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我是在1993定1994年認識盧巧音 Candy Lo ,Skinhead 造型的她是當時香港獨立樂隊Black & Blue 的主音之一,樂隊的另一位主音好似是 Charles Chan。那時她20歲未到,十分「勇武」,以此形象在昔日的搖滾聖地高山劇場開演唱會,奇景是表演舞台前面站著的男觀眾是會大聲講粗口,叫 Candy 剝衫。

1994年 Black & Blue 擔任香港 Hard Rock 樂隊 Anodize 首次個唱的 opening band,Candy 在演唱完第一首歌之後,十分淡定的跟在場 Anodize 歌迷說: 「唔理你地鍾唔鍾意,我地都會把歌完佢。」

我喜歡盧巧音更甚於王菲。93定94去完王菲的紅館演唱會後,我決定以後只買她的盜版CD。一晃眼,26年過去,榮升C9仔的盧巧音跑起馬拉松來。現在我又從新愛上她。

知啦,知啦,你跑馬拉松吖嘛!

圖片來源

2013年華爾街日報有一篇名為 OK,You’re a Runner. Get Over It 的潮文好頂癮,goes viral。 刊登之後在美國長跑圈子引起熱烈討論,Runner’s World 都有作回應。我以前經常在 Facebook 出 post 講今日索了幾多K,心率多少,再輔以路線圖和绽爆mon的 top shot 四六臉車頭相 selfie,都好趕客吓。

跑馬拉松,特別是海外馬拉松,我會在比賽日的前四後六個星期不停洗版。終於有一次一位四肢不勤的朋友按捺不住,留言「你跑馬拉松,關我鬼事咩!」(當然不是個「鬼」字啦,自己諗),然後 unfriend 了我。

那為什麼不是盧巧音踏單車,渡海泳,又或者玩 Spartan,CrossFit 呢?

圖片來源

是因為跑步揀了她。

Candy 接受雜誌訪問時說2002年的《好心分手》大熱把她的歌唱事業推到高峰,但卻將她拖進人生的低谷,因感到壓力佷大,整個人失去動力,出現焦慮徵狀,更經常失眠,體重跌至只得90磅。後來去看醫生,發現患上抑鬱症,更不幸的是她老公 Sammy (組合Kolor主音) 都同時患上抑鬱症。

醫生提議他們多做運動,但由於 Candy 左腳有傷患,行得快一點都感痛楚,起初很不情願,但為了早日康復,她也願意一試,開始跑起來。跑步以外,Candy 不時會同老公 Sammy 行山,早前更野生捕獲發哥,發哥並主動要求合照,發哥是跑神,還給 Candy 初學跑步的貼士「身體是自己的,後生仔不要去得那麼盡。」

圖片來源

有人喜歡團跑,Candy 就喜歡獨自一人跑步,希望測試自己的應變能力,看看自己能否面對途中遇到的突發事情。一個人跑時,好容易會hea跑或放棄,這更能鍛鍊到意志,叫自己堅持今天定下的跑步目標。正如蘇凱男教練說:「跑步從來鍛鍊的都不是體能而是意志。」

Candy 跑齡兩年左右,其間她不斷的自隊不同距離的練習和先後參與5公里和10公里賽事,今年她決意克服畏懼,毅然跳級,3月10日會到日本名古屋參加女子馬拉松,雖然未知完賽時間是否理想,但都會盡力跑,希望戰勝自己。

圖片來源

跑步成為了她人生的轉捩點,助她擺脫抑鬱症,讓從來覺得自己沒有運動天份的她,開始每日跑步的生活習慣,她說:「跑步是對自己一種承諾,不一定要每天打破紀錄,是心態上希望做得更好,堅持自己定下的目標,說得出做得到。」

在 OK,You’re a Runner. Get Over It 一文中,作者 Chad Stafko 問為什麼是跑步,跑步除了門檻低之外,跟其他運動又有什麼分別呢? 他指出跑步是一種最容易 to see 和 be seen 的運動,他是這樣形容跑步的:「There is no more visible form of strenuous exercises than running.」沒有一種激烈運動比跑步更顯眼。當跑在街上時,跑者就是最吸晴,最引人注目的。再且,跑步加上 Facebook 更令我們上了呃 Like 癮。從跑步中,我們得到平日生活中少有的別人注視的目光和讚賞。每個人都渴望被關注,被欣賞,被 follow 來滿足人皆有之的虛榮心。

把「自戀」留給自己

圖片來源

曾經看過一本跑步書,作者寫到跑步為他帶來什麼:「是跑步讓我認識到我是誰,同樣重要的是,它還讓我認識到我不是誰。透過跑步,我了解我的身體,還明白到自己有照顧它的責任。而且,越是去鍛鍊身體,我就越是明白,假如我們沒有健康的身體,他們就不能達到心智上的健全,也不能令精神上致臻至善至美。我的身體受過刻苦的訓練,這告訴我是一個認真仔細的人,我擁有一種自我價值感,以及更為重要的東西: 自律。」

作者帶出自戀也可以好健康的。一口氣索完十K,你一定會佩服自己,會特別欣賞自己爆哂汗的身體和臉頰,也會因為見到將濕答答的背心扭出汗水時而感到十分療癒。你佩服自己的自律,你往返地獄與人間,主動自殘身體,接受折磨,跑了這麼一大段距離,你戀上堅毅的自己。這種自戀,比起拿起手機 selfie 然後P圖放上FB,IG的那種自戀更健康。

圖片來源

經過艱苦訓練去跑馬拉松,你方會享受這個 celebration run。我的初馬是新加坡馬拉松,比賽前一課30公里都沒有跑過。比賽當日我在28公里之後已經爆咗要行,暴曬著步行回終點,我問自己邊個話馬拉松好好玩的? 我沒有因此討厭馬拉松,我只是憎恨自己。當時我已決定這是我第一個亦是最後一個馬拉松。衝線後,我即刻想著要跑兩個月後的渣打香港馬拉松去復仇。

圖片來源

馬拉松特別之處就是即使你只是市民跑手,你都可以跟世界級冠軍選手同場比賽。

又有什麼比賽當你大比數輸給第一名時,你仍會感到高興,只有馬拉松。

當你在第一名衝線時,你仍只是在半程折返點掉頭,兩個小時後你先回到終點,你仍會臉帶笑容。冠軍只得一個,但其餘所有人都是贏家。

圖片來源

馬拉松賽道上,每人都有自己的目標,有的是時間,有的是快樂完走,沒有誰的目標比其他人的目標更高尚,更偉大。在3月10日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谷友 Daisy Lam 會為她人生中最貴的一條頸鍊努力,目標是唔好死返到終點,由禮服男替她掛上這條血汗 Tiffany,現在再加上淚。

谷友 Daisy Lam 同盧巧音會不會成功? 我只知道她們一直都很努力。

Candy Lo 盧巧音 Facebook 專頁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4642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Google話你知跑者有幾令人討厭
渣馬,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時間只是一時 靚相卻是一世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