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I got a theory。如果你生來就是一個仆街,跑步之後,你是不會變得無咁仆街,反而你會成為一個仆街中嘅仆街。如果你本身並不是一個仆街,跑步對你的品格是起不到任何正面影響的。千祈唔好信個條「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跑友話跑步令自己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最起碼在香港人身上起不到什麼作用。

仆街的其中一個特徵,就是要成個太陽系圍住自己轉,學術些的講法是自我中心,self-centered,self-importance。

自我中心到一個點

圖片來源

「六大馬」之一的東京馬拉松已於9月25日公佈抽籤結果,今屆全馬組別報名人數一如以往地熱烈,報名人數達33萬位,中籤率只有8.28%,但跟上年相比已經增加了0.08%,因為今屆參賽名額人數上升達至 27,370 位,比上年增加1000位。

當天早上我已經聽到有香港幸運兒,因為之前執輸行頭先到先得報了京馬,依家先至來淆底,擔心3星期內食唔到兩隻馬,決定放棄東馬名額,那當然不會付12,800日圓報名費啦。類似放棄名額事件已經屢見不鮮,有一年是因為之前一星期是京都馬拉松,有人擔心跑不到連馬而沒有在時限付報名費。另一次是東馬撞正農曆年,有人嫌機票和酒店貴而浪費抽中的名額。另一個個案是兩個去廁所都要一齊的好朋友,一個抽到另一個抽唔到,因為唔可以手拖手衝線,不跑了。

我不清楚會不會因為這種行為而令主辦單位對香港人「另眼相看」。正如有港人遊日本一次又一次訂旅館、料理後 No Show 留假地址電話走數一樣。去年年初日本飲食資訊網 GuruNavi 宣布推出多語訂枱服務平台,旅客必須先刷卡付費,防止甩底,明顯針對中、台、港。港人成團結隊遊日時,最喜歡一次過預約十數間餐廳,臨到食飯時才選定一家, 其他就放飛機,在港可謂見慣不怪,全沒意識到放諸講信任,不給別人帶來麻煩的日本是超錯。


所以你不打算跑,抽來托咩?

我來找數呀! DLGH

圖片來源

另一個例子我在《跑步培養不到好品格》中分享過。從2012年開始,東京馬拉松在確認信上大大隻字寫明一定要親身携帶護照領取號碼布,而在 Expo 亦先要出示護照和信函方可進入領取選手包櫃台。因為之前一年發生了一件事,我的朋友嘅朋友係忙過美國總統,忙到要星期六黃昏才抵達東京,趕不及在 Expo關門前領取選手包,於是托我的朋友代領,我的朋友是「使命必達」 type,所以同在場職員火拼,叫你話得事的賽事總監出來同我講。理由分別是,第一,信內沒有寫明禁止代領,神邏輯是無寫明唔得即係得啦; 第二,其他地方都得,為什麼你們不可以,香港賽事是可以授權代領的,神邏輯是存在 (第二度) 即是正常﹑合理,典解人地得,你唔得,都唔識轉膊。

你知我們香港人抗爭起來有多勇武,若用於其地方上,不要講普選,獨立都爭取到返來。他成功 made a scene,令出名事事講規矩的日本人跪低。他沒有做錯 by Hong Kong standards。之後主辦單位就 DLGH,出年我就寫到明,仲放埋人喺度截查你班冚家剷。

衝圈衝出火

圖片來源

2018年10月4日明報專訊的報導,報稱正職為空中服務員的休班女輔警盧婉茵 (39歲) 今年1月28日與友人在葵涌運動場跑步時,疑不滿12歲女童從後超前,涉嫌襲擊對方,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

張姓女童練跑時想改跑其他跑道時,越過被告及其男性友人,被告指女童不禮貌,繼而抓住女童膊頭想推她,女童稱自己當時「嚇親腳軟」向後退,被告行近打女童面,再抓住女童衣領並摑到她的鎖骨。女童跌坐在草地,被告再指著女童大聲罵「你唔好走,你邊度㗎? (打錯,應該是邊間學校㗎)?」,女童於是跑回教練所在處求助。

教練上前截停被告問被告「你點解打我學生?」,被告卻指「你啲學生啱啱啱撞到我,你邊間學校㗎? 我要去教育局投訴你!」教練於是報警,被告事後到瑪嘉烈醫院驗傷治療。

事主作供時稱當時跑步速度比慢跑快少少,當跑到被告及友人一、兩個身位之後方時曾講「唔好意思,唔該借借」,指自己聲量足以令人聽到,同時有收步減慢速度。

女童指最初未有為意被告與友人,直至事主姓郭的同學曾與她說「前面個兩個人啱啱鬧我地喺佢地中間穿過」。事主作供時稱,當時在跑道上向被告說「唔該借借」,被告隨即轉身推她肩膀,責罵她「妹,你仲過嚟」,並掌摑其臉及抓傷她肩膀。

運動場是一個容易產生磨擦的地方,由 locker 到跑道,如果大家只顧自己而不考慮其他人,不懂得互諒互讓,分分鐘跑出火來。自己都曾經在衝圈時跟不懂運動場跑步禮儀的人發生爭執。當被人阻我衝一個1分40秒的400時,真係好想打人,BTW,我從來都是一個仆街。當對方話「睇我呢條喺度鳩衝嘅仆街唔順眼時」,我又何嘗唔想大巴大巴咁摑你呢個不懂禮儀的冚家剷呢?

