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georgesheehan.com)
(圖: georgesheehan.com)

我跑的每一英里都是我的第一個一英里;跑在路上的每一個小時都是新的開始;每天穿上我的跑步服裝,就是重生。看所有事情都如初次所見;把熟悉的看成不太熟悉;把普通的看成不普通。做歌德說的最困難的事;用眼睛看著在我面前開展的事物,帶入那樣的跑步、那樣的玩樂、孩童的態度、詩人之中。做為一個新手,擁有新手的身心靈。

沒有其他跑步方式,也沒有其他生活方式。不然,我的跑步就會變成單調、無趣的插曲。跑步變成例行公事,變成平凡的冷淡和陌生,就像詩人惠洛克(John Hall Wheelock)說的,我們和現實之間的盾牌。跑步會變成家庭雜務,變成習慣。而習慣會殺死覺悟,並將我們從自己分割開來。

我的覺悟,從我新手的的身體開始。我每天都會發現如何呼吸,品嚐空氣,感覺空氣穿過我的肺。我學著徹底地呼氣、苦嘆、悶哼。像某些動物一樣,我在穿越田野和叢林的小徑上做記號。

我每天尋找如何跑步;感受腿筋的推力;讓腳落到膝蓋下面;做到小孩自然採取的舉動。身體也許變得稍微較強壯,但肯定更有耐力。我的身體突然產生這些構想,新鮮得就像新的思維。然後,專注於這樣的起點,並帶到﹁新手把極其簡單卻極其複雜的事做得如此成功﹂的喜悅之中。

(圖: georgesheehan.com)
(圖: georgesheehan.com)

從那時起,事情就越來越棘手。回到身體的根基相對是比較簡單的,但擁有新手的心態與理智又是另一回事。對詩人,或即使對活著並參與自己存在的人而言,看一眼、聞一下、聽一聽、碰一碰,成為新伊甸園裡的新亞當,這些都是不容易的事。然而,像他們一樣,我得聆聽並發現被遺忘的知識;得回應圍繞在我身邊以及在我內心的每件事。

詩人會很自然地做出這點。詹姆斯.迪奇寫道,真正好的詩人,就像一部關掉調速器的引擎。人們不該說,生活之於詩人不該有那麼豐富的意義。迪奇說,真正好的詩人沒有選擇,他就是那個樣子。

大多數的人每天能做一個小時的詩人。當我們跑步、打網球、打高爾夫球或種花蒔草,請好好享受這一個小時。在嚴肅成年人的時間中,抽出一小時,變成嚴肅的新手。從雪萊所謂錯誤、無知而衝突的生活中,抽出一個小時,注入愛情、美好與歡樂。

那些好事開始於我的起點。當我不害怕回應我的感覺;在別人教導我不要哭之前;在我學會幽默有一定的時間和地點,而深層的情緒最好能隱藏起來之前;那種激情就因為遺忘,而感覺不到了。

跑步 究竟是為了什麼 2
本文選自遠流出版《我跑步,所以我存在:美國跑步教父關於運動的18種思索》,為什麼跑步?為什麼運動?不只是為了健康,更是為了「超越」。同時,這也是內心的催促。運動不是化驗,而是治療;不是磨練,而是獎賞;不是問題,而是答案。翻開這本書,你絕對會因此得到激勵,想要開始嘗試跑步或者運動,並且從中得到自然的快感、真實的超脫,甚至追求你真正渴望的人生!

文章出處:跑步教父喬治‧席翰的跑步哲學

分享
RUNiROUND 慢跑俱樂部
來自台灣的運動社群媒體RUNiROUND慢跑俱樂部,提供慢跑運動、肌力訓練、飲食調整、名人運動心得等深入淺出的內容,讓所有的朋友一起體會運動的樂趣,用運動打造快樂的人生。歡迎加入慢跑俱樂部Facebook粉絲專頁獲取更多跑步知識 http://www.facebook.com/runi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