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渣馬遇上圓月
渣馬有些組別會凌晨起步。(立場新闐圖片)

自2014年跑完第一隻全馬後,我不知不覺之間成為了訪問對象,給人「專家」的印象。不時有人指著自己的跑鞋,或傳一張跑鞋的照片給我,誠懇的向我查詢 : 「我這雙跑鞋合適嗎?」真是受寵若驚,只希望不會誤人雙腳!

當然不少朋友會問我: 「你會再跑全馬嗎?」我爽快的答: 「會。」聽來沒有半點猶豫,但心裡確知再一次備戰很不容易。跑步家有云: 「It is actually more difficult to get to the starting line than the finish. 到達起點其實比抵達終點更艱難。」

在四個月的認真操練裡,跑步不單是生活的一部分(part),更進展成為了一個優先(priority)。你要將能量聚焦其中,不容許任何合情合理的藉口,包括天氣太熱或天氣太凍、沒有心情或沒有精神。除非生病或受傷,按時操練是定律。我的規律是每星期3次,兩短一長。

除了「紀律」(discipline),也可讓「發現」(discovery)帶動你的練習。 常言道:「月有陰晴圓缺」,但有多少人會注意月亮的細緻變化? 不要說佇足觀賞她的形貌、她的光采? 就是因為備戰全馬,我才從月光的漸變中,深刻的覺察到每一天、每個月的流逝。當我在夜幕下奔馳,仰天忽見一輪圓月,今夕應是十四、十五或十六了。

今年的賞月夜或追月夜,來個夜跑也不錯。若你跑渣馬的頭幾場賽事(5至6時左右的),月亮是有機會陪著你跑的,Moon-running,COOL!

2016年渣馬會在農曆十二月初八起跑。就算看到月亮,也是這個上弦月。
2016年渣馬會在農曆十二月初八起跑。就算看到月亮,也是這個上弦月。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跑女去跳舞(五)—等我跑完隻馬,我會跑回舞台!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廣告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