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 Wong 女生跑步最近朋友見面時,都對我說︰「你變了第二個人。」
或是︰「明明你以前踢都唔郁架喎。」
或是︰「你做乜多左咁多朋友﹖」
或是︰「其實你唔好再跑,你睇你又黑咗。」
或是︰「你仲跑做乜,你已經瘦到似非洲人,唔使再減了。」
家人會說︰「點解要攞苦來辛玩馬拉松﹖你睇每次都有人死架,你咪玩tim呀!」

乜跑步一定係為減肥?
你覺得跑步辛苦,我夠覺得坐喺度煲劇好辛苦。
馬拉松有風險,平日搭車發生車禍的風險咪仲大…..

只係,每個人每個階段做唔同的事情。
每個人有不同的選擇。
我揀咗一樣令自己開心的事去做。
趁著還算年輕 (隨便嘲笑吧) 沒有負擔,
朝著一個目標去。
旁人或會笑我笨,
但至少老了我不會為未曾笨過而後悔。

黑白肥瘦又何干﹖
我又不會一世做瘦骨仙,
況且我很感恩我肥過。
不跑步也不會白得去邊,
肥美又好黑柴又好最終都是會歸塵土。

無錯,我以前真係踢都唔郁,我試過喺公司伏在枱上三粒鐘令同事以為我死左。
人人都有過去,
未來那管是一秒之後發生什麼事都無人知道,
我希望在人生的每個moment都在做自己享受的事,
目標不一定最遠大的那個,
但至少我活過。

Sandy Wong facebook 專頁

更多:
安多酚也是一種毒癮
我愛晨課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