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越野跑 Trail Running > 「我哋有敏怡!」:「世界山徑越野跑錦標賽」香港代表張敏怡
跨出一大步,踏國際舞台 圖: WMTRC

人善被人欺,人蠢冇藥醫,人壞左冇得唱歌,人細個唔讀書大咗做運輸。咁樣,人讀書叻做醫生、人手長腳長、人跑完298公里仲生還、人笑點好低、人純品但又揸電單車….,又點呀? 咁佢會叫張敏怡。

「世錦賽」是三個含金量好高的字,具武林高手決戰光明頂的氣勢。11月5日敏怡穿起代表香港的制服,參加在泰國清邁的世界山徑越野跑錦標賽 (World Mountain and Trail Running Championships WMTRC)。「香港代表」這四個字在這日和敏怡聯起上來,結果發生了一次神奇的旅程,一次自我的發現,同有一個人好激動!

香港代表隊,左起:敏怡、阿歹、怪獸、影雪、浩聰

香港代表隊 – 80公里組 (攀升4800m) 有黃浩聰、 張敏怡和梁影雪;40公里組 (攀升2400m) 有阿歹 (謝覺偉) 和怪獸 (曾福祥),11月5日順利完成泰國的世錦賽。11月7日早上收到敏怡 whatsapp:

「我返左嚟啦,阿孫你係唔係度?」
(乜野料,我雖然係樂悠咭持有人,但仲行得走得,冇咁快唔係度囉!)

隔住個 mon 都 feel 到那種小朋友第一次去迪士尼樂園級數的興奮,搞到我真係有少少想快啲聽下佢係泰國的經歷。

8號晚,敏怡剛剛在柏架山操完落番嚟,背心短褲,頭髮一貫的少許凌亂,笑容一貫的燦爛,雙腳一貫的修長,(如果有一隻蟻,由佢四頭走到落去腳趾,應該屬於蟻界的一場超馬)。

一班人一路食住煲仔飯,一路飲敏怡由泰國帶回來的酒,一路聽她的激動。

世錦賽前傳

「參加選拔賽 (香港山路錦標賽2022) 前,山賽都是虛擬,我冇玩,可能太耐冇賽事,狀態好低迷,冇動力,自己完全迫唔到自己練,主要係跟班 friend 玩下,hea 跑,衝柏架山道,強度低。」 (大家用困惑的眼神互望,衝柏架山道,強度低?)

「選拔賽當日落到場,女子組主要係我、影雪和美欣鬥,上八仙嶺果啲 technical 路段我或者有少許優勢,但在較平坦的路況,就是影雪的天下,好快連尾燈都見唔到。影雪好勇猛好有鬥心,好想爭取代表香港的機會。我同佢前前後後數次,當有人鎅左影雪,佢好 determined 要追番。不過當影雪過咗我,我就係算把啦,我認輸!」跟住大笑,鬥心指數係綠色: 極低。

「聽你啲語氣,好似呢場世錦賽對你唔係有好大意義?」
「都可以咁講,其實80K的賽事唔係我嘅戰場,我係想玩100K,或者100 miles 的長途賽。我只當係參加「泰國By UTMB®超级越野賽」(12月8-11日舉行) 前的一場適應賽事。」

「你冇乜嘢香港情懷、為港爭光的心態咩?」
「又真係唔係咁強囉!」又狂笑一輪。(死啦,田總會唔會覺得有啲伏?)

「在50K的選拔賽後段我發現自己跌速好多,根本冇力去追,發現自己耐力唔夠,可能太缺乏長課。完咗選拔賽其實只剩四個星期時間就到世錦賽,於是計劃每星期迫自己跑100K。更一口氣參加左雷利 (敏怡是雷利大使) 同 HK50。」
「咁你都唔係咁頹。」
「其實因為有免費位。」

「跑雷利果場,係東洋山我鎅左某男教練 (冇回頭望),有少少 high,自己鼓勵自己,要 keep 住唔好俾佢過番,於是我跑得好快,終於都 keep 到。其實最開心的是果場後段冇跌速。跟住跑 HK50,全程都keep 到 pacing,感覺狀態慢慢返嚟,兩場都得第一。」敏怡遙遙見到信心的尾燈。