睇L住呀

圖片來源

另一個經常出現衝突的地方是單車徑,來自東方日報的一則八年前的舊文,兩名青年晚上在大埔海濱公園單車徑踩單車時,前面有兩名男女跑步,青年響號提醒,兩男女疑情急迂迴而跑避開,其中姓李青年的單車因閃避不及與跑步男子相碰,雙方受輕傷。

期間,三十名單車手途經了解,其中車手羅振奇指當時見到很多行人在單車徑跑步或放狗,曾向到場調查的警員投訴,但警員聲稱分身不暇,並在調查完後收隊。他們致電大埔警署求助,惟警方稱人手不足,稍後才派員處理。

直至深夜十一時許,始有兩名警員巡經,但沒有勸喻行人離開單車徑。羅與友人不滿,齊往大埔警署遞交投訴信,要求警方關注單車徑被行人佔用問題。

八年之後,情況並沒有改善,我的 road bike 朋友話踏單車徑危險過踏吐露港公路。有一次他在單車徑操車時遇上女跑友,當時女跑友失驚無神突然 U turn,友人來不及剎車,只好扭軚避她,怎知撞壆飛墮落地。幾皮嘢的 Cannondale 即時報銷,個人前衝撞爆下巴,血如泉湧,手腳都擦傷流血。女跑友不單沒有上前了解友人傷勢,看著眼前的一個血人竟然無慟於衷,丁點兒歉意或內疚都沒有,並說「睇著呀嘛」,吓! 唔係應該妳睇L住咩?

在《跑友最怕見到的三種「鳩鳩」》一文提過 Santa Monica 是可以人車狗共處,近啲的港豬鄉下日本,單車甚至會踏上行人路。為什麼其他地方得,香港唔得,講到底,都是仆唔仆街的問題。

地球已經沒有力量阻止跑鳩跑步

圖片來源

香港人出哂名熱愛跑步,烈陽跑、落狗屎跑、打風跑,這現象我已在《掛波跑,興L咗九世啦! 》一文中詳細探討過,於茲不贅。今次「山竹」吹襲,星期日早上仍然有人上華山或到海邊跑步吹吹風。怕咩唧? 有事 call 消防咪得囉,這不就是自我中心的典型人格。

持續10小時十號風球的強颱風「山竹」吹襲香港後,市面可謂滿目瘡痍,許多大街小巷都佈滿被強風吹倒的大樹、招牌、雜物等,甚至有大客車被大樹壓毀擋在路中。這時跑鳩們最關心是小西灣運動場浸成點、寶雲道同青公仲跑唔跑得、平時跑開的路線有沒有影響。我都十分關心『超雲』,但不會爆響口,不會落波後立刻去視察現場,我只想到正確事情要在適當時間做而已。

在 Facebook 上,我見到一張智利女仕 Carola 發起自己社區自己救的行動照片,一班將軍澳居民正忙於清理海濱長廊時,一個身穿跑步短褲,腰繫跑步腰包的跑友美臀給攝入了鏡頭,形成一個有趣對比,可惜我已找不回這張相。從這個結實的屎忽,我柒柒在在感受到個份跑步決心。跑步是不會因為颱風而停下來的。

月經和靜心Post

圖片來源

不講你不知,在跑步谷內有兩種強帖,Like 數閒閒地上千,留言不下四五百。第一種是月經 post,什麼是月經post,可參閱我的《跑步心急人上》一文。

靜心 post 就是那些燥底、佢啱哂、投訴L、明知理虧又要發狼戾、上 Facebook 撓 like 博支持、開人拖的疑似公審帖。讓我舉一個例子,最近一個超強帖是一位谷友「反映」意見話新開的荃灣體育館唔借 locker 俾跑友。查實體育館只會讓租場人士使用儲物櫃,我試過在一些網球場和體育館在沒有訂場紙的情況下借到 locker,只是因為工作人員看情況酌情處理。不是「老奉」的,不是次次掂,不是人人得。

如果恃著神邏輯「第二度得,點解呢度唔得」去拗,擺明是搞串個場,只會迫對方「我切」,我一刀切以後所有場地都揸正來做,無場紙就無 locker。到時全世界都無,安L樂哂。靜心 post 卻不乏支持者,建議「西」客慣技,先問對方你叫咩嘢名,再問其上司係唔係度,叫佢出來,我依家要打1823『俾意見』給你地。玩到咁L盡,就係要攬炒,可必呢?

100, 42.195, 6, 5, 0359, 0329, 0259, 200, 500, 185, 180

圖片來源

為什麼會越跑越自我中心呢? 究其原因是當上了跑步癮時,你的心裡漸漸充斥著一大堆數字。

  • 42.195 跑步一定要跑全馬
  • 6 一定要做 Six Major
  • 100 Six Major之後是百馬王或后
  • 5 波士頓馬拉松門檻再下調5分鐘,點BQ
  • 200,500 每月里數起錶200公里,訓練期間要有500公里
  • 0359,0329,0259 死都要sub-4,sub-330,sub-3
  • 185 每分鐘 cadence 要有185
  • 180 MAF,Maximum Aerobic Function 180,由著名耐力運動教練 Phil Maffetone 博士創立,根據運動員的年齡和體質來判定有氧心率,被譽為最適宜新手的跑步心率訓練聖經

當內心全給這埋數字佔據時,你的心再容不下其他人和事。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5440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從跑步中見識香港人有幾仆街
從跑步中見識香港家長有幾仆街
當這地球沒有街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