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把『狗狗』寫成『鳩鳩』,請回看我的一篇有9.5K「嬲」的《從跑步中見識香港人有幾仆街》。

第一類型危險 – 癲狗

圖片來源

私家車,單車和跑友是一條食物鏈,車主經常留言要車L死哂啲單車路權L,單車友又會對在單車徑上跑步的跑友惡言相向。之前便有《屯門「單車大帝」 維持單車徑秩序?》,片中跑友被迫令下跪認錯,這一刻我分不清誰是真正「院友」。

圖片來源

十幾年前在洛杉磯工作時,星期日總愛到 Santa Monica 踏單車,單車徑上有單車友,跑友,散步的遊人. 板仔,板女和 inline roller skaters,雖然是共用同一條狹窄的路,卻能夠做到互諒互讓,相安無恙,不需要次次打911,下下訴之法律。

第二類型危險 – 狗公

圖片來源

同大家一樣工作繁忙,返7-11,放工時已經天黑,要索返10K,只好選擇夜跑。美眉跑女每多勇士,會單拖啪梅,食鵝,登華山,闖青公和上超雲。我曾經好心提醒一位女跑友,卻換來「怪責受害人」(blame the victim) 的指控,她謂:「我們居住的地方不是應該無論日夜都是安全嗎?」結果我跟她嘈起來。

我只想說夜跑安全極之重要! 怎樣確保夜跑安全和放心,可以參閱《喺地球跑步,係好很危險》。

世紀大話 – 我隻『鳩鳩』唔咬人

被狗咬死的跑友 Craig Sytsma 圖片來源

第三類型危險就是犬決。2014年7月23日,住在美國密芝根州的46歲 Craig Sytsma,晚上在Metamora Township 的鄉郊路上跑步時遭兩隻超過100磅的 Cane Corso 犬襲擊,被狂咬起碼8次之多。

當Sytsma給兩隻狗追上時,兩隻狗狂噬他的雙臂、大腿、臀部、胸口和脊背,兩隻狗把 Sytsma 當成獵物拖入草叢準備分屍。Sytsma 慘叫聲驚動了住在附近的 Edward Elmer,Elmer 立刻走回屋內拿手槍,向兩隻狗連轟四槍,其中一槍打其中一隻狗的腿,方可制止襲擊,兩隻狗之後逃去無蹤。

Elmer 的女朋友 Helen Barwig 即刻替 Sytsma 施行急救,但她的救護員訓練告訴她 Sytsma 已返魂乏術。Barwig 用皮帶替他止血,可是 Sytsma 已經失血過多,脈搏越來越微弱,Sytsma 哀求 Barwig不要讓他死去。救護車來到時 Sytsma 已經不省人事,在被送到醫院後因傷勢過重身亡。

Sebastian Quagliata 圖片來源
Valbona Lucaj 圖片來源

警方調查後發現,Sytsma 去年剛接受過結腸癌手術,當時正在康復中。這是當地自2012年以來,發生的第三起惡狗咬人事件。兩隻狗的註冊地址是同一戶人家,分別是44歲的 Valbona Lucaj 和 and 45歲的 Sebastian Quagliata。根據當地法律,狗主將被控二級謀殺而兩隻惡狗則被安樂死。

當狗主仲惡L過佢隻狗時

圖片來源

早前新聞都有報導貝澳羅屋村一名狗主在其一間獨立屋內養有17隻犬隻,她在接受傳媒採訪時承認其中3隻具強烈攻擊性。有當地居民表示,自己連續有兩隻愛犬在散步時被沒戴上口罩的惡犬咬死,更曾有狗主在護犬時受傷,但漁護署均未能及時介入。

本港現有法例如《貓狗條例》及《狂犬病條例》理應足以應對有關貓狗咬人或其他寵物的案件,但這些條例在執行上仍有不足,例如貝澳案件中的狗主已涉及屢次無法預防狗隻襲擊,有關事故卻一直未能獲得官方正視。

就以德國為例,新狗主必須帶同愛犬接受為期3個月的訓練課程,才能持有養狗牌照;此外,養第一隻狗時需繳付120歐元,第二隻則需180歐元,此類措施旨在減少棄養,亦確保狗主有能力應付養狗所帶來的難題。

本港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狗主,但不少狗主的行為是十分仆街的,詳見於《從跑步中見識香港人有幾仆街》。同成個社區分享狗屎狗尿已經是小事,沒有管束好狗隻而令其他人受驚或受傷害是不可以接受的。