其實敏怡絕不頹,她為了加操,雷利比賽當天她由鰂魚涌家跑去雷利起點 (陽明山莊),當係加操。完左42K,再操多轉大帽山上落波頂。反映她著重操練多過勝負。

「話晒代表香港,其實都有少少任務嘅!」 (又大笑)

賽前48小時

「因為遲報名,田總原定安排3/11才到泰國,但3號已經是開幕禮,而且冇時間試路,在影雪力爭下,終於可以1號到,2號試左20K,千多攀升,等於走左次 Lantau Two Peaks,但覺得好攰,3號我同聰sir、影雪都唔想再跑,去左動物園睇動物。

「係就係青春無敵可人兒,但冇乜肉食。」大象諗

夜晚參加開幕禮,泰國方面都幾重視,放左成10分鐘煙花。跟住各國代表持旗出場,我是第一次穿起制服代表香港出賽,由浩聰持旗,出場跟英文字母,跟住香港後面出場是匈牙利,得兩個人,就是 Eszter 同佢老公阿 Paul,見到 Eszter 超興奮,係我超興奮。」

>

遇上Eszter,小粉多興奮
越野盛事,不知何時可以在香港登陸 圖: WMTRC

賽前一日 (4號) lunch 我去左同John Ellis、Vlad Ixel (代表澳洲)、Jeff Campbell (代表加拿大)、Eszter 食飯,原來佢地自己 book 另一間 Villa,好鬼正,我哋住大會指定酒店,因為遲報名遲 book,真係弱左少少,令我哋有成抽葡萄。」

各位觀眾,5條煙! 你識得晒佢地啲名嗎? 左起,Eszter、John Ellis、Man Yee(要有番個洋名)、Jeff Campbell、Vlad Ixel

「比賽日,開賽前要係 call room 做 gear check,其中一項 mandatory item 是要有件 120gm 的風褸,原來真係磅,我著雷利件風褸,唔夠秤,要暗中加條頭巾至過關。賽道的標誌十分清晣,大會令跑手走到每一條 ribbon 時,必定會見到下一條,唔可能走錯路,這是國際標準。」

決戰光明頂

「係飛機上同聰sir 雪姐討論好唔好用 pole,用 pole 上山係慳到力,但落山又嫌佢阻定。賽道是由起點一開始要走8、9K上1000m,到 CP1 要走兩個大 loop 再返終點,所以會經過3次CP1,可以俾 supporter 進駐,田總派了兩位極富經驗的 supporter 隨隊,好幫到手,我哋可以在那裡drop pole同攞pole,十分方便。

跑好香港故事,有你哋

第一次體驗到真正的國際水平,起步先跑一段平路,我開4分半披,但前面果班衝出去跑緊3分幾,好快已經同佢地距離成500米,好痴線。上左1000m到CP1,我排名54,係後半的位置。

跟住走第一個40K大 loop,上到最高是千六米,我決定呢個圈唔用pole,希望加速追近一些。呢段我有啲 high,不停過人,過左之後唔想俾佢追番,而且目標是鎅下一個,好有動力。鎅到男跑手當然開心,但實際對我的排名冇幫助,最想過係女選手,咁至可以提升名次。

呢個大loop 會經過村莊,村民好friendly,小朋友沿途揸國旗打氣,好開心同有氣氛。跟住的 CP 不准supporter到,亦只有簡單的水、能量飲品和生果,選擇不多,但有糯米飯,不過冇芒果,sorry,如果唔係我一定食晒啲芒果。

CP只提供簡單的飲料食物補給,有糯米冇芒果

去到CP3見到 Janet (Janet Ng, ITRA 新一屆主席),佢話俾我知我排緊40,心裡踏實一點,因總共有八十多位女選手,現在是中游位置,有得交待,而且我有留力,keep  番目前 pacing,覺得好大機會12小時內完成任務。

不過要再追前面的選手好難,他們都是速度較高的。其中有一段好長的 technical 落斜,見到前面有幾位外籍男跑手,於是立志鎅佢地,過左之後佢地好似唔係好忿氣,狂追住我,好彩最後都成功拋離左。Yeah!

Man Yee vs Wild (WMTRC)

跟住要走最後一個20K細 loop,首先喪落10K似柏架山道的路況,再走6K上1000m,超斜勁難捱,呢次用 pole 至搞得掂。沿途冇女跑手,即係名次冇進帳,只得一個鬼佬沿途追過我,算把啦!

