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足跑] 大美督綠色半馬大尾篤晨曦 赤足與英耆
踏入11月,跑步賽事漸頻密。1號頭盤菜事,便是每年例必捧場的綠色半馬。此日天陰,氣溫清凉,適宜長跑,清晨到來的健兒,迎接大尾督晨曦。

脫下自製的簡便卷邊鞋放進隨身腰囊,也可隨時取出,應付不明路况。這是本賽季第一個半馬,上綫時,與同行的跑友大哥成及78歲前輩周渭川合照。前輩擠出招牌卡通笑臉,一幅慈祥福相,他可能是本賽事最年長的參賽者。現在許多賽事經網上報名,還有些衹設英文,成爲前輩報名的攔路虎。筆者這個盲毛,衹好勉爲其難,剛幫忙前輩報中國沿岸的半馬賽事。跑前合照,還有另一赤客DonDon Wong。身旁跑友訊問爲何赤足?赤足可以重建因穿鞋而遭弱化的肌腱;可以導向順符自然的地心引力(前掌先觸地)跑姿;還可隨時接收回饋,糾正跑姿的偏差。

跑友多巳習慣早起,摸黑出門舟車轉駁,來到偏遠的大埔郊外參賽,清晨7時鳴槍起步,並不視為苦事。

大美督原名大尾篤,好事的主政者改爲諧音,便不能知其所以然。

綠色半馬赤足跑7
最左: 周渭川 最右: DonDon Wong

前段謹慎保守 後程揮手提速
我們甫出大尾篤,很快便到達著名的新娘潭大上坡。這里曾發生奪命單車意外,此後立例,必須落地推單車通過。起步易受羊群心態影響,打亂個人的步調節奏。一向以慢跑作熱身,起步不會太快。預設完成時間2小時以內,均速必須保持不逾每公里6分。多個長命斜,難免6分許,有時甚至達7分。落斜及平路時,則保持5:30左右,未敢盡放。除奪命斜的一小段新鋪設瀝青路面,較為粗糙刺脚外,沿路基本友善,宜於赤足。半途折回點,録得59分許,以此時間推測,必須加快步伐,才可保證達到目標。


前半程過於保守,目前脚下狀態良好,於是決定加快速度。中慢速時,擺手衹是平衡身體的作用。若要提速時,深長地呼吸, 努力向前轉髖,積極揮動雙手,便如指揮棒,自然地便可凌空跨步,持續奔馳。

下坡擊撞 容易受傷
上坡雖然略爲緩慢,决不鬆懈放棄,可以在平路追回時間,下坡却需要小心處理。半程之後,上斜漸多步兵出沒。下坡時,苦盡甘來的跑者順勢而衝,身旁衹見跨大步撞地,伸直膝蓋,鞋踭拍擊,連續放縱發出巨響。這魔鬼誘惑奏出的交響樂,是通向脚患的捷徑。

多年前便曾在此賽道受傷,許久才能夠痊癒,從此苦思良策。人們同意跑步必須輕盈,爲甚麼下坡時,却不由分説重擊地面?!

挺身體勿太仰 細步幅密步頻
練習姿勢跑時,曾嘗試用前掌快速流轉,來扺抗下坡的撞擊力。逐漸體驗到,下坡首要的大忌,是放縱脚踭撞地;身體仍然保持挺拔,勿過份後仰,前傾角度隨速度而自然調整;可縮小步幅,密步頻積極地移動。回程的新娘潭下坡路,是連綿不絶的長長斜坡。採用下斜跑姿,漸漸超越疲乏脚痛者。(此時,快脚早已絶塵而去。)要命的落斜後,迎來又一個上坡。此後,是最後的亡命斜,也是最易忘形受傷之地。若長途苦撑後,肌腱已呈僵硬,便不宜强行衝綫。

衝過圓拱門,窺見側邊的時計,勉強仍未逾預期(1:58許)。收步後,才發覺前面有大會鏡頭和計時膠地席。感謝友善的路面,完成赤足半馬後,脚板並無作出抗議。雖然未超越以前紀錄,但可以暢快奔馳,便是滿足。

(賽道似乎略短,未足半馬之數。另外,所提供免扣針的號碼布,其背後的膠水不盡可靠,遇到有些T恤布出汗濕後,便有可能自行脫落。)綠色半馬赤足跑2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赤足跑] 錦田米浦大江浦 半馬新界邊境游
[赤足跑] 臺灣阿里玉 步頻與步幅
盧松昌@Fitz.hk

廣告
盧松昌
三十幾年長跑經驗,近年因腰傷問題,潛心改良跑步姿勢,採用「羅曼洛夫姿勢跑」。2015年1月,受台灣跑者影響,第一次嘗試赤足跑,並於渣馬全馬賽嘗試一小段以赤足比賽,發現頗有成效。與葉伯是多年好友,現全力舉辦葉伯紀念盃活動,並開設facebook專頁「赤足微步」分享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