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香港山路錦標賽「誰是季軍」.Follow Your Heart: KC的跑步人生路

「喂,老老實實,你地係唔係約定一齊衝線? 邊個堅係第3? 有冇內定先?」

3名外星人同時衝終點,是越野界的經典和話題 (由左至右: KC、怪獸、阿歹) 攝: Kuku

唔好講咁多,食咗花生先

週日田總舉辦的「香港山路錦標賽2022」50K,3名外星人一齊衝線片段在越野界洗版,分不到誰首先壓線,因為有片都冇真相,花生滿地,睇得人非常肉緊,同時亦關乎誰可以代表香港出戰泰國的越野世錦賽。

KC (Chan Ka Keung)、怪獸sir (Tsang Fuk Cheung) 和阿歹 (Tse Kok Wai) 沿路互片,爭奪賽事的季軍 (與第一的城武雅和第二的 Jeff Campbell 有段距離)。離大尾督終點前幾百米3人都是平排跑,直至衝過終點,晶片得出來的時間,3人竟然都是相同的5小時58分02秒,咁點算? 有說是交由大會的裁判決定,最後大會宣佈由怪獸sir取得第3名,KC第4,阿歹第5。於是好多網友找出不同角度拍攝的相片和video,開始鑑證分析,研究角度、光線、陰謀,眾說紛紜,各有各認為的真正季軍。

誰先過終點,世紀懸案

約了KC食早餐 (see,我又識佢),在佢想食那碗麥皮之前,我食大包花生先:「喂,老老實實,你地係唔係約定一齊衝線? 邊個係堅第3? 有冇內定先?」

「當然冇約定,最後落汀角路大斜路一段,大家都出盡力跑,其實真係同一時間衝線。」KC一貫慢條斯理地說話,與他跑步的速度相反。

讓數字說故事,睇番分段時間就知,KC同阿歹一開始已經拍住跑,守住第3第4位置,前後相差幾十米,有時會在水站一齊補水。直至烏蛟騰郊遊徑往新娘潭段,怪獸sir開始在後面趕上來,從此3人身連身,心連心,往大尾督終點衝去。

「沿途我地冇乜吹水,大家都專心搏到盡,記得係一個 CP 阿歹問過我食唔食壽司。」

「最後我地一齊衝終點確係非常難忘,走左50K,氣同力都盡,仲要加速去衝,過終點果刻,有斷氣感覺,跟住我瞓左係地下。大家都有些激動,阿歹走過來同我擁抱!」

KC過終點後險些氣絕身亡 圖: 作者提供
同阿歹一直互片,到最後是互抱,感人的一刻 圖: 作者提供

「我一直都以為是三季軍,隔左約半個鐘,大會才宣佈名次。」

「接受自己失落季軍嗎? 會唔會上訴?」我係尋釁滋事之徒。

「會用平常心去接受,大會講左最後交由裁判去決定,應該唔會上訴。其實我更加重視我地3個人的友誼,大家都有識英雄重英雄嘅感覺,邊個攞季軍真係冇乜所謂。」 唉,我明顯挑不起事端。

誰是季軍?係愛 圖: 作者提供

KC跑之路

因為近年在數個賽事有突出表現,KC在越野界開始為人知悉,漸露頭角。之前是 nobody 的KC,如何能在週日與怪獸sir、阿歹埋身肉搏? 回到少年KC,讀書時主要打籃球,畢業後開始玩路跑,沒有什麼系統訓練。「但我好感激由康文署過來的張 sir,他帶 IVE 長跑隊,耐心教導,我獲益良多。我一直跟左佢好多年。」KC 深夜來電,特意提我加番呢段。

2018年他初試參加渣馬半馬,做1’39”。同年跟 friend 去玩柏林馬,被編在最後一批選手出發,起步後困於人群中,要左閃右避,好耐至慢慢加到速,但都跑到 3’10”。2019年參加芝馬,好想做到sub-3,但當日氣溫超凍,只有4度,經過水站,手指凍到不能彎曲去攞水,最後雖然PB 3’03”,但始終不能走進sub-3,有點失望。

柏馬是KC的初馬,幾經艱辛至殺出人群,仍做到3’10” 圖: sportograf.com

馬不停蹄,再參加內地的汕頭全馬,「汕馬賽道平坦寬闊,分段時間理想,一直保持身體狀況良好,心想sub-3 在望,怎知去到最後4K,橫隔膜超痛,要用手按住跑,好辛苦衝過終點時,看見大會時間是2’59”,真係喜出望外,超興奮。」

汕馬跑到 sub-3,超興奮

KC 首次參加越野跑是2018年香港長跑會舉辦的「畢拉山15公里古蹟越野賽」,有一段由大潭水塘上大風坳,在那段長命斜,跑開平路的KC見到有選手在慢jog 甚至跑,覺得好奇怪,點解上斜路會跑?上完大風坳跟住落去金督馳馬徑,差不多個個都跑,他也有疑問,點解落斜路會跑? 於是他也跟著跑,感到好爽!

Mid summer越野賽初嘗勝滋味 圖: XTE

2019年他一口氣報了三場 mid summer 短途山賽,城門賽道組別第2,全場第5;香港仔賽道組別第2,全場第3;大帽山賽道組別第1,全場第1。愈跑愈好,更發現越野跑變化多端,而且在山徑奔跑,感到自由自在,在山之巔,看見遼闊的山線,無底的藍天,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從此熱戀越野跑。

在山之巔,我就是生命的主人

2020年 KC 參加 Hoka 訓練班,透過教練 KFC 加入了豐山跑 ,接觸到很多山友,更重要是認識了匈牙利藉女跑手 Eszter (今年UTMB全場女子第5名),兩位精英跑手經常約操,其實也只有 KC 和少部份男快腳有能力跟到 Eszter 的 pacing。他們在疫症期間,結伴參加了不少 virtual 比賽,包括 HK100賽事,也獲獎無數。其實 KC 的英文不太靈光,需要透過 Eszter 的司機翻譯做聯絡,跑山期間則透過手機google translate 溝通,十分有趣。不過現在 KC 經常與外藉跑手操練,相信用英文溝通再也難不到他。亦見到他強大的適應力。

>

與國際級跑手 Eszter 是 running partner,亦只有他至陪到操

KC人生之路

KC 目前沒有固定的全職工作,只有part time job 和品牌贊助,大部份時間都專注於操練。「其實你在越野跑有什麼目標?」

「我希望可以進入香港越野界的精英行列,也想在國際賽事爭取成績。」不過大家都知越野跑在香港仍是小眾運動,政府批准搞賽事已經是皇恩浩蕩,更遑論有什麼支援。品牌贊助只限於產品使用,甚少有金錢上的援助。

KC 面對著來自家庭和經濟的壓力: 點解唔正正經經搵份野做? 其實真係好難解。KC 回應:「做運動員的生涯十分短,只想趁仍有能力的時候去爭取和發揮,有些事情錯過了就不能回頭。」KC 拿青春賭明天,瀟灑走一回,chill,但代價和風險高,值得嗎?

「我讀書的時候是左耳入右耳出 (可能連左耳都未入過),沒有什麼事情撻得著我。」

「但當我接觸到跑界,成個人好似 high 左,感覺有一股源源的動力,我經常上網睇書搵資料,增進知識,糾正錯誤,提升技巧,也願意捱苦去操練,十分享受過程。」

輕快的感覺飄上面,可愛的一個初戀。

KC 有句說話經常掛在口: 跑步時要聆聽你的身體。而對於前途、人生,他選擇 follow your heart!

You dare to dream?

按: 標題括號內文字為編輯所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