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通常只會留給年青人和富二代。但塵世間有三嬸一叔,不顧年齡體能、家庭仔女,十日內做了件異常瘋狂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香港的 Asia Trail Girls (ATG) 聯同馬來西亞的 Sportlicious Malaysia 舉辦了 Race for Elevation比賽, 4人一隊10日內,在自己的國家攀升鬥多,隊中最少二人必須是女性,不分年齡組別。教練很快邀請了跑班中的首席快腳、高級快腳和鮮肉快腳組隊。

長老遇上騙局

在 WhatsApp group 見到有長老級同學發起自行組隊,講明呢次的 VMV 是享受過程,讓銀髮閃亮,其實擺明弱勢社群心態。由於自己數自己跑,不用聚集,說好每日每人輕輕鬆鬆交千多米爬升便可以打咭收工。就好像倫敦金一樣,明知是騙局,總會有人信以為真。案中苦主埋班是三嬸一叔,是跑班中的四大長老,平均年齡是57,比汪阿姐年青16年。

大會要求每天要在晚上10點半前把當天每名隊員的 Strava 截圖上載,再在大會的 Spreadsheet update 賽果,包括距離、時間和爬升資料,四位長老看見什麼上載、spreadsheet 等即覺得頭痛,於是聘請我做資料輸入及截圖員,但我是一個有原則的人,拒絕做前線員工,堅持要叫我做 Support Team Manager,最後他們妥協,於是我有機會目擊整件瘋狂事件的案發經過。

比賽在8月15至24日舉行,賽前數天四位長老花了最多時間的,是設計一張團隊宣傳海報,group photo需唔需要戴口罩? 駛唔駛隊衫? 什麼造型? 構思用什麼隊名和口號好呢? 畢竟四人中有三個是女人!

長老花時間最多是設計海報

最後,隊名決定是 Crazy Running Masters (因他們來自 Crazy Running Club 豐山跑),口號是 Crazy runners are not limited by age。瘋狂跑友不受年齡局限!

賽事共144隊參加,來自世界各地17國家和地區,唔講你唔知,其中選手星光熠熠,有來自香港本土及外藉的頂尖越野跑高手,包括浩聰sir、Nikki Han (據聞是四徑唯一本港女性完成者)、Ruth Croft 和 Luca Manfredi Negri (他們的 ITRA 分數更是超過800)。長老有幸與他們同場較技,頓感光榮。

偽風光的日子

第一天長老們在柏架山一起各自開工,共攀升了6812m,排名16,大家感覺良好,不算好辛苦,還有漫漫長路要爬。第二天累積至13353m,竟然排名第九,大家有點興奮,話晒十大喎。第三天18972m,更升至第六,一時風光,大家熱起來。而且發現每天趁別的隊伍未 update 當天賽果,我們早入數早風光,那一刻的排名就會提升不少,自high一番,試過去到第四,短暫的偽風光,令大家都樂翻了。

進入第四天,是我們其中最年長61歲女隊員M姐的特別日子,她榮升婆婆,雖然要忙著去醫院探望女兒和孫兒,仍在醫院附近的舊山頂道跑上跑落增加爬升。第六天累積攀升至38466m,排第五,不,應該是五強! 而且被大會看中他們 – 的年紀,訪問了隊長,他們以為開始國際揚名。事後分析,就是呢點虛榮出事!

大會訪問隊長 圖: 大會Facebook
大會的另一個post(大會fb)

但好景不常,隨後的隊伍開始上力,去到第八天回跌至第六。大家有點接受唔到那種家道中落感覺。但長老沒有因此放軟手腳,我們當中最強大火力的女隊員R,更在柏架山玩通頂,無限輪迴波頂,她說晚上涼爽人少 (「鬼」唔知咩),這位藝高人膽大的女黑俠,交出了4135m (走了62K) 的單次個人爬升。

另一位女隊員C攞左差不多一星期的假期,她怕悶,喜歡到不同的場地爬升,足跡遍及各大名山,九龍坑山、畢架山、昂坪360救援徑、孖崗山、紫蘿蘭山、柏架山、西高山、青山…..。她說有次 loop 畢架山麥徑的樓梯10次,那一塊樹葉在那一級樓梯也認得。在第10天她跑孖崗時,她說好像突然進入了結界,感覺四周圍的環境好陌生,像從未到過。我們懷疑她確診思覺失調。

昂坪救援徑
C在2170級的九龍坑山走了兩轉

我們的唯一男士D大叔,有次在山頭無限輪迴之際,突然有途人問他是否迷路? 其實想去那裡? D大叔不能攞假,但他在返工前,午飯時和放工後一日三餐都在跑數,像欠下大耳窿好大條數。教練說見他又瘦又黑,極低體脂,似非洲飢民,有些心痛。其實D大叔不知多強,由鰂魚涌全 jog 上柏架山波頂,途中沒有半點懷疑人生! 不過他對於三位超強大嬸,感到極之驚訝和自己的渺小!

