋狂
[世界這麼大 癲人何其多] 耄耋之年要sub 4
至少還有跑步
Yiu Kwong Chan@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