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細碼越野跑手,不是指身形,那是XL,是指賽程,參加的山賽大部份是20K以內,像 Polar Vantage Challenge 10K 短途賽是最愛,一小時多便完成,體能可輕鬆應付,更可回家沖涼吃飯。25K已是極限,是年中重點大賽。

不過跑班教練Kevin見我玩的都是短途賽,便成日囉囉唆唆,說什麼要定目標突破和挑戰自己,常常鼓勵 (其實是吟噚) 我去玩大碼山賽,即4xK以上的,還說跑50K山賽會輕鬆過走10K路跑,我覺得佢是祈福黨或賣倫敦金的,氹人落疊,當我是無知老青!

最近跑班有年青跑友報名 MSIG Ultra Tai Po 44K (31/3),叫我一起參加,教練的的叮嚀響起耳邊,加上小鮮肉盛意拳拳「哀求」 (其實一起步就一定唔見佢尾燈),竟然有點心動,好,豬年要做單大野! 先報名後試路,怯就輸一世 (當時應該是腦部過份充血)!

門檻較低的ITRA 3分賽

一眾三人跑班同學試路團,在晴朗的二月二日早上康樂園出發,經九龍坑山、流水響水塘、南涌郊遊徑、新娘潭路 (近大尾督)、上八仙嶺、黃嶺、九龍坑山,返回康樂園。共44K,總爬升2300M,時限13小時。對跑慣長途賽的來說只是當前菜,但於我卻是超越人類極限的挑戰!


Ultra Tai Po 完賽可得ITRA 3分,分析過是目前市面較易取得3分的賽事,通常都要求有50K,爬升也會較高,例如環大帽山越野跑元打火是50K,也是取UTMB 3分,但爬升3650M,而且提起燕岩,好像佛地魔的名字,大家都聞風喪膽!

計劃用10小時完成,平均時速4.4K,表面上是輕鬆的,但始終未試過這麼長途,不知後期的體力的下降情況。我們九時起步,預計晚上七時返回康樂園結束,當然帶定了頭燈,和約2.5公升水和大量 energy bar (也是令人聞風喪膽),因不知途中有沒有補給。

康樂園 Club House 出發

遇上九條龍

頭兩K全石屎路跑,當經過大埔頭遊樂場時,見到有工作人員開始裝置Race Base 的拱門,同行跑友記起前一日半夜是The 9 Dragons Ultra 九龍超跑50英里山賽在大棠渡假村起步,走約80.5K,到這個遊樂場衝線,cut off是晚上七點。

打開手機一看地圖,發現九條龍有部份賽道與大埔超級越野賽重疊,即稍後會踫上部份參賽者,話晒係50英里 (唔知點解用英里好似型啲咁),而且九龍超跑山賽有個「超」字的都不會太友善,地球人不會輕率報名,頓時感到大賽氣氛。而且跑班有兩位同學仔也參加了,若咁啱遇上,不要太失禮,定要扮到輕輕鬆鬆我冇野我冇野咁!

九龍坑山的九百多級石級令人倒抽一口涼氣,但見同行同學們都不用開 pole,我也不能輸陣。教練近期常操 hill repeat 和跑斜路,夜貓貓捉我地跑上筆架山山頂自high一番。果然有些效果,登頂時面容也不太扭曲,仲可以即時計條四則運算 (又囂)! 我們比原定時間快了約30分鐘,希望夠彌補後段慢下來的時間。

九龍坑山,怯就輸一世

下山經流水響水塘,已泛起濃濃的初春,樹上掛著嫩綠與淡紅,任何人任何事情經過都要暫停下來,讚嘆水面絕色的天空之鏡,都係果句老套說話,別讓工作填滿你的生命,懶理快腳在前頭等待。

任何人都會停下來打咭,扮個文青

在鶴藪道沿途開始陸續見到九條龍的選手和標誌。鶴藪道左轉上鶴藪郊遊徑時,竟然真的踫見跑班同學仔P君,他已跑了十多小時,四十多公里 (我們到郊遊徑時只走了約11K),但看來精神抖擻,無喪屍 feel。立即來張 selfie,打氣幾句,他隨即繼續上路,跟了他一段,很快連尾燈也不見,雖知他15日之後便會出戰渣馬,不可能是地球人吧!