C和D跑上西高山頂,有璀璨的夜景作伴

D Day決戰

第九天 (23/8),我們被後隨的隊伍追得好貼,仍排第六,與第五位相差5656m,大家心裡冷了一截,對於五強是否保得住都不作遐想。來到賽事最後一天 (24/8),教練幫我們分析對手形勢,說如果今日做到超過11000m有機會平手,要有14000m以上才可以安全擺脫緊貼的對手 (第九天我們與第五位隊伍相差5656m),返回五強。大家只好敷衍講句,盡做啦!

M姐和R第九天晚上在柏架山走第二輪通頂,非洲飢民D大叔聽了教練的分析,竟然不能入睡,半夜1點起身去跑數。C不敢怠慢趕去淺水灣拗輪迴孖崗結界,之後經紫蘿蘭山去陽明,上渣甸山、畢拿山,約好晚上在大風拗涼亭,各自作最後衝刺。亦希望在最後一天返回柏架山作完美的結束。

M姐和R通頂跑柏架山

晚上7時長老們先後到達,各自做嘢,有些上波頂,有些爬天梯 (Jacob’s Ladder),R之前一晚 (23/8) 已通頂走了70K,交5342m爬升,跟住去返工 (香港人無論任何情況都會去返工,原來真有其事的),放工後上大風拗再爬升,其實已超越了 crazy,簡直insane!

已做了婆婆的M姐交出之前一晚的通頂數4123m,D交3700m,經過大家瘋狂跑數,7時許手上約有14000m,大家 high 到不得了,但C未肯停錶,開著頭燈在 loop 天梯,一轉賺到80m爬升,每次回到大風拗涼亭時,又好 obsessive 地要再上天梯,C瘋狂走了拾數轉才肯停下來。到她停錶時交整日的3053m,此時全隊合共已超過17000m了。

Loop 畢拿山天梯時遇上日落美景

活動截止時間是晚上10點,10點半前要upload所有資料和Strava cap圖。但R仍不肯停下來繼續 loop 天梯,到了9:50,眾人十分焦急,要搵R和撳停手錶過數,因早前半小時試過入唔到大會的 spreadsheet,可能太多人一起 update。終於R在9:55回到涼亭交數,我們隨即報數和 upload cap 圖。

總結在最後一日全隊共攀升17959m,等於兩個珠峰,瘋狂地超標! 總累積是77289m,暫時排第五,但只是偽風光,因未到upload data的死線,其他隊伍未入齊數。大家屏息以待,到了10點半,我立即上官網 check spreadsheet,copy 數字自己做排名,大家好緊張等待 Support Team Manager 宣佈最後結果:我地第五,Top five!

我們與第六位的隊伍只相差782m (大會fb)

我們與第六位的隊伍只相差782m,如果不是R跑到最後一刻、如果不是C的強迫行為、如果不是M姐的不眠不休、如果不是D大叔的一日三跑,一班總歲數超過220的廢老,不能造出奇蹟!

其實駛唔駛咁興奮? 賽事只有頭3名獲獎 (都是一張 e-cert),第五名只是nobody,沒有得上台,沒有掌聲,只有十大排名榜的一個中間鋪位。晚上11點在大風拗沿柏架山路摸黑走落鰂魚涌,Support Team Manager在思考,是什麼驅使這四位長老,做出這麼瘋狂(接近虐老)的行為?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number of breaths we take, but the moments that take our breath away.

老套但真!

PS. 雖然冇得上台,但長老們都堅持要讀出需要感謝的名單:

  • 豐山跑教練 KFC 的策略指導和激勵
  • 陪跑和打氣的跑班同學
  • 專誠送電腦到大風拗的D大叔太太
  • 特別鳴謝三次拖車送重甸甸的物資、冰凍西瓜、糖水和飲料到大風拗涼亭(行3K斜路上去)的阿 Wing
  • Support Team Manager (好明顯係我迫佢地加上去的)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