最後一次到CP1,我的名次約是35,用了約8.5小時,剩下12K,主要是落斜,覺得可以舒舒服服完成。落坡是我較強的優勢,連鎅了幾位女跑手,去到後段上埋最後一個200米既山仔,就係全落斜,個心雄起來,起勁跑,怎知跣了一下向前仆倒,手腳都流血,但看見前面不遠有個女仔,我用左10秒立即彈起身,追。

敏兒仆了一交,傷了膝頭,以熱血止鮮血

其實開始有少少痛,不過慢慢習慣了。最後要繞湖跑一段平路回終點,在我前面有一位穿綠色衫的女跑手,我好想衝線前鎅埋佢。佢明顯唔想被我追到,佢開4分半披,我跟到喘晒氣,超攰。心諗算把啦,都係過唔到。

還剩約400米衝線,見佢慢下來,機會嚟啦,我用盡氣力好似跑 anaerobic 一百米咁,終於超前左。向著前面個拱門衝,這時候突然阿歹閃出來,俾支區旗我,我冇理佢,因為綠衫女跑手就在我後面幾米,唔可以有任何分心俾佢鎅番。

原來過了此拱門,還有另一拱門才是真正終點,真磨人。去到最後一百米時超爆,此時阿歹又再塞枝區旗俾我,我成手鮮血攞住,擺上頭頂,隨風飄揚,大步跨過終點的線,成為第31名女子完賽,好激動!

我哋有敏怡

跟住我就瞓左係地上好耐,綠衫女仔都有過來慰問,原來她是葡萄牙跑手,十分 nice,其實佢後段是好輕鬆跑。(佢心諗:你搞乜鬼,博晒命,流晒血,爭第31同32名?)

表情同傷勢唔多夾
葡萄牙女跑手上前慰問 (心諗第31名真好重要咩?)

我以9小時57分49秒完成,比我預計的快了兩小時,我未試過80K可以sub-10,有12.x EP,ITRA 有680分,是歷來最高。以往都只是620至640之間。所以好激動 (咁易激動)。

我要特別提提,我好欣賞雪姐的意志力,其實係 CP1 已經聽到雪姐拉傷了,但係佢好堅持,處理到自己的傷患,後段佢已經可以跑得番自己嘅速度,唔係咁易做到。另一方面又諗,雪姐傷左,代表香港的重擔好像落了在我身上。」

The magic of「香港代表」

「敏怡,聽你講一個咁激動咁熱血的比賽,好似同平時係香港山賽見到嘅你,都幾大唔同?」

「係呀,係香港我係享受比賽,可以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奔跑,完左可以同班 friend 吹水、玩,名次唔係我最重要追求,因為又不是全部勁人都落場砌,名次唔代表乜野。

但係代表香港參加世錦賽時,有兩個感覺好特別好新鮮,第一係世錦賽我快極都只係中游位置,我係香港好少係呢啲位置跑 (此時花生友起哄,想爆佢樽),發覺好正,可以真正跑自己 pacing,沒有很大壓力,但加速又可以鎅下前面,好開心。

第二,係有香港代表的心態,最後我同葡萄牙跑手鬥時,如果係我個人名義的比賽,我一定唔會追,算啦,鎅左佢為乜。但果刻我堅唔想全香港人睇住我最尾都慢人少少,唔去追,好樣衰。我想像到如果最後我係 hea 跑,果啲 sportXXXX、FXXX…..係會點寫。」(大家都笑翻了)

「我果刻覺得作為一個香港人真係要爭氣啲!」跟住我哋全部人都不約而同一齊嗌左出嚟:「我哋唔係垃圾!」好鬼激動真係!

香港代表,我哋有敏怡!

彩蛋

敏怡說參加選拔賽時,遲左交報名費,險些報唔到名 (語調又有少少激動)。

「呢啲會唔會係由性格走出嚟嘅經常事情?」我一貫的 mean。我看見她身旁的花生友在狂點頭,跟住敏怡反了他們白眼!

敏怡特別稱讚隨團的兩位supporter,有經驗及超幫到手

附: 世界山徑越野跑錦標賽 80公里組別地圖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