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越野跑 Trail Running > 樂仔: 人生翻盤的故事 | 專訪 Translantau 140 港一廖科樂與命運對賭
邊緣定陽光青年? 一時間好難分到,總之係靚仔。

如果有條友又爛賭又打交又讀唔成書又紋晒身咁,吓,仲要成30幾歲人? 你會話: 咁玩完啦! 佢唔一定係壞人,但一定唔會有乜成就囉計世俗話 (其實關有紋身乜嘢事)。

你咪理,有一日,佢係 Translantau140 (128K),以20小時29分完賽,港一,總排名第九,只慢 Jeff Campbell 3分鐘衝線 (Jeff Campbell 喎)。仲有,佢有能力戒晒以前的陋習,全職走進另一個專門對付自己的世界 – 越野跑。

新進的越野跑手廖科樂,是個人生翻盤的故事。

最唔鍾意同啲後生靚仔 selfie,有冇理下我感受

(樂仔約我在和宜合道運動場集合,跟住去城門水塘,他的街坊場做訪問,我問應該係大窩口定葵興地鐵去較方便? 他說不如去葵興地鐵接我,咁體貼,先加兩分。)

脫軌少年

要成為一位邊青,必須要具備中三或之前離校學歷,食煙飲酒、爛賭、紋身、爛蒲、同屋企反晒枱水火不容、會做飲食業、間唔中當然要同人開片 (點解打交?「望乜嘢”o靚”仔」– 就係原因),樂仔是個完美樣本。

我們約地鐵站集合,樂仔準時出現,見到我即時雙手合十打招呼:「早晨孫生。」站在我前面是位溫文有禮的年青人,修長身形,樣貌有點馬浚偉 feel,一身S記整齊校服,髮型修剪熨貼,仲要談話全程未碌過手機冇加任何粗體語 (追加3分),現在的樂仔是陽光青年的樣本。

「以前讀書我冇心機上堂,得英文同中史 (全班第二) 好少少,其他科唔掂,中三我決定唔讀,無謂浪費光陰。阿媽冇乜壓力俾我。老豆好少出聲,一出聲就鬧得好甘,阿哥又好唔妥我。所以唔想返屋企,試過幾次搬出去同 friend 住。」典型邊青劇情。

從一個死肥仔(係樂仔呀)到不羈的風到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是條彎彎曲曲成長之路

「阿媽叫我去她的美容院幫手,其實冇興趣做,跟住去間日本壽司餐廳由”o靚”做起。後來轉去一間中環會所返工,算安定下來,一年內升左三級,做到師傅仔,叫做有啲”o靚”係我下面。」

「點解老細會咁賞識你?」
「可能因為我做嘢快又唔計較,對自己做嘅嘢有要求,有啲食材要切到頭髮絲咁幼。」又睇唔出這位又邊又廢青做事咁認真。

賭神的墮落

放工去賭錢是飲食業的普遍文化,「乜都賭,賭馬賭波,主要玩排九。佢哋玩得好大,一晚可以上落十幾萬,我就一萬幾千。」

「賭有乜咁吸引?」
「我第一次跟friend 過澳門,見佢一路贏錢,買乜開乜,由500贏到6千,覺得原來搵錢可以好易。」

「有時我哋玩百家樂會親自睇牌,試過連贏十鋪八鋪, 後面啲人跟住買跟住嗌,一反牌就中,全部人一齊起哄鼓掌,一齊收錢,high 爆。有時明明連續幾鋪紅,自己買個藍,都中,感覺好似神一樣,掌握著眾人的命運,好型好英。」明嘅,大家活係食物鏈最低層,有幾何做到神。

這是沉迷賭博的 Chapter 1。

Chapter 2 是這樣的:
「後期買馬賭波,試過上半場買巴塞5000,睇形勢唔理想,於是再買5000下半場平,一場波落一萬蚊注,果時我人工只得二萬幾,好癲。」

「有次出糧,自己一個人去永利賭,輸左兩萬,超唔開心,成個禮拜冇出過聲,但後來就麻木,輸錢冇乜感覺。」

「有一次同個 friend 每人帶兩萬蚊過澳門玩百家樂,諗住贏幾千就走,點知半個鐘內買乜都輸,一次都未贏過,好快輸晒兩萬。好唔甘心,冇理由半個鐘就走。」

「我哋繼續賭,當然繼續輸,輸到慌,唔敢自己落注,要搵賭場的鎗手幫我哋落,輸贏唔關佢哋事,贏左會收取茶錢。佢哋可以冷靜分析,捉下路。結果都係輸,到天光我輸左十幾萬,差不多是全副身家。好大打擊。」

