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女朋友視角」見山系烈女文章《[Penyagolosa Trails 2018] 歐洲大型山賽過程全記錄

“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 Christopher McCandless

呢一年做左好多次 support,每逢 Samam 玩山賽,可以陪跑既我就陪跑一段,唔可以陪跑既我都係CP/終點等佢。經過呢啲特訓,基本上係山上面等一兩個鐘係濕濕碎,係終點等五六個鐘都難唔到我。今次食花生食到去西班牙,充分展現出平時訓練既成果。

Penyagolosa Trails 雖然係大賽,但對於無車既公眾黎講,去任何CP/終點都係極唔方便。井底蛙既我心諗,毅行都係100公里,西貢去屯門坐巴士最多都係兩粒幾鐘,呢個賽都係108公里啫,呢108km距離應該都唔會太難到呱。點知這麼近那麼遠,最後真係千辛萬苦,先可以去 CP 見佢一面,仲可以係終點見證佢衝返黎。

12 hours to step on the starting line

比賽果日我地先到達起點 Castello (當晚午夜起步),食左餐午飯,等埋好忙既 Airbnb 房東交低鎖匙 (第一次見到好忙既西班牙人,上房放低行李,我地就落去一街之隔既 Expo 兼起點。

近到一個點,樓下就係Expo兼起點

Expo 唔算好大,比一般日本馬拉松 Expo 都細,我地買左啲紀念 Tee,拎埋選手包就返上房訓覺。
有得必有失,近起點可以最後一刻先落去起步,但缺點就係 Expo 好嘈,嘈到訓唔著。佢典左成個下晝,都係訓唔到,決定早啲落去寄埋 dropbag,順便買晚餐上黎煮。

Expo越夜就越熱鬧,相信好多參加者都係即日到即晚起步。食完晚餐,佢訓左一兩個鐘,就換衫上Gear準備起步。係起點影返幾張自拍,就目送佢入去 Gear Check,然後逐漸消失係人群中。
我行到離起點幾百米既賽道旁,拎住 Gimbal 等待大軍到來。午夜十二點,教堂鐘聲「噹! 噹!」,比賽正式開始! 呢種起跑方式,真係比槍聲更有意境,果然係歐洲野。見住領頭既警車通過,接落黎係一大班Elite,過多幾分鐘,先見到佢跑過。立即伸手出去摸下佢隻手,「快啲返黎吖~~」咁佢又消失係人海當中。

一陣見~
快啲返黎丫~~

我一個人返到房,再一次上網搵辦法去 CP Vistabella (84.2公里處既CP)。只要我去到 Vistabella,大會就有 shuttle 去終點 (其實 shuttle 上車既地方離 Vistabella 仲有兩公里)。之前上 Google Map 搵過,係無公共交通工具去到。剩低只有兩個方法,租車或打的。租車,我就唔敢拎個雪藏牌出黎重見天日(事後證明,唔租車係執返條命),打的,呢個距離 (70公里) 保守估計都要100歐元,佢出發前叮囑我千祈唔好打的去搵佢。

但係我硬係覺得,我唔去見佢我一定會後悔。正當我萬念俱灰之際,畀我搵到張西班牙文既巴士schedule,可以由 Castello 去 Vistabella,睇黎天無絕人之路。好,第二朝訓醒就去求證下呢架巴士係咪真係Work先。

那日下午,我坐上了開往 Vistabella 的巴士

訓醒,房東係度熨衫準備返工 (都話左佢好忙),我問佢有咩方法可以去 Vistabella,佢一臉驚慌,我由佢個表情已經知道呢個地方係好偏僻好難去。跟住我就出發去巴士 schedule 上面個地址,打算去巴士公司問。行左成45分鐘,卒之行到去「巴士公司」-工廠區附近一排無人住既屋。敗走,返到市中心,去 Tourist Centre 問。

Tourist Centre 哥哥好好人即刻過黎幫手,聽到我既難題之後,擰轉頭同後面個女人講西班牙文,個女人又用西班牙文講左一大堆野,中間仲擰擰頭,我心諗今次應該行人止步。點知個哥哥係佢個 folder 度拎左一張黃哂既紙出黎,exactly 係我之前上網搵到果張巴士 schedule,而佢果張個 version 仲係2011年 (我搵到果張係2014年),唔怪得擺到黃哂。究竟有幾多年無人去過 Vistabella? 哥哥同我講,今日 (星期六) 有一班15:30pm車去 Vistabella,但係星期日會無車,所以係 One-way 返唔到黎。我聽到當堂興奮到跳起,我同佢講無問題丫,總之我去到 Vistabella 就得,到時我死都會死上大會 shuttle返黎 Castello。然後我問佢係邊度上車,佢話係醫院出面,咁我又行去醫院確認。

