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究竟是為了什麼 3我跑步的最初半個小時是為了我的身體,最後的半個小時則為了我的靈魂。起初,道路是孤獨與逃避的奇蹟;尾聲,道路是發現與歡樂的奇蹟。整體而言,跑步讓我了解布雷克為什麼會說:「能量是永恆的愉悅。」

我起跑時一向非常樂觀。其中有一個小時,我覺得可以做個隱士。跑在路上,我可以找到我自己的荒漠、自己的高山、自己的斗室。在那個地方,以那樣的速度,有那般寂靜,我可以做我自己,我單獨一人逃離了世界。但超過一小時可能就太多了。很少人(當然不是我)有那樣的自律和控制力,能用祈禱、閱讀和沈思來填滿隱士的日子。

在那一個小時中,我是獨居者。而我以相同的紀律和控制力開始,現在需要以穩健的步伐,對抗逆風和沿著河岸的坡道。在那最初的半個小時裡,我變成了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就是我,而我就是我的身體。我知道,只有在它的圓滿裡面,我才能成為我可以成為的全部。當我經過新綠大地,我享受我的活力、我的能量、我的力量。在一個春天充滿活力且活躍起來的世界中,我覺得自己也活躍起來了。從分裂回來,變成整體。我是絕對完美的跑者。

本文的原作者為Dr George Sheehan
本文的原作者為Dr George Sheehan

在這個完美中,在這個動作的舒適裡,在這個和諧之內,在這個生命進入生命有韻律的呼吸中,我可以讓我心蕩神馳。我讓自己離開道路、離開和風,也離開豔陽。我可以自由地沈思及衡量事情的重要性。曾經衰退的努力潔淨了我,拋棄了驕傲,充滿了孩子般的善意與純真。我身體的能量變成了我精神的能量。但是,就我所能瞭解的程度,用於享樂的能量只會像貝爾納諾斯所提出的警告──權力的無能、學習的愚昧、策劃的白癡、嚴肅的輕佻。

但那些都是自由心靈的見解。另一位獨居者托馬斯.默頓瞭解這點。他寫道,自由的開始是從心靈解放,而非從身體。我們並沒有在我們的身體裡糾結,而是在我們的心靈裡糾結。


我現在從終點被扭轉過來。順風而行的我,在這段路程中不再糾結。我走出了一直限制我的灌木叢,離開了讓我陷入無效計畫和更多無效行動的矮樹林。

我超越了野心和忌妒,超越了娛樂和消遣。在順風的那幾英里,我對自己和宇宙有了新願景。跑步雖然很容易而且是自動的,卻充滿了力量、力氣、精準。一股巨大的能量傾注到我的身體。我是完整且神聖的,宇宙也是如此,並充滿了意義。在跑步的激情中帶有真理,就像詩人說的,活進了我的心。

因此,在最後的幾英里,沈思變成了籌劃。曾經是對於事物的衡量,現在變成了對於神聖的體認。道路現在變成了聖地,福音中的神殿。路上有車輛和交通,有噪音和廢氣,但我略過了景象和聲音,略過了這些紛擾。我明白,或者更應該說,我經歷到了布雷克所說的完整。

人沒有與靈魂分隔的身體。能量是來自於身體的唯一生命,而理智是能量的外緣。能量的確是永恆的愉悅。

因此,跑步結束的時候,我會回到自己的身體。起跑時感覺到的能量,逐漸充滿我的精神與靈魂,逐漸形成一個融合、一個整體、一個巔峰,感覺和我自己與整個宇宙成為一體。也就是他們說的﹁入禪﹂開悟。而如果,在那一刻我仍然不知道我的存在、你的存在以及宇宙的存在這個重要問題的答案,至少我現在知道,這些答案確實存在。

明天,我會跑在路上,再次尋找這些答案。

跑步 究竟是為了什麼 2
本文選自遠流出版《我跑步,所以我存在:美國跑步教父關於運動的18種思索》,為什麼跑步?為什麼運動?不只是為了健康,更是為了「超越」。同時,這也是內心的催促。運動不是化驗,而是治療;不是磨練,而是獎賞;不是問題,而是答案。翻開這本書,你絕對會因此得到激勵,想要開始嘗試跑步或者運動,並且從中得到自然的快感、真實的超脫,甚至追求你真正渴望的人生!

文章出處:跑步 究竟是為了什麼?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RUNiROUND 慢跑俱樂部
來自台灣的運動社群媒體RUNiROUND慢跑俱樂部,提供慢跑運動、肌力訓練、飲食調整、名人運動心得等深入淺出的內容,讓所有的朋友一起體會運動的樂趣,用運動打造快樂的人生。歡迎加入慢跑俱樂部Facebook粉絲專頁獲取更多跑步知識 http://www.facebook.com/runi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