「賭仔心態是贏就計,輸就唔計。賭錢會發達? 果個一定唔係你。永遠都係贏錢唔願走,最終一定輸埋。」雖然好公民教育,但由過來人講,有說服力。

>

「有冇問人借錢。」
「冇,因為還唔到,都係輸自己錢。」算佢識諗。

賭神的醒覺

幸好還有 Chapter 3 – 「點解突然會有醒覺要戒賭戒煙,係乜嘢引發?」
「好多時我哋輸左錢都會走入煙房食煙,其實入得煙房都係輸錢果班,因為贏錢你唔會行開。裡面大家都係愁眉苦臉,有時諗,為乜要咁?」

「有一晚放工,覺得好無聊,見到兩個人跑步,好似好有目標咁,心諗都可以試下跑。於是去『運動家』幾舊水買左對 Nike 跑鞋,第二日仲晒俾同事睇,覺得有少少型。」

「以前好少跑,讀書時試過跑1,500米,全場最慢返嚟,跑完瞓係草地,超辛苦。」現在樂仔的10K時間是37:26,全馬是3:05,仲要話唔係咁理想,應該要做好啲,絕對係要推佢落樓系列。

「食煙飲酒賭錢有朋友,但跑步冇朋友,你可以做到?」
「係呀,食飯時佢哋食煙飲酒,我自己會坐開另一面,初頭有少少壓力。但果刻好想改變,唔想一世都係都咁生活。佢哋問我點解坐開,我話飽。過得一兩個星期,大家又習慣適應左。」

「頭幾次出青公跑步,俾到好實在的感覺,無壓力,好開心。」
「以前試過戒煙,斷斷續續都戒唔到,今次好有決心,打開locker見到有成條煙,二話不說,送左俾同事,從此再冇食過。」跑步的救贖,真係咁神奇?

只要肯提腿chok手,幾困難的路都可以跑過去

踩入跑界

「係網上見到有個大嶼山21K的山賽,我每次跑步都係10K,覺得21K唔會有問題。唔知原來山賽要上山,去到大東山,見到芒草和連綿不絕的山坡,覺得好正好舒服。見到前面的跑手行都快過我跑,唔明點解上斜上樓梯可以跑。由大東落南山兩隻腳都抽晒筋,四野無人,要自己解決,好辛苦,至知越野跑原來是這樣的。」

「跟住在印尼和沙巴神山玩左兩個100K山賽,當為旅遊活動,因為唔洗自己計劃,大會安排晒。」將100K比賽當旅遊項目,cool喎!

「2018年參加 Translantau 100,衝番終點時 (16:09),見到 supporter 都在拍掌,原來得到第五,是人生首次上台領獎,也是第一次嘗試到好實在的成功滋味。我去澳門賭錢,贏錢時的快感會好快消失,下一鋪已經冇左。當勝出比賽,好多事情都值得回味。但你唔會回味賭錢時曾經摸左隻煙屎返嚟。

冷知識 – 樂仔經常掛在口邊的實在感,是正向心理學家 Seligman, M. E. P. (2002)說較高層次的快樂(good life),是認識和發揮個人的才能和美德 (signature strengths),透過努力和挑戰而獲得成果,才是真正的滿足,此種快樂是持久和經得起挫折,非單純物質或享樂 (pleasant life)可以比擬。

在山賽中認識了 Jacky Leung 梁俊強,2018年S記贊助的 Jacky 毅行隊欠一位隊員,於是他邀請樂仔加入,其他還有 Jeremy Ritcey 和 Max Lau,都是江湖中一等一高手。「點解佢會搵你?」「可能佢見我成身S記掛,但其實果時我冇贊助,只不過自己喜歡成身穿同一牌子的裝備,覺得好似好型咁。」其實唔係裝備型,係你 carry 到型。

那時的樂仔是初出道的素人,Jacky是他越野跑的啟蒙老師

結果他們以13小時31分跑第五。「對於我來說,那次毅行是一場啟蒙的賽事,Jacky 經驗豐富,從他身上學識好多越野跑的知識和策略,點樣補給、控制 pacing、編 schedule、準備食物等。跟住 Jacky 就推薦我入S記。」

