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他不是「轉個彎就到」的騙子,他的騙術高明到 New Yorker 的 Mark Singer 有長文介紹。本用來杜絕作弊的計時晶片,他竟反過來用它作弊,真係估佢唔到!

故事主角是在密芝根州 Davison 執業的牙醫 Dr. Kip Litton。正如莊家想引散戶落疊,先要「搭棚」。大概在2009年其間他建立 Worldrecordrun 網頁,分享他從減肥到馬拉松的勵志故事,宏願是要在50個州完成50個 sub 3 馬拉松,網頁顯示第一個全馬是2009年5月的密芝根州 Traverse 城市馬拉松。

Litton 貼出各個比賽完成時間和賽後報告,還介紹他頻密比賽下仍能 sub 3 的訓練計畫,餐單和營養補充等等。「硬料」之外,當然還有像打算上市掠水的公司派發的招股書內廢中之廢的「促進世界和平」的公司願景,而他的就是勁 cheesy 的 “Imagine Inspire Impact!”,當然怎少得搬家人出來賣溫情。

要再 bullet-proof,在網頁內,Litton 宣稱孻仔患有囊狀纖維化 (Cystic fibrosis;簡稱CF),決意為CF基金籌廿五萬美元,網頁內有CF基金會的標誌,可以按其連結捐款或直接入錢到他的 PayPal 帳戶。

完美佈局

圖中穿黑色tee恤的跑手就是Litton 圖片來源

第一個踢爆 Litton 的人是 Kyle Strode,Strode 同 Litton一起參加 Missoula 馬拉松,Strode 是高手,PB是2小時32分。一起步,Strode便快放,他非常肯定緊隨其後的是 Mike Telling,事實上 Telling 只慢 Strode 4分鐘衝線。但是,大會竟然宣布 Litton 是亞軍。而 Telling 只有印象他過了 Litton 頭,之後再沒見到他。

於是 Strode 嘗試從比賽照片中找線索,奇怪的是只找到4張 Litton 的照片,起步和終點各兩張,中途一張照片都沒有,而Litton只提供半程分段時間。

Strode 再到 Athlinks (一個耐力比賽的數據庫) 找 Litton 的過往成績:

  • Litton 第一個比賽是 2000年 的 Flint 5K 賽,配速是7分30秒一英哩 (4分39秒一公里)
  • 一年後,同一個比賽,配速提昇到 6分50秒 一英哩 (4分14秒一公里)
  • 一年後,配速是6分35秒一英哩 (4分06秒一公里)

2002年至2012年期間,他跑了100場比賽,25場是馬拉松。其中一場馬拉松在 Jacksonville,科羅拉多,時間是3:19.57,BQ了,翌年波馬時間是3:25.06。2006年,再跑 Jacksonville,第一次 sub 3,數月後波馬再次 sub 3。

2007年波馬 Litton sub 3 圖片來源

Missoula 之前一年,Litton 平均一個月一場馬拉松,場場 sub 3,當中8場更奪得年齡組別冠軍。在West Wyoming 馬拉松,他更是全場總冠軍。(要記著這賽事)

Strode 花大量時間逐場比賽找 Litton 的照片,發現一個奇怪現像,他只找到 Litton 起步和衝線的相,中間竟然一張都沒有。還有照片所見,Litton 均是鳴槍後兩到五分鐘先過線,對於一個 sub 3 跑手來說是極不尋常的。

一天 Strode 收到 Missoula 賽事總監 Jennifer Straughan 來電查詢,問Strode比賽途中有沒有見到Litton 因為他們時間差不多。不久,Missoula 姊妹賽事 Deadwood Mickelson 越野馬拉松主辦單位接觸 Straughan,提出關於 Litton 的查詢,因為照片顯示 Litton 是倒數第五個過線,但以2:55.50第三名完走。第四名提出上訴,指出沿路都沒有人超越他,況且賽道只有6呎闊,他不會不察覺。大會翻查時間,發現 Kip 後段快前段11分鐘之多,加上找不到 Litton 在途中照片,決定 DQ Litton,Straughan  跟隨 Deadwood DQ Litton。

Deadwood馬拉松Litton衝線 圖片來源

Strode 隨即電郵 West Wyoming Marathon 賽事總監 Richard Rodriguez,告訴他 Deadwood 及 Missoula DQ Litton 的決定,詢問會否重新檢視 Litton 2:56.12的成績。(之後先講這個比賽)

Strode 後來又跟 Providence 馬拉松的總監 Wayne Kursh 聯絡上,Kursh 根據紀錄上沒有 Litton 的分段時間和找不到他中途的照片,向他提出質詢。當 Litton 回覆說「折返點不是有計時地毯嗎?」Kursh KO Litton「好明顯,你唔清楚賽道邊度有計時地毯,折返點是沒有的。」 Litton 給DQ 了。

