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這個超馬比賽是跟超邪惡山賽 The Barkley Marathons齊名的,因為搞手都是出名有虐待狂的 Gary Cantrell (AKA Lazarus Lake)。

圖片來源

賽事之所以叫 Big Dog Backyard Ultra,是因為 Cantrell 養了一頭鬥牛梗和比賽是在 Cantrell 家的後庭花園舉行。賽事來到2018年,已經有六年歷史。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

圖片來源

錯嘅,瞓低囉。企得返喺度,先至係啱哂。你話係唔係?

比賽規則非常簡單,在一小時內跑一個距離4.16667英哩的圈,無論你多快完成,你都要等到下一小時再跟其他選手一齊起步。比賽沒時限,沒有終點,直到比賽只剩下一人,才會結束。一個極殘酷,病態如《恐懼鬥室》的超馬。

2017年冠軍是法國人 Guillaume Calmettes,他形容大狗超馬是精心設計的。當你跑完24個4.16667英哩的圈時,即24小時後,你剛好完成100英哩。另外,每12小時就會有日更和夜更路線交替,日更路線是較 technical,陡峭的山路,夜更是平坦的馬路,好讓選手休養生息,回復體力,應付另一天。

Calmettes 2017年的紀錄是246英哩,即連續59小時跑了59個圈。大狗超馬是很 cult 的賽事,不是人人合適。但2017年便吸引到一班高手來華山論劍。當年被形容為可一不可再的 deepest field,選手有 Barkley 完走選手,惡水冠軍,24小時世界錦標賽冠軍,Vol-State 500K冠軍,六天連續跑的專才,100英哩冠軍等等,勁人名單長到你阿媽都唔相信。當你被一班之前只是久仰大名高手包圍時,這是一個真 · 謙卑的經驗。

Calmettes 坦言極喜歡顛覆了傳統的大狗超馬,他形容跑起上來完全沒有包袱,不用想還有多遠才到終點,不用擔心時間,只需要專注下一圈,務求一小時內完成。無論幾快幾慢,新一圈洗牌重新來過,沒有人在位置上佔優。

57小時後,起點只剩下 Calmettes 和 Harvey Lewis 兩位高手,Lewis 差兩秒便給DQ。當大家以為是『唔係你死就係我亡』的 Hunger Games 時,兩人經過57個圈後成為惺惺相惜的戰友。Calmettes 說他們像吃了過期春藥一樣興奮地彈吓彈吓起步,第58圈只用了41分鐘。

是比賽,不是遊戲

圖片來源

2018年,Marathon Investigation 派了 Derek 參加並觀戰,Derek認為大狗超馬是最完美比賽《Big’s Backyard Ultra Is Cruel, And It Is The Perfect Race》。

Cantrell 構想大狗超馬是因為對現時超馬比賽嗤之以鼻。人人完走都叫自己做贏家,連DLF的都有完成牌,這麼兒嬉的叫做遊戲,真正競賽應該是困獸鬥,你唔輸,我點贏 (If you can’t lose,you can’t win) 。

賽事最弔詭的地方是競爭令你又愛又恨。與對手並肩作戰,來回地獄與人間兩日一夜後,你不自覺地對他們產生了同志的愛 (camaraderie)。你不想他們離開,但你又要他們離開。搞到你腦交戰,人都癲 (You come to love your competitors because you’ve been through this hell together. You don’t want your competitors to quit,but you need them to quit. These things are going on in your head at the same time. That’s a little bit evil. A total mindfuck,runners say.”) 。

更變態是 Cantrell 安排了 JEERLEADERS (打擊士氣團) 在旁落力叫人放棄,就如毅行某 checkpoint 有大批的士游翼,司機會同參加者說:「你個樣望落好唔掂喎,捱唔到去終點架,上車啦!」

圖片來源

好黑! 好黑! 你個樣好唔得! (D-A-R-K IT’S DARK OUT THERE SO BE AFRAID)

好凍! 好凍! 放棄就唔使痛! (C-O-L-D HAUL SOME A** OR YOU WILL FREEZE)

最強男女對決

55小時,229英哩. 由左至右: Courtney Dauwalter,Johan Steene,Greg Salvesen,Gavin Woody.       圖片來源