2019年樂仔參加 UTMB,「我睇 youtube 見到 UTMB 跑手又頭燈又成身裝備,埋CP會換鞋,超型,好似F1埋站換車呔咁緊張,我又好想換下鞋,睇片見到衝線條跑道堆滿人群在歡呼打氣,勁震撼,覺得成件事好夢幻。」畢竟樂仔都係個後生仔,追型尋high。

初入山界的樂仔不知天高地厚,勇闖 UTMB,因為可以換鞋覺得好型

樂仔說起步時的情境,與他看 youtube 片的一模一樣,氣氛熱爆。結果他以31小時13分衝線,可惜那時是深夜,終點只有寥寥幾位工作人員在迎接,有點失望。

2020年的 HK100 他原本想做時間,怎知起初開得太快,去到基維爾已經抽筋,冇乜鬥志,「去到畢架山見到 KFC,他對我說怪獸 (曾福祥) 只係你前面3分鐘,心諗有得追,成段都諗起呢句說話。又有番戰意。奮力去追,不過去到終點都未見過怪獸。結果以12:51完賽,慢怪獸6、7分鐘。」我懷疑KFC對每個跑手都講同一番說話。

決戰大嶼成為港一

「Translantau 140 你有冇原定的目標時間同大概位置?」
「都有,我估計19小時,希望守在10名內。一開始覺得跑手好快,完全望唔到第一同第二集團,不過我keep番自己 pacing。」

「第一個灣我俾敏怡過左,上山時我輕輕過番佢,我同佢互相鎅過3、4次,果時質疑自己是否真的太慢。」真chill,俾敏怡鎅左會質疑自己跑得慢,我要記低呢句攞嚟用。

「第二次過大佛時約70K,身體出現狀況,開始嘔,又頭暈,食不下東西,可能有些反胃。Supporter 叫下一站的人俾多啲鼓勵我,因我果時精神好恍惚。」

「目光呆滯,精神恍惚,我勸你早點歸去 。」牛牛話

「我係好多個CP都見到戰神 (楊志成),佢先到先走。去到尾二個 CP 東涌 (約100K) 又見到佢,叮左一聲,個心定下來,即係自己沒有落後太多。我哋一齊出 CP,戰神狀態唔錯,好多嘢講,我就超攰,講唔到嘢。」

「戰神同我講,樂仔,我上山先 (黃龍坑),你落山快,一陣你追番我。」
「我有好強信念要跑入頭10,果時我剛好守在第10名,如果有一個跑手從後趕上來就會失敗。我同自己講,一定要追到戰神,唔跑得嘅都要跑,我要利用落山較強的優勢去追。」突然間戰雲密佈。

「去到愉景灣最後一個 CP (下午5時06分,距離終點9.5K),死,唔見戰神,工作人員同我講戰神早我5分鐘離開。果時我記得追怪獸果3分鐘我都追唔到,而且戰神上山好強,我信心唔係好大,但都要力拼。」

「Jeff Campbell 快我15分鐘到愉景灣,我仍然係排第10。Supporter 俾左粥我食便催促我上路,go、go、go!」

一班supporter的汗沒有白流,夜沒有白過,(左一是Nicole)

「我一出愉景灣有條好直嘅行人路,我試下快跑,感覺返番嚟。上水塘條大斜路照跑。過水塘之後入林,山徑好窄好 technical,我加速,見到戰神,佢話Jeff係前面,你追佢啦。」

「果時我鬥志好高,想知有冇可能追到,差不多每10分鐘食一包gel,奮力去跑,唔開頭燈,免得後面的跑手見到我。」原來這段路樂仔開4分披,係跑了100K之後的速度,好癲。結果以第九名20小時29分衝線,只慢Jeff 3分鐘,成為港一,亦開闊了樂仔的前路。

Translantau 榮登港一,未知可否拓闊了前路?

事業急轉彎

疫情期間,世界停頓,食肆生意慘淡,樂仔膽粗粗開展網上生意,販賣蜥蝪爬虫和南美洲曱甴,「那時留家的時間大增,飼養爬虫好受歡迎,一個月賣出九條,後來更自行繁殖蜥蝪的昆蟲食糧。」樂仔的變速能力好高。

Sell人定sell蜥蝪?why not both

返一份工和經營一門生意,令樂仔的操練時間大減,比賽成績不理想,狀態不佳,頗為困擾。適值移民潮,先後有教練和 Jacky Leung 邀請他在運動界發展和教班。「我心諗傻咩,我而家咁穩定,冇理由轉去一個前景充滿不明朗的世界,而且要返工根本冇時間做。」