去到醫院,係外圍兜左個圈,都唔知係邊度等車,於是入醫院問人。Reception 無人,惟有行入惟一有人既 canteen 度問。Canteen 無人識英文,但係有個收銀姐姐好好人,佢拎住 Tourist Centre 哥哥畀我既資料,帶我行出去醫院外既巴士站。果然,巴士站上面貼左張去 Vistabella 既 schedule。收銀姐姐走左之後,我睇清楚啲張 schedule,總站咪係 Castello Renfe (火車站)? 火車站我識去,行20分鐘左右就到,總站上車好似穩陣啲喎,於是我又再行左去火車站 (搞咁耐都仲未到15:30pm)。去到火車站,見到巴士總站有個窗口,就係果架開去 Vistabella 巴士既 Ticket Office,但係休息到15:00pm先再有人賣飛。等呀等,果然西班牙人係唔會咁勤力,最後15:15 pm都無人賣飛,我直接上巴士畀7蚊歐元司機。

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

上左車,放心又擔心。擔心我去到 Vistabella,佢已經過左CP,雖然咁都唔算太差,起碼我地最後 (應該) 會係終點見面。Vistabella 究竟係咩地方呢? 會唔會落車同 CP 離好遠我搵唔到 CP 呢? 會唔會我去到 Vistabella 但行唔到去兩公里外既 shuttle 上車地方,最後去唔到終點,困左係 Vistabella 最後連第二日飛機都 miss 埋呢? 諗左好多野,然後就訓著左。巴士越上越高海拔,我先明白點解 Vistabella 咁難去,原來佢係一個山中小鎮。

唔知大家有無去過張家界天門山,上天門山既髮夾彎路,同上 Vistabella 既山路應該不相伯仲。如果我揸 GTR 上黎,我應該碌左落山了。巴士比原定時間早到,我一落車,就見到大會義工,真係好好彩。

天門山示意圖

我沿住賽道行上 CP,打算確定 CP 位置然後先搵個位等佢。可能我一臉好奇,有個義工肥哥哥主動問我有咩幫到我,好難得佢仲係講一口好好聽既英文,唔駛我估估下。佢知道我等人之後,我就問佢呢度點去終點。佢問我有無車,點樣黎呢度,最後問下旁邊既義工,細細聲同我講,呢度本來就無車去終點既,但就有 shuttle 載剪左帶既選手返終點,佢話我著得都似選手 (我諗佢既意思係我似剪左帶既選手),應該照上車都無問題。

我萬分感激肥哥哥教路,然後反方向沿賽道行,舉起 Gimbal 等遇上佢。行左大約幾百米,真係教鬧鐘都無咁準,一日一班車,唔遲唔早咁都畀我係70公里外千幾米海拔既荒山野嶺撞返佢!佢係山坡上面落緊斜,離遠已經認到我,揮住手跑過黎。我做到喇!跟住我地一路講頭先發生既事,一路行上 CP。

任務達成50%
CP Vistabella

CP 似係一個大貨倉 (但又有個台),熱食汽水運動飲品都有,仲有幾張長檯畀選手坐低休息食野。佢食左啲意粉,去左個廁所,逗留左我諗20分鐘又上路。我一路陪佢行,行到入山我地就道別,「快D返黎丫~~」,佢消失係轉角中。

我又繼續我既冒險旅程,我行返去 CP 上 shuttle,同一個真正剪左帶既伯伯,同埋另外一家大細出發去終點。到達終點,例牌周圍巡視,跟住就坐係草地睇選手返黎衝終點。當時係晚上六點幾,我要係度等最少六小時。

九點左右,天開始黑,海拔千幾米既山區開始寒冷起黎。我匿入附近既教堂仔,希望可以坐到十二點。出面既天氣急速轉冷,應該得返幾度,工作人員都著住羽絨大褸,而我件羽絨就係 Castell o個喼入面。得件風褸,一出去室外吹風成個人都震到不能,好彩有教堂避一避。

小教堂

十點,有個阿伯 (對面餐廳老闆) 走入黎對住我講西班牙文,我當然唔知佢講乜,佢就拎左一大條鎖匙出黎,噢,上帝之家要閂門喇。我走出教堂,喱入餐廳。入黑之後,衝終點既人越來越少,餐廳既人都唔多,即使我無幫趁坐入去,都無畀人趕走,隔離仲有幾個伯伯捉緊飛行棋(夜媽媽點解會有幾個阿伯係度捉棋……)。坐坐坐,大會終點既 Wifi 依然連到,可以畀我 Check 返實時佢過 CP 既時間。12點後,我嗌左杯 Espresso 一飲而盡,就衝出去終點等佢返黎。

等左一陣,有一堆光返黎,我知道係佢喇。佢衝過終點,其實有D劫後餘生,又凍又攰,要立即入帳篷取暖。入到帳篷,已經有幾個選手圍住火爐取暖。拎返 dropbag,佢著左幾多衫都仲係好凍,直至上 shuttle 先好少少。 Shuttle 上面顯示出面得4度,我相信實際上應該仲低。佢訓到死左,而我就唔知做乜好似有啲高原反應,周身唔舒服之餘仲係咁放屁 (多屁係高原反應既徵狀之一)……返到 Castello,原本係起點既廣場已經拆哂野,只剩低一個倒數電子鐘。

Yeah~

「如果有人在終點處等候,如何辛苦也都值得。」 — 孤獨跑者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95888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Penyagolosa Trails 2018] 歐洲大型山賽過程全記錄
[2018 Trail World Championships] 香港男女代表 曾小強 梁影雪 順利完賽
[HK100] 面對傷患 放慢腳步的勇氣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