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夫妻02我們並不是因為跑步而認識的。

若干年前,在還未結婚前,我們都不約而同跑步去。

我跑我的黃大仙,他跑他的大埔墟,沒有特別相約跑步拍拖的。

直至有一次,我們一起跑大埔海濱長廊,

不像幻想般甜蜜的手牽手並肩走,

而是他跑他的六分披,我跑我的七分披,

四公里以後,就是你我相隔多麼遠。

婚前,就只有這樣的一次。

北歐蜜月前,他提議帶跑鞋跑衫去,

當時我在想,衣物大概會原封不動的帶回港。

想不到,我們竟然在挪威和瑞典都起跑了,

照舊,步履很不同,

但跑畢後一起欣賞那在異邦地圖上留下腳印的路線圖,

分享著相同的喜悅。

婚後,我們繼續跑步,

他有他的夜跑,我有我的晨課。

然而,我們分享著共同的興趣,

講披醒講路線成為我們的共同語言。

他會教我跑姿,而我亦繼續左耳入右耳出。

當然,我們也曾為跑步嘈過。

我埋怨他長課時走得太前,我跟不上之餘,也迷了路。

他解釋指不理解我為何跑了那麼多次,還會迷路。

自那一次起,我認識了那條路該怎樣走。

亦自那一次起,我抗拒與他一起練跑。跑步夫妻01最近,我意外受傷了。

起初以為幾天一星期便會好起來,

怎料,三星期過去了,

還是跑不動。

我開始著急了,不要說那一籮一早報了的九月賽,

亦害怕錯失十月阪馬的機會。

有一天我突然缺堤般大哭了,

他說︰「不用怕,我陪你。很快會好起來的。」

我沒有因為他的祝福而很快好起來,

反而復原得很慢。

終於我忍腳不住試跑了,他全程都在我身邊,

看到我把重心全壓在一邊,他也會提醒我。

那個失敗的試課,令我的心又沉了一下。

之後數天,他為我拉筋,

腳又像好了一點點。

在剛過去的街馬5K賽,

他全程在我身邊,

和我一起邊行邊走的完成了。

兩個人的步伐,不一定要完全一致,

偶爾其中一方停下來,

另一方在旁邊補水,

亦已經好足夠。跑步夫妻03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烈日下的香港街馬@中環森林跑
至少我活過
Sandy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