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場馬拉松賽事中,「堅持」有沒有一個國際標準?

村上春樹曾經講過:
「如果用走的來完成馬拉松,那就失去了來參加馬拉松的意義。即使速度再慢,也要堅持跑完全程。這樣的堅持,在他參加一百公里的超級馬拉松的時候也堅持了下來,十多個小時的奔跑,確實讓人難以想象。」

我沒有否定村上的能力,也沒有這個意圖,只是在剛剛過去的澳門銀河馬拉松賽事中,確實存在了一個問題:

在馬拉松賽事中,我們需要堅持的到底是什麼?

時間回到九月初,我再次重新開始跑步,以每天慢跑30分鐘開始,讓身體習慣了就增加為每天慢跑45分鐘,我的慢跑定義是6分速至6分半速,就這樣慢跑了一個月(300公里)。


到了10月,開始增加每星期一課速度課 (有時是亞索800,有時是I速T速),逢星期六就長課,這樣又跑了一個月(300公里)。

11月是馬季的高峰時期開始,早前已經報名的賽事有澳門銀馬、廣州馬、香港渣馬。而這幾場全馬都不是目標賽事,或者說在這三場賽事中,都沒有指定的目標,可以試一試練習的成果。

所以11月份特別安排了幾次M速跑及30K以上的長課,銀馬前的兩個星期開始減量 (260公里)。

練習、休息也準備好,是時候決定一下比賽配速了。按照三個月內的訓練方式,M速應該可以500-510左右完賽,但是當想到 BQ 的配速要440時,我反問自己:

連開5分速內的勇氣也沒有,談什麼 BQ?

所以,在賽前決定配速450 (按照練習狀況,應該可以跑到30K),就看看可以跑多遠。不過我卻忘了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右邊膝蓋下方,在跑步過程中偶爾會有痛症出現……

到了賽事日,找了肌力貼聖手-女俠,替我兩邊膝蓋加持,再一早預約了跑步女神-橙小姐,共同開450配速拍住跑 (這個很重要的,因為泊住女神就一定有多相片)

橙小姐的策略是,一開始先衝出人群 (因為她喜歡自由奔放地跑),而我保持速度 (450)去趕上她。而現實情況是,我一直保持450速度,要去到西灣大橋口才追上她 (15公里)⋯⋯⋯

追上了之後就繼續保持著445-455間的配速,這時膝蓋上的肌力貼,只剩下右邊的一條在甩下甩下,不過仍然沒有不適,到24、25K左右就索性把最後一條肌力貼拉掉。

這一拉,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實際作用,右邊的膝蓋就出現狀況……我立即將速度放慢,繼而改變動作去舒援,情況好像有好轉。

然而跑不到1公里狀況再次出現,只好停下來伸展再跑,但情況仍然不變,在右膝出現狀況下完成了30公里 (2:27:00)。

其實已經完成了當初的預定目標。

這時,橙小姐追了上來,但當時情況已經不能再一起跑,我的相片計劃沒了,我給橙小姐打打氣就目送她離去。之後寶儀與慧慧來到,我又開始有了繼續跟上車的念頭,可惜仍然一拐一拐地跑,為免加劇傷患,我再一次目送女神們的離開,而寶儀臨別的一句: 你已經好叻了(涙)

之後遇上了同樣出現狀況的東哥、Joao、香香,他們也是邊跑邊行,令到原本打算在銀河迴旋處走回運動場的我,決定繼續走回終點。

期間遇見十步成屍的打比 (因為賽後她說我只能520配速跟她跑了十步),還有其他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在身邊刷過。

繼續在賽道上邊行邊跑,35K時遇上狐仙,他的情況好像更嚴重,我走上前慰問一下,原來他在30k左右已經開始步行……我想想:

我繼續邊行邊跑,對於賽事來說也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如果孤身一人踏上歸途,那種感覺實在太孤苦了

這一刻我們剛好遇上了,就一起邊行邊談,到每一個補給站就跟工作人員打氣。 其後有阿成及國內跑友加入了步兵隊伍,互相分享賽事樂事 (相信這場賽事也會收納在日後故事當中)。

入運動場前,有一大批已經完成賽事的跑友為大家打氣,他們也很愕然為什麼我們在步行? 向著我們叫嗌: 加油呀!跑埋佢!

我們笑笑地點頭,畢竟大家也是剛完成賽事就馬上為參賽選手打氣,現況下我們沒有特別去解釋,就進入了最後運動場一圈的路程…

在一場馬拉松賽事中,想什麼什麼的PB、奬項、BQ等等……先決條件是完成賽事,否則你有什麼目標也沒有用。

當然,我們每個人也想熱血一番,拖著傷腿咬著牙繼續跑,燃燒生命及激情去完賽 (說實在,這種感覺很爽的,而這種悲壯的畫面亦是人們喜愛),但換來日後傷勢加劇,親友們的擔心 (責罵),是否值得?

我亦曾經好熱血地相信,那怕是1秒,也要勝過昨天的自己,也曾經深深認同到達終點時,力盡的自己是最帥氣……

在銀馬終點線前的8公里,我與投契的跑友們漫步而回,想到村上這一番話,他的意思應該是指在沒有傷患的情況之下,堅持跑下去。

而我體會到的,是每個人也有跑與不跑的理由,用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別人身上,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繼續完成賽事,用什麼方式去完成,抑或是中止賽事,也是按自己意願去進行,這個才是當下的你我。

我們方式也許不一樣,但我們也是一樣的堅持。

堅持自己所相信的。

在漫長的跑步生涯中,沒有真正的輸贏,當然,有人會認為這是一種推動力,但現在的我不會以業餘跑步愛好者的身分去追尋勝負。

有人問我,點解可以日日去跑步? 有什麼原因? 是否已經是你生命中不可缺少的東西? 或是想證明什麼? 想挑戰什麼?

我會把跑步當作一位知己好友,我會經常與他一起,有時候會短暫分開,亦會突然重遇,至少我們要相信這個好友不會傷害我們

最後以一段歌詞來紀念我倆歷史性一同完賽:

「低谷裡碰著你
高峰上遇見你
物轉星飛
只想與你再一起」

低谷一起走過了
在高峰上記得有我

722的跑步異想世界 Facebook 專頁
Run Plus – 路跑家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9258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MGM澳門遠足者2018] 在冷靜與熱情之間的天國與地獄
[722的跑步異想世界] 在千里中發現愛
[722的跑步異想世界] 努力嘗試過 就不用太介意結果
[email protected]

廣告
722
跑步除咗健康,訓練、比拼之外,應該仲會有類似心靈雞湯之類嘅感受,將正面訊息傳遞開去。我以722為終身號碼,參與各大小賽事(722 — 7代表妻子,22代表兩名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