大狗超馬沒有分男女子組,而 Cantrell 在賽事 tagline 寫到 last man standing,而這個  man字是指男性而非人類,擺明性別歧視。Cantrell 解釋大狗超馬是對女性跑手最公平的比賽,因為不是鬥速度和力量。到2018年10月為止,仍未有女性選手勝出,最接近的是2013年的 Marcy Beard,她是最後三強,哩數是120.8英哩,只是 Calmettes 的一半。

圖片來源

Cantrell 挑機成功,Courtney Dauwalter 是2018年70位選手中其中一位。Dauwalter 是2018 Western States 耐力賽女子組冠軍,1985年出生的她以前是一名中學教師,在山賽以及超級馬拉松賽事都有驚人的表現,是11場超馬的冠軍級人馬,最勁是2017年 Moab 240,大勝第二名衝線10小時之多。2017年她在東吳超級馬拉松以256公里驕人成績擊敗群雄奪下女子組冠軍。

說大狗超馬是完美比賽,因為考驗的不是體能而是信念。賽道不怎麼因難,參加者的體能一定應付得到。DNF是因為心已經放棄,身體便跟從。既然沒希望勝出,為什麼要繼續受苦? 當你不相信自己能夠堅持到最後時,若要在180英哩放棄時,可不現在就放棄?

圖片來源

Dauwalter 不負眾望,65小時後,進入最後兩強,另一位選手是 Barkley 和大狗超馬常客,來自瑞典的 Johan Steene。誰是冠軍很快便揭盅,當 Cantrell 在起步前三分鐘吹雞時,竟然見不到 Steene 和 Dauwalter 從帳幕走出來,今屆好可能沒有人勝出,全場死寂。直到30秒前,兩人步出帳幕,安靜地走到起跑線。倒數到最後十秒時,Dauwalter 轉身跟 Steene 耳語,兩人交談起來,說了什麼都隨風而逝。他們雙互給對方一個堅實的擁抱,現在只剩下 Steene 去跑宣告勝利的一圈。

Cantrell 這樣形容 Dauwalter:

她敗下來但打了一場漂亮的仗,
三天裡,她跑了279英哩並把所有男人擊倒,
除了一個。
她承受難以想像的折磨但從不退縮,她忍受不能形容的痛苦但不吭一聲。
曾經與勝利這麼近,現在卻空手而回,情何以堪。

she had fought a good fight.
she had run 279 miles in less than 3 days
and broken every man in the field,
save one.
she had absorbed unbelievable punishment without flinching
endured intolerable pain without a whimper.
she had run to the very brink of victory.
but walked away with nothing.
truly. what could anyone say?

圖片來源

Cantrell 寫冠軍 Steene 的心情:

這是最困難的一圈,當我知道勝出時,我開始感受所有的疼痛。
勝利的喜悅難掩失去亦敵亦友的對手的傷感。
這就是比賽的結束的方式。
我們一起全力以赴,同甘共苦。共同的經歷使我在你身上見到自己,
失去你就如失去了我身體的一部分。

It was the hardest lap of the race.
Once I knew I had won,I could feel all the pain.
The joy of victory was overshadowed by the loss of his last rival and companion.
It is always this way when the backyard ends.
You have suffered so much together. shared the pain and the effort,
gone through so much for so long.
In the end losing them is like losing a piece of yourself.

DNF的選手只得到 tee 恤一件和狗牌一個,冠軍沒有獎牌但獎品是明年 Barkley 參賽名額一個,一個沒有人會拒絕的條件。

圖片來源

喜歡與否,贏在起跑線是事實 (起碼在香港是)。但往後的路,走得多遠,走得多精彩,還是看個人。
一世人流流長,總會遇上一兩個人渣。一橫一直,睇吓邊個瞓低先。

Life is not fair in big’s back yard.
But you know the deal when you sign up.

資料來源: 短片《Big’s Backyard: The Last Man Standing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5274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跑得最慢的選手唔係臘鴨
當盧巧音都跑馬拉松時
Google話你知跑者有幾令人討厭
渣馬,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時間只是一時 靚相卻是一世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