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跑完步喺炮台山投注站個位轉左,過馬路去城市花園酒店,前面有對老夫妻推住架裝鐵支雜物嘅手推車極慢咁過。

喺呢個行人綠燈著住嘅時間,一個光頭叔叔揸住架泥頭車慢速轉左,完全睇唔到馬路有人

你第一時間嘅反應係⋯(係咪好想小佢呢?)

我驚兩邊老人家都睇唔到大家,我企喺黃色間條上面,指住盞綠燈提佢,「綠燈呀,你轉錯咗呀,綠燈呀」

呢個時候路人甲以光速回應:「綠燈呀,你老味」。司機大叔未必聽到呢句,仲笑笑口同我講sorry。

編按:事發位置,留意左邊盞交通燈,轉左及直去並不同步。

問題係點解我同路人甲反應咁唔同,其實只係因為我知盞轉左燈同直去燈好多年前係同步嘅,我都試過佢改咗之後,揸電單車都一時轉錯咗。一個司機位咁高,唔太睇到路人嘅阿叔轉錯咗係好正常,最重要佢係慢速(佢有揸重型車應有嘅謹慎),唔係我就唔會美國隊長咁企喺架車面前要佢睇燈。

小人容易勸人難
記得以前有個廣告講曾志偉買菠蘿包,嗰一蚊喺社會不斷被再用,然後創造更多價值,其實呢一啖戾氣都一樣(我唔揀怨氣呢個字,係因為戾氣來自暴戾,係真係粗暴,唔係埋怨咁簡單)。

路人甲嘅戾氣早早累積,一朝早就洩出嚟,返工前個心都不斷小緊個司機,返到公司再講頭先條PK,然後班同事再和應個司機黐線(再估佢可能係內地嚟),再無限延伸。

個司機如果真心覺得被辱罵,又會鬧翻佢,然後再塞住條路,警察嚟,然後成條電氣道又發癲,成班經呢度嘅人心情都差,覺得香港唔好,日日都唔順,唔怪得之仔自殺等等,政府PK,大陸收工。

返返去故事開頭,如果一早話你知盞燈係有少少FAKE到人,又會唔會改變你嘅反應?

係咪有時我地反應過快過急過大?

去到食早餐,見到對面個朋友光速祈禱謝飯,我又謝飯,感恩有個主內弟兄共進早餐,我專登祈多d,祝福佢身體健康同食嘅嘢令我地有氣有力,完咗仲好奇緊佢祈禱內容之際,我同佢望食具兜都發覺無叉用,我先用匙更食住先,佢去隔離檯拎叉嗰陣,仲專登拎多支佢我。

同一個早上,同一條路線,天堂同地獄,戾氣同和氣,都一線之間

希望呢個小紀錄對你有叉用

Law少 許耀斌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恐襲波士頓馬拉松後感] 有一種城市叫波士頓
我們都患上危疾,名叫負面癌
馬拉松秘技之笑到最後
Law少 許耀斌@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