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聚令的實施,無論賽會如何進取,打從2、3月以來,實體比賽幾已絕於塵世。限聚令由最初的4個人,到8個,再等到6月放寬的50個,但仍不足以舉辦正常賽事。餓賽已久的山友們,望穿秋水,活在一個等待的大時代!

等,寂寞到夜深,跑鞋已漸荒涼,山賽已漸昏暗! (洩露年齡的歌詞)

你試過等待嗎? 等的時候可以做什麼?

其實除了少數的佛系跑友在 hea 等、成為暴 fat 戶之外,大嬸見到大部份山友沒有懷疑人生,冇放軟手腳,他們在疫情下,發揮逆思維地等!

1. Virtual 地等

當口罩變成永恆,距離成為必須,山賽也演化成 virtual run,成為取消、延期賽事的另一選項。Greenrace 更把今年的實體賽與 virtual run 雙線舉行。只需一個人跑完大會指定的賽道,跟住把 Strava 成績上載便成。雖然冇水站、冇合照、冇歡呼聲靜靜的衝線,但可以在返工前、放工後、在無眠的晚上、在自己最方便的時間進行,不用天未光起身趕搭頭班車到起點。

2) 自 high 地等

賽事相繼取消,六大馬也不保,跑友開始炮製山寨版、納米版、童真版活動自 high 一番。有人在後花園在廚房在走廊跑個全馬,更有人爬後樓梯不知數千回登個珠峰高度。東馬傳來惡耗後,有跑團在深水埗完成「東京街」馬,還有充滿童真、到玩無可玩的將軍澳「龜兔圖案跑」。

能夠自 high 的人是幸福的!

Google map 改圖
Rory Southworth在屋企的30級樓梯,上了1,363次,到達珠峰高度8,850米
充滿童真的「龜兔圖案跑

3) 熱血地等

賽事取消,不等於沒有操練,總有些人不落街跑下、不上山爆下,他們會生病、會抑鬱的。疫情下見到一眾跑友沒有頹在家中,他們都在晨操晚跑,鬥熱血鬥K數。更有人嘗試在七天在七島走七馬,環港島跑62K、劏大魚 (大嶼山兩極走,汲水門燈塔至分流燈塔,約40+K)、劏青蛙 (港島兩極走,鶴咀至西環泳棚,約30+K,可 kill 14標) 更是近期熱爆路線。

大嬸也劏過青蛙,奈何因下雨要中途撤
劏青蛙 (港島兩極走
劏大魚 (大嶼山兩極走)

等一場賽事

不過最令大嬸等待和思念的,是延期至10月舉行的「逆之女」山賽。大嬸與跑班男神教練 KFC 有個約定,他會在終點等我衝線,再來個深情的擁抱。

大嬸記得參加第一屆逆之女 (「逆の女 被寵愛的感覺」) ,一眾追隨逆女的書僮,斟水遞 gel,加油聲此起彼落,那一刻發揮了人性光輝,係愛呀!女生無論幾打得,上山下坡十分 tough,總要被寵被錫、被人等待,才能有力上路。

各自精彩的「花漾男」迎逆女 (逆之女 fb)

上屆逆之女安排了禮服男迎接一眾逆女,今年大會更組織「花漾男」打氣「兵」團,備有各款型男鮮肉,包括有鬚根、滑淨、開朗、憂鬱、腹肌、臂彎、勁人、素人、有 chok 有博學 (資料來自大會fb,希望集郵的要留意),照顧不同喜好的逆女,亦令姊妹們出現選擇困難症,但大嬸早已鎖定目標,希望大會盡快公佈「花漾男」的當值位置!

面對生命中的挑戰和逆境,大嬸欣賞跑界中人那份堅持和逆思維,為跑友們增加不少能量和樂趣,苦中一點甜!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廣告
逆流大嬸
大嬸喜愛跑山,攀峰下坡,挑戰自己,有逆流大叔的堅持。跑齡雖短,積極鼓勵一眾大嬸踏出行山的第一步,共享大自然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