「到了今年年頭,Nicole (賽事搞手) 問我有冇興趣合作經營健身和教班的業務,我要辭去飲食業的工作全時間投入,那時我已晉升至二廚,人工不俗,而且好有機會幾年間做到大廚,轉去運動界卻是自己的興趣,而且一直都好想知道自己的實力可以去得幾遠。」那期間經常心裡面有兩把聲音在搶咪。

處於人生交义點的樂仔,詢問了幾個 friend 的意見,決定去馬,「其實當我拒絕了 Jacky 時,我同自己講,如果再有第三個人叫我去運動界發展,我要相信和接受這是命運的招手。結果真的出現了第三者Nicole。」

樂仔知道自己教班是由零開始,要開2分披去追,他專研 pose method,考證書 (Pose Method Running Technique Specialist (Certified)),買了很多有關的書,觀看了百多條教學片段,全是英文的影片,他 cap 了數百張圖,跟 subtitle 查字典翻成中文。

初做教練的樂仔,有班善良的同學 (睇個樣咋)

「阿媽見到我而家成日睇書,print 好多紙,又用螢光筆劃重點又盛,覺得好奇怪,唔明點解當初決定唔讀書。」應該連樂仔都係咁問自己。

「樂仔,前面條路點走?」
「短期我想做好嚟緊嘅 HK100,想再玩 UTMB,期待有明顯的進步。更希望全馬做到 sub -,因為我覺得是基本要求。明年初還有大挑戰,要加緊操練,好想知道自己的實力是否可以應付到。」stay tuned,留意season II。

人生翻盤,真的可以嗎?

都30幾歲,人生劇本仲有得由頭嚟過?樂仔嘗試唔認命,來個絕地反擊,高速從後趕上來,就好似佢係最後一個CP,仲可以開4分披,超戰神趕Jeff。樂仔的人生急轉彎,表面好像是一場賭博,拿青春賭明天,冇人知今次開大定開小,洗唔洗再入去煙房撫傷。

「係香港做全職跑步,別人會覺得痴線咩? 我而家未做出成績,又冇一份叫做正職定期有糧出。總有少少腳步浮浮嘅感覺,間唔中有聲音叫自己回頭返去啦,都幾煎熬! 不過我會俾多幾年時間去闖。」令我諗起同路人還有阿歹、怪獸、KC等,好需要大家的支持同鼓勵。

有膽色,夠堅持,闖明天。伯母話咁今天用嚟曬住棉胎先

雖然都腳步浮浮,但做過嘅長課、流過嘅汗、抽過嘅筋、爆過嘅肺、登過嘅鳳頂、磨過嘅意志,上過嘅凸台…..,一切一切都係好踏實,長存身上,永藏心中,冇得輸。

人生翻盤,痴線咩?又係KFC出場嘅時間:「未試過唔好話唔得!」樂仔,聽到未?

彩蛋

城門水塘茶水店自家炮製的檸檬意米水,好得,配茶葉蛋,冇得輸

同樂仔行完水塘一周,在小巴站上面的茶水店飲野吹水。問起佢身上面的紋身。右手臂有一單色的圖案,黑黑沉沉的。另一個在大脾,是一位色彩斑斕的美貌女士。

「呢兩個係紀念兩段已逝去的戀情。」
「傷嗎?」明知故問。
「都….都….都….都…都傷呀。」「都」左五次至講到,都知有幾傷啦。

如果一段戀情一個紋身,做人都係專一啲好
「骷髏骨是細路仔時紋的,行出嚟覺得好威咁。」真係幾細路仔
又卡樂B又啤酒又火箭,紋身都可以充滿童真

頸上面有另一個完全唔同感覺的公仔,「呢個代表我開心的心情,有啤酒,有卡樂B、有火箭。紋係頸上面,想俾人見到我開心的一面。」見到一個童真的樂仔。

「咁而家有冇拍拖?」硬係要返番去問啲膚淺八掛嘢,咁你想唔想知先?
「冇啦,而家咁忙。」大家留意番,呢個係貨架上的靚仔筍盤,應該唔放得好耐。
「但係拍拖應該幾開心,而且係精神之柱。」再入位。
「唔洗啦,而家想專心跑步,開心唔開心都會去跑,又可以減壓,跑步能醫百病。」

樂仔突然說:「孫生,我見到有架小巴埋站。」
收到,樂仔明顯唔想繼續答埋啲又離題又低能嘅問題。

坐在小巴等開車,窗外見到樂仔已除下風褸,如風向主壩奔去。

人生可翻盤?默默祝福樂仔今鋪手氣好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