其中一個不是地球人
路人甲乙一沾大賽氣氛

從鶴藪郊遊徑走到新屋仔村,沿途都有 9 Dragons 的黃絲帶引領,因這段是與 Ultra Tai Po 相同,我們也跟著絲帶、尾隨前面的一位參賽師兄走,但跟跟下不見了絲帶,看看GPX地圖,弊傢伙,行錯左!無奈那位師兄已遠去,沒法通知他,希望他能及早發現。

遇上Marshall Dog

返回之前的路口,搵番黃絲帶,於是跟著走。來到另一路口,應是接南涌郊遊徑,但看不見絲帶、路牌或指示。那刻不知左右那一邊是對的。見左邊有一隻狗伏在路中央,右邊沒有狗,這時有一位參賽師姐也到達此路口,她不停罵大會的指示不清晰 (後來有說大會的指示在新屋仔村被人拆掉),大家對望一下,都下意識選了沒有狗的那一邊。

怎知行不幾步,突然一隻黃狗不知從那裡衝出來,張著口兇猛地地飛撲過來,唔似交戲,真的相信牠有誠意襲擊我們,10個驚呀! 個心離左幾離,記得前輩教落,遇狗不要走,不能怯 (當時真係做唔到囉),可以踎底除拖鞋,揸住係手扮飛拖,但那時著住對 Hoka,點除得切!

此刻發現眾人已躲到我的左邊,小鮮肉童年被狗攻擊過,還未從童年陰影中走出來。黃狗迫近,唯有本能地向狗狗出聲大喝:「你咪走,夠薑隻揪!」我地卻一路路撤退,往另一路口走,遠離牠管治的特區。黃狗沒有走上來,看來都是老臨!

左邊之前伏著的狗,很和平地讓我們通過牠的關口,原來是隻善良的狗!而我們很快發現南涌郊遊徑的牌坊就在這邊。我地佑計剛才那隻兇神惡煞的狗可能是隻 Marshall dog,當選手行錯路牠會挺身更正,只是表達的形式有點浮誇!

就是這個路口,選錯了會遇上Marshall dog
新屋仔村的炮仗花盛開,有春節氣氛

南涌郊遊徑是很漫長很磨人的上山路段,開始感到有些累,要開 pole 了,但小鮮肉仍顧及形象,未攞 pole 出來。郊遊徑接衛徑10段,是 Ultra Tai Po 的 CP2,約走了18K,看看時間,比原定的 pacing 只賺了約10分鐘。那裡近鹿頸士多,距離約1K,行去買點寶礦力和吃點燒賣充飢,還有無敵豆腐花。計劃下次操練時可在此補給,可減少負擔。

無奈剪帶離場

衛徑10段經「下七木橋」和「上七木橋」(多麼有趣的名字),到達八仙嶺自然教育徑的交匯口,轉右上仙姑峰,展開漫長的八仙嶺之旅,是 9 Dragons 的路線,但我們要直行先往新娘潭路的CP3 (約26K),才折返此路口往八仙嶺。

後邊的師兄是 9 Dragons 的參賽者,出現疲態,但還要挑戰八仙嶺

大家都開始感到疲憊,我們在交匯口休息一會,往新娘潭路進發,由於之前所賺取的時間已差不多用完,而且是下坡,我們加快腳步 jog 落去,大家好像突然上力,走得暢順。但好不幸,我一下踏空拗柴,右腳腳踝位十分痛楚,不能再繼續行程了,只能慢行到新娘潭路,在那裡剪帶,乘的士返回大埔,十分可惜。

新娘潭路,剪帶之處

這次試路雖然未能完成,但也測試到自己的能力。覺得超過25K的長途山賽是十分吃力,心裡頭仍很想趕著回家沖涼吃飯,我畢竟 at heart 都是一個大叔! 不過想起那位熱血教練和小鮮肉 (佢近排常常操山和添置跑鞋器材),他們都是有目標有理想的人,換句話說,不是一條咸魚!

Kevin 教練很認真處理每場賽事,常常嚷著同學們要告訴他參加了什麼賽事,好讓他 set 個 program 給我們跟住去操。也重視學員間的關係,彼此鼓勵支持,用生命影響生命,很 raw,但 work! 我同小鮮肉已定了下次再戰的日期!

新春地鐵總會見到星爺海報 – 大家豬年,奮鬥,努力!

編按: MSIG大埔超級越野賽ITRA分數
44公里 – 3分
75公里 – 4分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3151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Can Run罐頭跑2018] 有一種堅持
[深圳半馬集體造假] 不能承受的蠢
毅行慢腳 被遺下的靈魂
別讓工作填滿你的生命
[XTE春季越野挑戰賽]「阻人前進」與「超前扒頭」的潛規則
孫立民@Fitz

廣告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