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時近補選,落街跑步時總會遇上人家拉票,有些助選團隊工作人員個 look 真是不敢恭維,臉貌是醜陋到不堪入目的,那種醜並不是《大內密探零零發》內周星馳形容的「甩皮甩骨」這樣簡單,他們的醜惡並不是來自外表而是來自內心。欽敬侯選人可以一次個集齊一班鬼面俠。

我終於見識到 Hannah Arendt 所指的 the banality of evil,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平庸之惡。

因為平庸之惡,我跑步

圖片來源

跑步讓我見到平庸之善。Brooks 2017年的聖誕節產品目錄專題介紹了今年60歲的 Peter Kline,一位十分平凡的跑者,52歲開始跑步,原因是離婚之後,打算 keep fit 再覓第二春,竟然又俾佢搵到,在姪仔、太太的鼓勵下堅持練習,53歲跑第一場馬拉松,sub 6 完走。這裡跌倒,波馬起身,訂下宏大目標 – 我要BQ。

數年後,經過好幾場馬拉松洗禮及教練的幫忙,終於在55歲時BQ了。跑波士頓馬拉松的一年,好朋友 Scott Patrick 患上腦癌。摯友希望他跑波士頓馬拉松同時能為癌病研究基金籌款,Kline 爽快答應。可惜,好朋友在賽事不久之後便離開了。

圖片來源

Kline 深深感受到馬拉松是關於發掘內在力量,當你以為「力已盡,皮已收」,快要放棄之際,只要堅持下去,一步一步向前走,最後一定會到達終點。摯友 Patrick 雖然給癌症奪去生命,但他在生時從沒放棄過,每天都在跟癌魔搏鬥,這不就正是馬拉松精神嗎?


由始 Kline 有了另一番體會,不再認為馬拉松只有 PB 和 PR。馬拉松不一定是「獨L」到一點什麼都是自己去面對。為了紀念因腦癌過世的摯友,Kline 發起 Marathons with Meaning,矢志以自身能力幫助腦麻痺的患者享受馬拉松樂趣,從2012年起,Kline 陸續幫助了一些不良於行的腦麻痺跑友完成馬拉松。

只想你推他們去迪士尼

圖片來源

Kline 四出向人推介 Marathons with Meaning,尋找「坐跑運動員」(rider-athlete) 時,他方發覺一般受助團體是如斯因循苟且。Kline 分別到 Make-A-Wish Foundation 和西雅圖兒童醫院叩門,他們均認為是一個「戇L鳩」的提議,不約而同代表他們的服務對象跟他說「他們對馬拉松無興趣,他們只想被人推著去迪士尼。」

正如拿 CSSA 的被認定是一定最想去海水公園一樣,一年就去10次,扶貧機構連腦筋都懶得動,丁點心思都不想花時,資助同射落海無分別。

Kline 最後透過 Ainsley’s Angels of America 找到 Taylor Little 和他的家人支持,在2012年 Taylor和 Kline 這二人組合在拉斯維加斯完走第一場馬拉松,時間比 Kline 五年前的3:55慢了個半小時。時間慢了,但 Kline 重拾對馬拉松的激情。

左邊是 Taylor Little 完成2015年聖地牙哥馬拉松 Rock ’n’ Roll; 右邊是Taylor Little妹妹Erin,她和 Kline 一起完成 Daytona 100超馬
圖片來源

Little’s 的媽媽同樣感到欣慰,因為真.共容,她第一次以運動員母親的身份為Little打氣和在終點迎接他。

另一次是跟12歲的 Braydon Fauntauzzi 拍檔,Fauntauzzi 同樣患有腦麻痺,需要坐輪椅、不良於行, 他和 Kline 一起完成了 Las Vegas Marathon Rock ’n’ Roll;其實 Fauntauzzi 早在2012年的 Denver Marathon Rock ’n’ Roll 就已經有過馬拉松初體驗,當時在23英哩處 (約37公里) 時 Kline 跟 Fauntauzzi 說「我現在好需要你的支持,請給我鼓勵。」

圖片來源

Fauntauzzi 竟奮力用雙腳抵住前轆,試圖減慢速度,並笑著望著正推他前進的 Kline,直到過了終點線、受到在旁觀眾的歡呼迎接,Fauntauzzi 卻嚎啕大哭起來,直到後來 Fauntauzzi 的父母與Kline才明白: Fauntauzzi 不想衝線,因為當下每一秒鐘都彌足珍貴,就如細路仔不想離開迪士尼樂園一樣。

Fauntauzzi 的家人被 Kline 影響,亦開始跑步並接替他領跑的角色,跑起5公里起來。

圖片來源

2014年,Kline 更在 Las Vegas Marathon Rock ‘n’ Roll 期間創下24小時內推著慢跑輪椅 (jogger stroller) 完成100英哩。他先在星期六「日以繼夜,夜以繼日」推12位「坐跑員」在運動場「倉鼠走」73.8英哩 ,星期日再同另外11位 Marathons with Meaning 義工一起完成餘下的26.2英哩。

圖片來源

Kline 希望長跑的未來發展是連繫人多於競賽。(The sport’s future may be more about connecting than competing。) 所以 Kline 堅持「坐跑員」有自己的號碼布和晶片,時間亦要在大會紀錄找到。他們要得到的是尊重而不是施捨。

當田總仍是當每年的渣馬是「施捨」給我們時,香港很難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Fitz連結:https://fitz.hk/?p=89123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當完成一場馬拉松 不算是什麼一回事時
要是對人性失望 就去看東京馬拉松吧!
Brooks CEO一句話焫㷫了跑者
典解要跑十年(連)「拾科」東馬
係complete定finish一場馬拉松呀?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