突破盲腸

Wayne Kursh 在他的 blog 寫了一篇 ”I smell a rat” 之後,引起 Michael McGrath 注意,經他抽絲剝繭之後,遂一找到疑點。

能人所不能的 negative split

圖片來源

Litton 2010年波馬5公里分段時間驟眼看沒有什麼問題,但仔細分析便會有所發現。Litton 在16至21英哩的配速較剛半程前近 Wellesley 書院的平路快一分鐘,須知道這段賽道要上紐頓山。2009年,Kip 同樣跑出這樣少見配速。同年,在另一個15公里比賽,Litton 後段配速是5分24秒一英哩,快前段2分鐘。紀錄中 Litton 沒有做過5分30秒的配速,即使是肯亞選手都難以做到這個 negative split。

途中換衫換褲

圖片來源
15K
半程
30K
30K的連拍
接近終點
接近終點 圖片來源

美國高登LetsRun做嘢

McGrath 在 LetsRun 出帖,Scott Hubbard 立刻回應,指出 Litton 早於2009年一場接力賽已經作弊。Hubbard 追殺他,Litton 只解說他跟人走錯了捷徑,Hubbard 秒殺他「無其他人,你作弊。」其後在一份網上通訊有自稱是 Litton 的病人,Brian Smith,替他說好話。

在2010年的 Rochester 馬拉松,Litton 再被拍到起步同衝線穿上不同服飾。Hubbard 要求他關閉Worldrecordrun,否則攪大佢。

著成咁都sub 3?

很少 sub 3 跑手像 Litton 穿長袖和長 tight 跑。

圖片來源

騙子話被抹黑和獵巫

Litton 寫信到 LetsRun 方丈 Weldon Johnson 承認曾被 DQ,但全都是在不小心,意外情況下犯的錯。作為牙醫操守委員會成員,絕對不能接受作弊。其後,LetsRun 大舉搜證,只找到環境證據,並沒有確實人證和物證。因此,本來在 Charlotte 的 Thunder Road 馬拉松被 DQ,最終賽情事總監 Tim Rhodes 收回決定,Litton 再一次 BQ。

2011年一月,Litton 又被追溯至2009年的 Idaho City of Trees 馬拉松,大會決定DQ了他。於是Litton 宣佈他公開下一場比賽是在 Fort Worth 的 Cowtown 馬拉松,讓大家監察。可是當天他因為交通意外沒有出席。之後在 LetsRun 有網民 ActuallyThisIsTheWayItIs 留言表示同情 Litton,話既然他已經提供可信解釋,大家不要再匿名追擊他。

2012年 Litton 以 Thunder Road 馬拉松成績參加波馬,波士頓田總再三跟 Tim Rhodes 確認,Rhodes 說 Litton 成績是有效的。Litton 答應 New Yorker 的 Mark Singer 在波馬見面,最終沒有成事。迫不得以,Singer 只好走到診所找他,Litton 竟然叫警察趕他走。

為了做假,你可以去到幾盡

圖片來源

一輪電郵之後,Singer 收到 Litton主動邀請見面。Litton 坦言 West Wyoming 馬拉松是他杜撰出來,包括賽事網頁﹑總監 Richard Rodríguez﹑29位參加者名單 (在Athlinks上的資料如名字﹑性別﹑年齡﹑住址) 和在 Marathon Guide 中寫推薦此賽事來自 Nebraska 的 G.S.,都是由他一人飾演。Litton 還虛構 Orlando 及 Atlanta 馬拉松。網頁的 server 都是 Litton 診所和 Worldrecordrun 的同一個。

Singer 不斷提出尖銳問題,Litton 不是含糊其詞,便是迴避問題。Singer 最想知道不是背後動機,而是怎樣可以在歷史最悠久,安排最嚴密的波馬做假做到 sub 3。

Litton 曾經在2009年的 Detroit Free Press 馬拉松接力賽抄捷徑抄到走在領跑的計時車之前,最終被DQ。

Jennifer Straughan 說要在50個州做假,不會比正正經經苦練 sub 3 容易,試想像之前的佈署要多精密、先要穿州過省視察場地、仔細研究路線、小心確定計時地毯位置、了解封路情況、怎樣安排交通工具去到各個里數計時站而不被發現,「不跑」是難過「跑」。

資料來源:Marathon Man – The New Yorker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一個被遺忘的長跑名將
一場曠古爍今的馬拉松鬧劇
Yiu Kwong Chan@Fitz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