2015年8月6日,蘋果新聞報導一名46歲姓吳女子早上在山頂盧吉道跑步時,前面有兩名外籍女傭分別拖着一大一小的狗隻散步,當她跑前越過對方期間,其中一頭體形較大的牧羊狗突然撲向她,向其左前臂咬了一口,她呼救及避開,外傭亦將狗拉開。

圖片來源

吳女左手臂紅腫,衣袖也被咬爛,事後報警,並着外傭不要離開。救護員到場將傷者送院,警員事後登記外傭資料,並通知漁護署跟進。吳小姐稱一周有4至5次會從上環跑上山頂,沿盧吉道跑一圈後離開。

另一則來自東方日報,2009年4月19日,報導稱大埔一名穿短褲男子被流浪狗咬傷,由救護車送院救治,有人報案時稱被咬傷下體。 時間是下午四時許,姓蘇 (27歲) 男子,穿着短褲及運動鞋獨自在大埔跑步,當途經富亨邨耀亨樓對開松嶺時,被一頭流浪狗追咬,期間疑被咬及下體,報警求助,救護員到場將他送院,男子其後轉送北區醫院留醫。

男跑友最怕給狗咬到男人最痛,女跑友最怕給咬到一雙美腿。今年農曆年前在台灣的雙北地區發生女跑者在河濱公園跑步,遭野狗攻擊咬傷的驚恐事件。新北市李姓女跑者在大漢橋下河濱公園夜跑2年多,農曆過年前一次夜跑,突然一群發瘋的野狗衝向她狂咬,她用盡全力大吼企圖嚇阻 ,並用手反擊,但野狗沒有停止攻擊的意思。

圖片來源

她因連續狂吼導致換氣過度,幾乎昏厥,後來其他跑友經過協助阻嚇,野狗才散去。李女的跑褲被咬破,雙腳被咬了10幾處傷口,就醫後回家後崩潰大哭。

圖片來源

另一名林姓私台北市女跑友在政大附近河濱公園晨跑時,也遭3、4 隻野狗「團團圍住」,其中一隻白狗從後面偷襲,咬傷她小腿。

當不少狗主難以稱得上合格時,只可自求多福

圖片來源

我跑步時遇上的狗主們都是自顧自吹水,極少會盯緊條『鳩鳩』,這時如有其他小朋友或流浪狗走近狗隻,有機會產生突發事故。我的經驗是當跑近一班仆街狗主時,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緩腳步和做足心理準備『鳩鳩』會狂吠,不要由被嚇到而尖叫和彈開。我聽過有人給狼狗吠受驚而跌出馬路給貨車撞至重傷。

很多情況狗只是對移動中的物體產生興趣,從奔跑狀態變成行路,再變成靜止,期間不要與狗正面對視,以免讓狗誤判你的眼光為挑釁行為,但不讓它離開你的視野範圍。

大部分情況下,狗的注意力很難持續在一件事物上,只需要保持緩慢移動遠離它,很快它的注意力就會轉向其他地方。你必須戰勝自己的恐懼心理,很多時候由於小動作太多也會被『鳩鳩』識別成挑釁行為。

當然這時候也可以假裝成路人甲,一動不動的堅守自己的位置,讓『鳩鳩』明白你站的地方是你的地盤,只要不臨陣逃跑,『鳩鳩』基本上很快就會對你失去興趣。

但遇到來勢洶洶的『鳩鳩』時,叫它的主人牽制它是最有效的方法,但仆街狗主一般反應是不會理睬你的,這時候使用道具則變得很有必要。很多時候你只要手中的水樽,護腕,眼鏡,跑步用的臂帶或者腰包扔出去,都有機會吸引狗的注意力。

如果是野狗,逃跑以外,別無他法的時候,你可嘗試將水樽中的水潑出,產生驅逐效果。在不奏效的時候,儘量尋找地形複雜的線路逃離現場,千萬要記住,跑直線時,你的速度永遠會比狗慢。你可以嘗試攀爬到『鳩鳩』觸不到的牆頭,或者尋找向下的梯級,對於一些『鳩鳩』來說,落樓梯時是極大的心理障礙。

Worst case scenario 是前面的所有方法均無用時,且『鳩鳩』已經撲上來,請立即抱頭蹲下,讓自己的喉嚨、面部和腹部等重要部位確保安全。這時候也別顧什麼形象,趕緊大聲叫救命,以吸引附近的人來幫忙。

最後仆街還是不可理喻時,你只好選擇另一個時間或是另一條路線。

資料來源: Why Runners Hate Dogs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101129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毒L,跑場覓真愛啦! (上)
當這地球沒有街
從跑步中見識香港人有幾仆街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Yiu Kwong Chan
愛跑步同港式抵死廣東潮語,sub-4是終身志業,希望以文章和跑步結識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